神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西荣魔协提供:魔术商业演出,舞台特效设计,魔术培训,道具出售,魔术定制服务等。
查看: 841|回复: 1

故事:公司越做越大,丈夫开始夜不归宿,她身心俱疲决定离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22 00:3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事:公司越做越大,丈夫开始夜不归宿,她身心俱疲决定离婚-1.jpg


本故事已由作者:心元心语,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真的失去他了。

温婉站在落地窗前,静静的盯着小区大门,心无半点波澜。

这不合常理。

失去老公,失去婚姻,不是应该悲伤玉碎痛不欲生吗?怎么还能如此平静?

现在是午夜十分,老公常毅还没有回来。如果他回来就说在等他,他会是啥表情呢?狐疑,惊愕,反正不会有感动。

温婉摇了摇杯里的酒,猛然仰起头,殷红的液体,甜中混着一股辛辣,沿着喉咙流到胃里。

没有泪。

日子怎么就过成这个样子?好像也不全怪老公,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温婉嘲讽的抿起嘴角,谁能想到往日那么恩爱的夫妻,现在却形同陌路,用广告上的话说就是:人未动,心已远。

不缺钱,事业有成,没有第三者,却把行云过成了死水,把日子过成了鸡肋。

这是多久的事了?

温婉眯起眼睛,看着月落,星稀。

早上的事,历历在目,常毅紧张兮兮的过来告诉行政部:“一会审计事务所来审计,拿最好的咖啡豆,不加糖,半份奶,骆总喜欢。”

温婉觉得好笑,咖啡不加糖不奇怪,半份奶就没必要了,想苦就苦到底,干嘛还要故作个性。

常毅很少去吩咐讨好谁,企业做到一定规模,每天接收的恭维更多些,大家都常总常总的叫着,鞍前马后的围着,他胖得把脸上的皱纹都撑开了,肚子也微微隆起,脸不再棱角分明,圆润的,肉肉的,眼睛被挤成弯的,不说话也仿佛在笑,温婉明显感到常毅很在意那个骆总。

她看见老公把玻璃窗当镜子,照了好几次,本已一丝不苟的头发被他捋了又捋,衣领也拽了好几次,温婉心里哂笑:当新郎官那天,也没见现在这样捯饬和紧张好吗。

可是,看见骆总,温婉心咯噔一下,漏跳好几拍。

骆总叫骆倩,年龄应该三十几岁,人像名字一样美,比明星还好看,个子高挑,直发至锁骨,一走一动,正好让人看见锁骨上的深潭,然后浮想联翩。最重要的是那唇,红艳欲滴,衬得齿越发白洁,闪着光亮,想一口吻下去。

温婉看向常毅,老公眼里都是碎钻,脸色微红,那笑容,能掬。喉咙里还发出清扬的笑声,那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快乐,掩饰不住,也装不出来。他张开双臂,礼节性的抱了下女人,大庭广众之下寒暄。

大庭广众之下,男女礼节抱下,没啥,真的没啥,温婉也是职业女性,虽然是在自家公司,但是也驰骋商场多年,自己也被异性礼节性的抱过,人家国外还贴脸呢,这真的没啥。

可是,老公抱下骆总,温婉就觉得哪里不一样。

哪里呢?

时间长?眨了下眼睛的功夫。

抱的紧?常毅有肚子支着,好像也紧不到哪去。

但是,哪里呢?

温婉唯一能确定的是自己真的失去常毅了。

难过才对,可是怎么就没有呢。

然后进入到工作程序,财务部对接就可以了,常毅却一直陪着,陪了中饭又陪晚饭,现在半夜了,还没陪完。

温婉仰头看了下夜空,一颗星也没有,天也闷的喘不过气来,这是要下雨的节奏。

温婉想,要不要象征性的发个微信,毕竟这么晚了,可是那个拥抱在眼前晃来晃去,她就有点生气,却也有点如释重负,怎么这么纠结呢。

说实话,她一直是亲戚朋友羡慕的对象,是大家眼里的成功人士。毕业和常毅一起创业,顺风顺水,现在资产丰厚,儿子常诚如愿去了美国,这样的家境,这样的老公,这样的事业,不是谁都能得到的。

现在应该是儿子的白天,温婉试着给儿子发了条信息,儿子秒回:“妈,怎么还没睡?”

“等你爸呢,你一切还好吧?”

“我一切都好。国内应该很晚了,爸还没回?经常吗?”儿子总是想的很多。

“没有,你爸说公司要上市,今天陪审计所的人吃饭。”温婉有点后悔和儿子说常毅没回家。

“妈,就咱家那企业,充其量算中型,上市资产不够,爸别上当了。”儿子知道的就是多。

“好,我和你爸说,你忙吧,妈不打扰了。”温婉赶紧收线,她怕把自己的不安传给儿子。她很抱歉,没经营好家庭,也突然想自己是不是疑神疑鬼,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

2

窗外,噼噼啪啪落下雨点,温婉关上窗子,满耳都是雨打玻璃的声音,她看了下时间,半夜二点多了,常毅还没回来。

他在干嘛?还和那个骆总在一起吗?他们是第一次见面还是早就认识了?

也许是下雨的缘故,也许是下半夜的缘故,温婉觉得脊背发凉,可是她却没有心思拿件衣服,她宁愿周身冰冷的继续站在窗前,执念的看着小区门口。

结婚这么多年,她了解常毅,真的了解。虽然接触的美女很多,但是她从不担心,雍容大方的做自己该做的事,这也让她圈粉无数,经常被说:“你看常毅老婆”。

可是,老婆不嫉妒老公有异性朋友,这本身就不是正常的啊。温婉不禁为自己的不嫉妒找理由,是那颗橡树又不是,像女人又不像,她自己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自己。

常毅很欣赏一段话:从生意人的角度看,他拥有的金钱是增值的,女人的美貌是贬值的,对于容易贬值的东西,租赁当然比买入划算得多,但凡精明一点的生意人都只会跟美女交往,绝不会跟美女结婚。

所以,温婉不是那种小心眼的女人,她懂得进退有度,二个人在一个环境下一天了,晚上应酬她基本上不去了,而是回家陪孩子,她相信二个小时的应酬,对于一心做企业的男人,不会出格太多。再说,有些事不是看着就能看住的。

可是,这是不嫉妒的原因吗?

骆倩那张唇一直在眼前晃啊晃,还有那锁骨,怎么就忘不掉?

温婉纳闷,什么时候自己对锁骨感兴趣了,形容谁好看不都是看脸吗?怎么就是锁骨了?

好像半年前,常毅看着自己的脖子,问道:“你怎么没有锁骨?”

自己是怎么答的?

温婉奋力的想啊,终于想起来了,自己说:“长在肉里了。”总觉得老公在长肉,自己也在长,不是太胖,但也不是瘦骨嶙峋,她觉得有锁骨,是因为太瘦,而自己吃的好,保养的好,没有皱纹,也没有锁骨。

对了,常毅还送过她口红,大红的颜色,她擦不了,hold不住,现在想就是骆总那个颜色。

温婉知道自己属于气质型人,不妖娆,也不妩媚,干练朴实,干净利索。

她和骆总是两种不同的女人。

温婉的心因为寒凉,有点发抖,脸色也苍白不少,她想回房间坐一会,腿早就麻的没有了知觉,她整整站了一宿。

当明媚的霞光耐不住一夜的寂寞,划破黑夜,冉冉升起时,雨停了,常毅没回。

温婉扶着墙,晃动着酸麻的双腿,一点一点的向客厅移动。

“我努力过了。”她跟自己说。

她开始后悔昨天晚上为什么不电话他呢,最起码提醒他要归宿,这是一个妻子该做的,为什么装都不想装?

温婉给自己倒了杯水,热流透过胸膛,心有了暖意,结婚十九年,一次夜不归宿,说明不了什么,别把事情想复杂了,也别大惊小怪,她不断的告诫自己。

而后,穿戴整齐,画了比平时稍浓一些的妆,开车去公司了,她更愿意以厂为家。

3

温婉来到公司,一眼看见常毅的车停在公司门前,她故作不经意的问保安:“常总的车怎么堵在公司门口?”

“我早上接班就在那里。”保安回答。

看来常毅来的很早,温婉来到值班室,随意的倒回公司门口监控,看见昨晚十一点常毅就回了,一个人,走得稳定,可是,那表情,却又万分落寞。

昨天十一点就结束了,不算晚,他没有回家。

仿佛又雨打芭蕉,有点失魂落魄。不记得是怎么离开值班室的,一直坐到自己桌前,她还缓不过劲来。

陆陆续续的开始有人进来,行政部在一楼,可以清楚看见每个进入大楼的人。温婉眼睛飘向窗外,小刘笑嘻嘻的帮她擦了桌子,拖了地,奇怪的问道:“温姐,脸色不好,没吃早饭?”

温婉虚弱的笑下,“姐是没睡好。”

“姐,你看骆总长得真好看。”小刘看向窗外,温婉也把脸转了过去,骆总优雅的从车上下来,踩着五分高的跟,款款的向楼里走来,身后是她的同事。

骆倩从北京过来的,行政部给他们安排了五星级宾馆,早上,又派车接他们来公司。

“啧啧,有颜值靠实力吃饭。”小刘羡慕的就差眼睛掉在人家身上了。

“姐,你不知道吧,她是这个审计事务所合伙人呢,老有钱了。”小刘继续羡慕。

“她结婚了吗?”温婉更关心这个。

“谁能娶得起啊。”小刘撇下嘴角,不是羡慕,应该是嫉妒或幸灾乐祸。

温婉更希望有人娶得起。

温婉什么都干不下去,常毅一夜没回,从关心角度也应该问下,可是,潜意识里就是不想去问。

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矫情,她无意识的浏览网页,上面写什么她都没看见,脑海中总是想起和常毅大学相爱时的一腔热情,恨不能分分钟腻在一起,毕业后,为了每分每秒相见,就选择一起创业,早上一起来,晚上一起走,二十四小时在一起,还觉得腻不够。

那时,常毅喜欢见面就拥抱,分开半个小时都抱一下。

什么时候开始不抱了呢?

因为那次争吵。

孩子上高中那年,常毅看娱乐八卦,某位名人,娶了小自己三十多岁的十八线明星,眼里都是羡慕,温婉气得一把抢过去,骂道:“还能要点脸吗?”

“这和要不要脸有啥关系,寻求有意义的生活有什么错?”

“这叫有意义的生活?你什么时候三观不正了?”温婉惊愕的看着常毅,突然觉得男人陌生起来。

“你正,天天一本正经有意思吗?”常毅竟然脸红脖子粗的,她不愿意搭理他,足足有三个月,他们只在公司说话,回家就冷战。

现在想想挺后悔的,常毅对一成不变的生活模式感觉无聊乏味很正常,那时候就应该做出一些调整,可惜,常毅是针尖,温婉做了那个麦芒。

半年前,常毅说认识了一个专业人士,可以帮公司上市。奇怪的是只听说这个人,常毅从没引荐过,以前,常毅认识个扫大街的都当趣事讲给她,可是,这么成功的人,常毅只说过,却从来没有介绍过。

温婉突然灵光乍现,女人的第六感永远都是准的,骆倩就是常毅口中的那位专业人士。

温婉知道为什么那个拥抱让自己不安,因为常毅从没抱过别人,他说过他的怀抱永远属于他爱的人。

可是,他有多久没抱过自己了?

他们是大家口中幸福的夫妻,可是,最初的那种脸红心跳,却随着岁月逐渐降温,仿佛过度的透支了激情,他们现在除了工作,再无二话。

温婉擦了下眼角,那里有泪滴落,应该三四年了,常毅交不上“公粮”,温婉打趣道:“吃那个肾宝吧,你好我也好。”

“好。”没想到常毅真的买了,吃了,温婉无语。

感情无“药”可救。

4

心情复杂的还有常毅,昨晚吃完饭不想回家,不想看见老婆,鬼使神差来到公司,早起,就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昨天到现在,老婆一个电话都没有,这是关心还是不关心呢。

头几年,离开十分钟她都要问下在哪?现在一夜未归,她竟能正常来上班,可是,她不关心不是应该生气才对,怎么自己竟有点如释重负?

一直看见骆总款款的走进来,他心莫名的咚咚山响,当真人不说假话,身体某一部分还有点跃跃欲试,他知道那是荷尔蒙在作祟。

半年前,骆倩第一次出现,只是一个眼神,他的灵魂从此陷入万劫不复。只见红唇一张一合,他觉得她说什么都对,她建议他公司上市,他公司效益很好,但是不具备上市的条件,她说可以借壳,他就交给她的事务所,反正只要能看见她,他什么都愿意。

他知道这叫色迷心窍。

人到中年,他突然就对家庭事业提不起兴趣,哥们都说他够幸运,公司一直赚钱,才有闲心风花雪月。

他去过KTV,泡过酒吧,温婉从没问过,不论多晚,一个电话都没有,那个腻在他身上的小女人好像不见了,每天女汉子似的在公司摸爬滚打。

很多次,他都想说:“老婆,我退休吧。”即使没有他,她也能把公司经营的很好,她的能力高于她的颜值。

认识骆倩,他更想退休,但是,骆倩希望帮他们公司上市。对于融资他没有太大的兴趣,但对于看见她却很想。

有人敲门,常毅快速回到办公桌前,打开电脑,然后才喊“进来。”

骆倩娇笑着走了进来,“常总,想和您汇报昨天的进展情况。”

“昨天晚上不是说过了吗?”常毅不解的问。

“人家想再说一次不行吗?”骆总嗔怪的眼神。

“呵呵,你知道我是外行,你说了算。”常毅讨好的笑着:“但是不能做假。”

“人家就是要和你说,实打实的有几家能通过审核,所以必须要数据好看,咱借的壳已经找好了,只要资金到位,就开始进入审计流程,然后就可以IPO了。”骆总身体前倾,锁骨深陷。

常毅眼睛掉了进去,似乎没听见她在说什么,空气有点尬。

“常总,人家说的你听见没有?”骆总娇羞。

“行,你看着办吧,我这边资金没问题。”

常毅为了掩饰尴尬,随口应承。

“那我就准备合同版本了,然后您过目,要是没问题我们就走流程。”骆总征求常毅的意见。

“另外,您也要把资金准备好,先打一部分定金,这边合同签完,那边资金也要到位,当然,您可以分几次完成。”骆倩补充道。

“我知道了。”常毅看了几眼骆倩,唇边扯起一个笑,后知后觉的问道:“骆总,给我借的那个壳是怎样的?希望不要有仲裁,负债,税务的问题,不想惹麻烦。”

骆倩笑容明显僵硬了一下,很快轻声笑了,道:“常总,你这么相信我,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一直到骆倩出门,常毅快速拿起手机,打给法律顾问:“帮我细致调查梦龙实业的所有情况。”

梦龙实业是骆倩给他借的壳。

常毅有点什么都干不下去,这回眼前不是骆倩,而是老婆,自己不想回家,她好像也不愿意他回呢。再有公司上市她还没有最后同意,还要做个争取。

他恨恨地拿起电话,发出语音:“温婉,你给我上来。”

老婆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脸色不满,低声问道:“你什么情况,我一晚上没回,你都不问问我干啥去了吗?”

还有这么倒打一耙的,你自己不回,还让别人问你去哪了?

想想自己站在窗前等了一夜,温婉气就不打一处来,冷冷回到:“怕打扰你美梦,怎么好问呢。”

“你倒挺大方,把我推出去。”常毅心里也动了气。

“上市是你自己决定的,骆总是你自己找的,晚饭也是你安排的,谁推你了?”一丝嘲讽挂在老婆嘴角,常毅看得清清楚楚。

“我这么决定有错吗?还不是为了公司进一步的发展。”以前创业时无论说什么都一拍即合,现在什么都聊不到一起。

“上什么市啊,你了解多少上市知识,你以为骆总说的话就是圣旨啊,自己资质不够,还借壳?手里有点钱就找不着北了,把你卖了还帮人数钱。拜托你,追她换个方法成不?也是,除了钱你还有什么?”温婉一针见血,一语中的。

“你终于说出心里话了吧,你就是看我不顺眼,哪都不顺眼,看谁好你就找谁去。”常毅眸光清冷。

“对,看不顺眼我最起码没让你长个腹肌有个棱角,也没一天眼睛掉在别的女人身上,不看自己老婆。”

越说越气,温婉脸色绯红,自己夜不归宿,还说别人的不是,当年怎么看上他的。

她啪的摔上房门,转身离开。

只是用尽力气摔门,声音太大,走廊回音好久。

5

温婉气哼哼的回到办公室,一直无法冷静下来,常毅喜欢骆倩,所以倒打一耙,但是应该只是喜欢而已,因为骆总的审计事务所在北京,不在本地,他们见面的次数应该不多,常毅这二年没去过北京。

但是他喜欢她,不是忽然而已,否则常毅不会同意上市,温婉了解他,没有上市的想法,就公司挣的几千万能上市?

都是那个女人忽悠的,而现在常毅要拿他们的心血去冒险,温婉不能坐视不管。

温婉觉得自己和常毅一直很幸运,开公司就赚钱,没走过弯路,没遇到过困难,他们都是大学生,自主创业,国家给了他们极大的扶持和优惠,前三年提供无息贷款,而且还免了各种税收,他们很快就有了资金积累,还上了贷款不说,还有了盈利,十几年下来,他们成了当地的明星企业,也是大学生创业的典范。

可是,现在常毅要借壳上市,借壳的资金投入大且不能及时回笼,融资也要上市后一段时间才行,这段时间,没有后续资金,前期投入也要打水漂,容易资金链断裂,那这么多年的努力就都要付之东流。

骆总到底是何方神圣?

她突然想了解骆倩和她的审计事务所。

温婉在手机上订了去北京的机票,同时也给财务科长刘姐订了一张,审计方面,刘姐懂的比她多一些;再有财务科长不在,常毅就转不出钱去。

上飞机前,温婉对刘姐说:“你和常总说有急事,二天后回来,别说和我在一起,别说去北京。”

刘姐跟他们很多年了,是一个老财务,经验丰富,对公司上市也持怀疑态度,这次被温婉突然叫出来去北京,心里也有了大概。不禁暗暗佩服温婉,一直稳稳当当的做事,公司走的每一步都实实在在,常总也是实干家,就是上市,她觉得还不到时候。

飞机上,刘姐担忧:“温婉,这么背着常总好吗?”

“我也不知道,可是不想和他说话。”温婉对刘姐一直都是实话实说。

“别怪姐多嘴,你们现在都不像夫妻了,一点也没有我刚认识你们时的浓情蜜意,现在他对你和你对他都不如和我们这些外人来的亲切,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做点什么呢?温婉很想说分开最好,虽然二个人一个屋,但是心好像不在一起了。

现在她更愿意回到创业初期,满满的激情,从早忙到晚,一碗方便面二个人吃,有一口肉都留给孩子,虽然苦,可是开心啊,每天都想笑,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现在,有钱了,想法就多了,追求也多了,鱼和熊掌都想要了。

温婉难过的垂下眼睑,不再说话。

到北京后,他们先后去了工商局,税务局,通过天眼了解骆总公司的运营情况,老实说没发现什么,公司正常运转,骆倩不是骗子。但是有两起官司引起二人的注意,也是借壳上市,因为后期资金不足夭折,这应该是企业的事,怪不到事务所的头上,可是,企业告事务所没有充分的说明借壳带来的风险和资金回笼的期限。

当然,企业败诉。

温婉理解,人做事总想好的方面,好像今天借壳,明天就能IPO,不知道这中间要有一个漫长的等待,而这个漫长的等待要有资金的支撑。

他们公司借壳后,资金会撑多久呢?

骆总审计所只是中间环节,他们赚的只是该赚的佣金,买壳容易整合难,风险最后都是企业自己买单。

关键是公司虽然一直稳步发展,但也不具备上市的条件,非要张嘴吞个胖子,会噎死人的。

温婉和财务科长又找到相关部门,了解上市公司的必要条件,而后买了回程的机票。

他们不知道,公司法律顾问也给常毅回了电话,告诉他壳公司没查出什么,但是不代表后续存在的问题。顺便也发来了借壳上市的利与弊,并告诉常毅,根据他的判断,公司不具备上市的资历,骆总承诺可以帮忙,但是这叫弄虚作假,证监会会审查的。

常毅坐在办公室,有一天没出来,蹙眉耷眼,晚饭也没陪骆倩一行人,他需要时间冷静,想像某些人一掷千金,但又没那个实力,也没疯狂到那种程度。

第二天下午,骆倩来敲门,公司账目清晰,财务简单,剩下的是签合同,打款,可是财务科长不在,钱打不出去。

她带着脉脉含情的眼睛,询问常毅,常毅嘴角牵出笑:“骆总,我们认识有半年多了吧,半年来,你一直希望我公司上市,我很感谢,仔细看了,就算我能拿出买壳的钱,但是你的那些弄虚作假的报表,一旦被证监会查实,该怎么解决?”

“我的数据从来没出现过问题。”骆倩含着笑靥。

“如果出现呢?”常毅追问。

“你不相信我为什么还请我过来?”骆总脸上有了愠色。

“喜欢,算不算理由,如果可以,我想尽最大力量帮你,但是上市先缓一缓。”

常毅自知理亏,一直让人家全权负责,现在又质疑,好像确实不是君子所为。他一改往日的沉稳,脸红得像快遮羞布,如果拿一些钱给骆倩是没问题的,可是要拿整个企业给她,万万不行的。

骆倩也没想到常毅说出喜欢,她一时语塞。

二个人都忘了,感情和工作从来都不能混为一谈。

6

好在温婉和财务科长进来了。

骆总认识财务科长,但是不认识温婉。

看见财务科长,骆倩问道:“刘科长,您这二天去哪了?一直让你准备的资金准备的怎么样了?”她自动过滤了常毅说的先缓一缓。

刘科长看了眼常毅,把目光落到温婉的脸上。

“她和我去北京了,去看看你帮了多少公司上市,多少公司破产在上市的路上;也顺便了解一下上市公司应该具备的条件。想知道你为什么要硬赶鸭子上架?为了你那点佣金,毁掉一个企业吗?”温婉不卑不亢,声音清晰。

“温婉?”骆倩问道,她知道公司是常毅和他老婆一起干起来的,但是常毅没介绍过,也没提过,她以为他老婆应该转到了幕后,可是,没想到站在眼前的虽然不妩媚,但足以干练精明,想想也对,能在这个三线城市,一路把公司做起来,仅凭常毅一个人肯定是不够的。

“嫂子,是常总请我过来的,他把上市这一块交给我负责,所以我有权决定这一切。”骆倩目光坚定地看向温婉。

“我知道,我们家常毅很欣赏你,你就利用他的欣赏,告诉他借壳上市,身家就翻几倍,股市里的钱会源源不断的流进来,用不了多久,就会进入福布斯排行榜,你怎么不告诉他,壳公司也会有风险隐患,证监会审查很漫长,融资更是遥遥无期?”

温婉脸上带着讥笑:“你还不知道,常毅虽然是经理,但是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决定,包括财务,你要拿出的每一分钱,老婆说了算,他就是名誉经理,家族企业就是这样。”温婉脸色有点惨白,其实不是这样的,但今天要是不这么说,恐怕常毅无法收场。

“常总,怎么是这样?那我这二天的工作怎么算?”

常毅嗫嚅着不知道怎么回答,温婉把他的面子全都当了鞋垫子。

“审计不合格还能怎么样?难道还等着我们整改不是?还需要我把你们的职业操守念一遍吗?”一直不说话的刘姐出了声。

骆总恼羞成怒,她觉得常总那胖胖的脸上,带着色相,让她恶心,这夫妻俩都让她恶心,借壳上市的很多,这很正常。常总的目的不是上市,而他老婆也不是想上市,特别是常总说喜欢,她有点吃了苍蝇的感觉。

她于他就是一场春梦而已。

她走后,刘姐也走了。

空气窒息的喘口气都难。

“我们还能再卑鄙点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常毅脸阴的能滴下雨来。

“公司不是你自己的,那是我们十几年的心血。”温婉眼底升起雾气,她不敢擦,怕常毅觉得自己示弱。

“我有分寸,可是我想帮她,想用我的方式帮她。”

“凭什么?我是你老婆,她就是路过,为什么不让她好好路过?”不争气的雾气化作一滴泪,在眼眶里晃晃荡荡的,常毅楞了一下,还是狠狠心道:

“温婉,你很好,我们的问题不是骆倩,是这样赚钱,这样过日子,我好像没有动力了,我就这么胡作非为一次,仅此一次。”常毅眼底是无尽的悲哀,淹没了温婉心里残存的一点点希冀。

“你以为用这种方式追求骆倩就能追到手吗?”温婉因为气愤脸色煞白。

“我没想过和她有什么结果,只是想作死一次好吗。”常毅脸色也莫名的苍白。

温婉冷静下来,夫妻这么多年,早已两看相厌,不是外遇家庭琐事才消耗感情,平平淡淡的每一日都在消耗感情,而他们从没有为感情更新或是重启,甚至吝啬打快补丁,任其暗淡破碎。如果没有钱,或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拖累,他们也许会把婚姻将就下去,可惜,他们没有。

二个精明能干的人,悄悄办理了离婚手续,没有公开,什么都没改变,二个人成了名副其实的合伙人。

公司越做越大,丈夫开始夜不归宿,她身心俱疲决定离婚

常毅经常世界各地的跑,钱挣多了,路走顺了,就想寻求点别的,他说想生命丰富多彩。

温婉精神状态也不错,只觉得每一天都很飒,还有心情参加各种“趴”,十分得开心快乐。

在一个不眠的夜晚,温婉再次拨打了儿子的电话,她觉得有责任告诉儿子他们的婚姻状况,儿子听后竟笑了:“妈,我高三就发现你们不爱了,像二个熟悉的陌生人,你还说你们年轻如何相爱,我一点都没看出来。”

温婉无语,年轻真的相爱,不骗人的,可是,什么时候不爱了呢?

好在公司继续发展,有一天凭实力一点会走向上市,一定。

温婉覆了一张紧致去皱面膜,王尔德说:爱自己是终身浪漫的开始。离婚没什么不好,不用夜里面对常毅,想温存又没有激情,不温存又觉得很尴尬。

只是午夜梦回的时候,她会哭,能处理好生意上的所有危机,而唯独婚姻危机,她坐视不理,如果可以,她愿意重新选择。(原标题:《身未动,心已远》)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谈客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原文地址:https://m.toutiao.com/i691234770576751053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
发表于 2021-8-22 00:39: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跟这种男人过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服务条款|版权问题|小黑屋|手机版|滇ICP备13004447号-1|滇公网安备53032802000133号|神秘网

网站地图sitemapArchiver

GMT+8, 2021-11-28 16:48 , Processed in 0.079343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基于Discuz! X3.4

辛树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