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西荣魔协提供:魔术商业演出,舞台特效设计,魔术培训,道具出售,魔术定制服务等。
查看: 589|回复: 2

故事:我女扮男装做官3年,假死脱身后,心上人追到我家求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1 06:2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事:我女扮男装做官3年,假死脱身后,心上人追到我家求亲-1.jpg


本故事已由作者:行风迟迟,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有情”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近日来,一个自称“大晋第一美少年”的作者,画了一本叫做《大人今日起迟了》的避火图,悄悄地在京城火了。
说是避火图,也不确切。
毕竟若真是避火图,早八百年被老儒生们骂得狗血淋头了,或者最多只会是小娘子出嫁前夜里偷偷看的小黄书。
然而,事实是,这书比想象中更受欢迎,也更为人们广泛接受。
此图册,用词浅白通俗却又不失格调,画技高超惟妙惟肖,那藏而不漏的质感,隐约朦胧的故事,都让人神往,如临其境。
无论书法还是文学造诣,都非常人所能及,所以在被齐聚京城的学子们争相“观看、学习以及宣传”之后,这书才算是真正地出了名。
可以说无论平民百姓还是达官贵族,都趋之若鹜。
为了看诗词的有之,为了看故事的有之,为了看书法的有之,为了看画技的有之,竟刮起了一阵老幼相携竞相收藏的热潮。
而此时,这大晋第一美少年就正在京城最大的书肆里,和老板讨价还价。
“老板,这价也太低了,不行不行,再这么下去,在下可不愿意在这里画第二卷单行本了……”
“嗨呀,公子,您都给我供稿了那么长时间了,定知晓这价是最地道的啊!”
“别欺负我不懂行情啊,最近图册不是卖得挺好的吗?”
“这个……”
今日趁着休沐,燕起才有时间到书肆来和老板洽谈,关于书册接下来的连载问题。
大晋对于小报书册的发行并没有限制,故事本的发展更是好得不得了,所以穷得响叮当的燕起才想起这么个赚钱的法子。
毕竟翰林以清贵著称,一个“清”,是清贵的清,也是清贫的清,总而言之,就是穷,连同僚间节前拜访的礼节都难以维系,不谋点外快,真的要在史馆直播吃书了。
燕起觉得自己也是缺心眼,自从来了京城,都干了些什么事儿啊!
一晃三年,真的是往事不堪回首。
这不,为了生计,还要继续和老板讨价还价。
“您要是觉得我的书值不当更高的价儿,那我就另谋出路了。”
早上草草吃了饭趁着人少过来的,燕起也是小心,怕遇见熟人,早些谈完早些回家,她也好休息休息。
“别,公子在咱们漱玉斋写书也快三年了,又不是最近才写的,也该明白咱们规矩的。要不这样,将原本三七分改为四六分如何,最近京城纸价上涨,咱们书肆也不能吃亏是吧。”
书肆老板确实和燕起认识快三年了,从燕起起了心思到真开始写,就一直在这儿,但是,提价这事儿并不是想一天两天了。
临窗的燕起端起茶盏不慌不忙,“五五分。曹掌柜也是了解我,我三年没涨过价了,您说过只要我的书卖得好,价钱好商量不是吗?要是没商量,那我还是找个能商量的书肆好了。”
“这这这……”蓄着小胡须的曹掌柜转着手里的翠玉扳指,看一眼燕起又低头,皱眉不语。
他是没遇到过这么气质清华的书生,举手投足间没有酸儒气,轩然自立如朝霞当空,蓬荜生辉。
当然他也没遇到过这么狮子大开口的,仿佛把书肆里的门道摸得清清白白,刚刚好卡在能接受的那个度里。
曹掌柜听着燕起干脆利落的话音,有些着急,这人现在可是红人,指着他赚钱呢。
“严公子别着急,好商量好商量,五五分也无不可,只不过这书稿可能要勤快加出来,不然咱们这边儿也没法经营不是。”
生意人自然想多要些好处的,你进我退你退我进,大约都是这个道理,燕起也懂,“这没问题,一定按时交上书稿。”
里面的人还在讨论细节,外面却有人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琳琅如珠玉相交的声音。
“老板这么压价,怕是不知道这位大晋第一美少年是谁吧?”
而那位被提到的作者,某大晋第一美少年,则是惊恐地看着那说话的人,愣在了原地。
2
燕起最近是一半喜,一半忧。
喜的当然是升官加职,《大晋盛典》修完之后,一众修书的编修们鸡犬升天,燕起也跟着捞到好处,升了一官半职,入职内阁,顺便可以天天看见她家大人。
忧的是……这都三年过去了,难不成她家首辅大人还记得她?
没错,她,而不是他。
这事儿说来话长,一言以蔽之,都是颜控惹的祸。
燕起自幼聪颖,敏而好学,她对女子所学琴棋绣功并没有太大兴趣,倒是跟着燕秀才识字以后,对经史子集信手拈来。
后来,为了能够顺利读书治学,一直作男子装扮。
因为长相英气有余秀气不足,故一直作男子装扮竟然无一人认出来。
参加科举也本是燕起神来一笔,见见世面,也见见世人口中那大晋第一美男子徐迟。
谁知科考一路,顺风顺水得可怕,让她不得不硬着头皮往下。
时人会试之前,都以品评文章为由投石问路,而燕起却以一句言论,广开名头。
曰:“徐公容颜美丽,令人神往。”
那时徐迟还不是首辅,还是主持承景八年会试的次辅,好死不死的一句评价,让燕起名声大噪,也让她的文章在会试殿试中,得到了足够“透明公正”的对待。
承景八年,金殿传胪,那人蟒袍玉带加身,形容威严,即使隔着一整个皇极殿的距离,燕起都能感受到那人凌厉的气势。
那是燕起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世间罕有”这个词的霸道之处。
经此一役,燕起一见徐公误终身。
*
“燕修撰,大人就在里面了。”
领路的阁吏将燕起唤回神来,说着还走了进去打开内值房的门,向里面传了一句:“大人,燕修撰已经到了。”
本来还想踟躇一会儿的燕起不得不硬着头皮进去。
“卑职参见大人。”
燕起,字子轩,从六品翰林院修撰。
“子轩来了,先坐吧。”
徐迟,字谨之,从一品内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
“多谢大人。”
内阁首辅面前,哪有她坐的份,燕起低眉顺眼,敛衽站在下首,不让自己显得太过扎眼。
“子轩近日在内阁是否适应?”
燕起一直都知道和他的距离,也知道世间之事,最忌一厢情愿,所以想着法地远离他。
可是越避开的,就是越贪恋的。乍听到徐迟这么问候她,燕起只觉得热血上头,心头也软得一塌糊涂。
“下官……一切都可。大人体恤下情,臣不甚惶恐,惟愿尽己所能,报大人知遇之恩。”
三年官场的浑水摸鱼,奉承之言本是张口便来,可是在徐迟面前,燕起总是觉得自己无所遁形。
当年口不择言的下场,就是燕起硬是躲在翰林院检讨厅修了三年书,来维持自己端正温良的形象。
他们这一届三鼎甲在徐迟的提拔下,基本个个都有所收获。只有她,七品编修稳坐如山。只最近修完盛典,堪堪升了翰林院修撰。
“哦,知遇之恩?怕是误会了,子轩的一切皆是凭自己的能力得来。能以弱冠之年沉在史馆三年,心性之稳,可见一斑。”
燕起低着头,听到这么一句,愣了一下,朝中之事纷繁复杂,大人竟然还能分一分心神给她,这是她始料未及的事情。
“有英明神武的大人为榜样,下官不敢有所懈怠。”
本是一句冠冕堂皇的场面话,但是燕起说来,却透着无限真诚。那份真诚的崇慕,本是深藏在心里,但是却从语气里偷偷跑出来。
话一落,燕起只听得上首的人,一声轻笑,低而沉,带着愉悦。
“子轩才学惊人,不该就此埋没,文华殿侍讲官有空缺,我便举荐了你,陛下似乎也觉得子轩不错。”
日头不好,内值房里光线幽微,加上下首的燕起根本没有抬头,所以也就不会看见徐迟说这句话时的温柔神色。
“下官才学有限,怕是无法胜任,还望大人能……”
燕起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方面是去了文华殿供职,便不能时时看到徐迟,另一方面她身份敏感,哪一个暴露都不能善了。
“我还想着事务繁忙,无法顾及陛下学业,兴许子轩能给我些助力,这番看来,子轩是不愿意了,那我也不好强人所难……”
春寒料峭,徐迟的房里除了中央放着的暖炉,再无其他取暖器具,整个屋子寒气逼人。
但此刻的燕起却觉得浑身蒸腾起来。
看着身前不知何时走近的大人,她傻乎乎地愣在原地,只觉得那人的呼吸都能细致得感受到。
不怕徐迟恩威并重,他这样良言写意的安抚态度才最为致命,引着她饮鸩止渴。
这个人给她的杀伤力,三年如一日。
“不难不难,既然是大人的忙,下官一定竭尽所能!”
美色误我,呜呼哀哉!
燕起只觉得自己闹哄哄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么一句话。
3
燕起确有实才,探花郎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易取得的,经史子集不在话下,在翰林三年穷经皓首一般沉心治学的经历也不是虚假,所以徐迟让燕起到文华殿供职并不是什么不经思考的举动。
虽说这只是个在天子学习的时候翻个书的职位,但文华殿的经筵官是天子近臣,这类官员即使天天干站着,也顶着个天子近臣的名头,一般人羡慕嫉妒恨都来不及。
然而……只有燕起觉得自己迟早要完。
小皇帝上完课,燕起胳膊也差不多废了,强撑着精神准备目送着小皇帝施施而去。
然而,事情哪有这么简单。
“哟,这不是咱们大晋第一美少年吗?”
“臣不敢。”
经筵之后,小皇帝屏退众人,将燕起单独留下来了,这年纪不过十五的小皇帝,刚说一句话,就开始不动声色地扎心。
燕起写小黄书,可不就是被这个大晋第一尊贵的少年发现了嘛!还是在书肆里面对面撞上。
燕起当即羞愤欲绝,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毕竟翰林是个清贵的地儿,燕起写书的行为要是被那些个鼻孔朝天的同僚们看见,要是被御史们知晓……
光是御史台监察御史那唇枪舌剑,就够燕起受的了,想想那场面,她也是怕得腿软,忒不擅长啊。
“大丈夫敢作敢当嘛!燕卿可知若是不承认,那就是欺君之罪哦。”
燕起立马“噗通”跪地上,跪得十分坦坦荡荡,但也心中戚戚然然。
“是臣。”
“那也就是说那些文和图都是燕卿一人所作?”
小皇帝虽年纪小,但是依旧不失帝王威仪,几句话,不轻不重地敲在燕起心头,让她不得怠慢。
“是臣,但是……”
“也就是说,故事里面的林大人确实是燕卿爱慕的人呗!”
上首的人根本不给她回话的机会。
而且这问题问得,那是极其不人道了,燕起这一刻突然佩服起自己来了,当初到底哪来的胆量写这故事的,人物设定完全照着徐迟来的,还极其不要脸地表白个没完。
更可怕的是……里面有句“从此大人不早朝”的简介,这是果断被面前这位打脸啊。
“臣没有……”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但看嘴硬程度,燕起决定不说。
“欺君之罪哦~”
燕起贴面跪伏在地上颓然。
不说,当然是不可能的。
“臣确实心悦大人,多年如一。”
“哦,我朝虽是民风开放,但是断袖之癖也万万不容于俗的,徐大人是遗臭万年,还是流芳百世,可就在你一念之间哦,燕修撰。”
小皇帝竟然威胁自己,燕起咬牙。
燕起如今还是男儿装扮,小皇帝这一句遗臭万年无疑是针对徐迟的。
身居高位的徐迟本就是多方攻讦的对象,一旦自己的念头或者那书故事的来由白于天下,无论如何徐迟都会被非难。
她是万死亦不辞的,但是自家大人即使一丝衣袂都不容得染尘,她不允许。
小皇帝临走前说的那段话在燕起的脑海里回荡。
“这事儿做来也简单,燕卿的话本如今已经风靡京城,只需要稍稍运作,便能解朕的燃眉之急,但是得累燕卿迎风而上,事后朕自会给你一个交代,朕一言九鼎,绝无虚言。”
向前一步是深渊,向后一步也是深渊,但是向后一步那里有徐迟,容不得燕起退缩。
小皇帝恩威并重,从玩笑的威胁到严肃的请托,让燕起没有选择的余地。
河南道一府二十九州皆受旱灾所袭,户部迟迟发不出赈灾银两,原来是太后寿辰将至,预计花费大量银两,太后奢侈成性,小皇帝为全孝心,陷入两难之境。
值守内阁的燕起并不是一无所知,朝中议论纷纷,知晓自家大人夹在太后与小皇帝之间也难为。
天色垂下来,仿佛要落雨,燕起执手,不疾不徐地往宫门走过去,脚下不停,思绪万千。
直到撞了人才将将回过神来,有些无措地道歉,“大……大人。”
“陛下难为你了?”
徐迟远远的就看着燕起走过来,没想过躲,只是她直直撞过来后,竟下意识想伸手。
但转念想到两人处境与身份,又硬生生收回来,捻紧袍袖。
“没没没,想事情走神了,误撞了大人,实在失礼。”
燕起毕竟是女子,身形再细长也不足,加之徐迟较一般男子更高一些,燕起立于其身旁,竟然有依人之感。
“天色不好,大约一会儿工夫就得落雨,子轩早些回去吧。”
徐迟动作是落落大方的,口气是关怀备至的,半真半假地掺杂着的,是上位者不该有的关心,隐忍而克制。
在燕起听来,他口气里或许有做戏的成分在,可是她依旧甘之如饴,于是放肆抬头,贪恋地多看了一眼。
她身份尴尬,和他总之是隔着天涯海角的。
“是,大人您……也保重。”燕起作揖,行礼拜别,口气里压抑的郑重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
对面的徐迟不由得眯起眼。
她这么一步,的确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避免陛下和太后大动干戈,他也不用去权衡各方势力。
但看着神色落寞的燕起,徐迟胸口微窒,向来落子无悔的他,突然不知道自己放任她走到这一步,是对,还是错。
4
“哇哇哇,要不要这么虐心,燕大人干嘛这么英勇无畏地去死?!岂不是要徐大人一个人孤独终老了,明明燕大人已经表白了的……”
“是啊是啊,太扎心了吧,说好的甜宠,说虐就虐,想给太太送刀片啊!”
“还寄刀片呢,可长点心吧,这故事作者可是探花郎燕起,燕大人为百姓死而后已,至今生死不明呢,你们倒好,在这儿讨论情情爱爱没完没了还。”
“嘤嘤嘤!小爱都保护不了,大爱如何能保全……可怜了我探花郎一心爱慕首辅的那颗赤子之心了。”
……
“噗……”
旁听几人讨论的一个女子,一口茶水差点吐对面那姑娘脸上。
匆忙道歉,结了账离开。
半年前,河南道一府二十九州大部分受旱灾所袭,但是,户部却迟迟发不出银两来赈灾,原来是太后寿辰将至,预计花费大量银两,小皇帝为全孝心,陷入两难之境。
于是,这才有了燕起在经筵上冒犯圣颜,拼死力谏,为河南道百姓寻一丝希望。
同时,燕起在那风靡全京的《大人今日起迟了》里写了一篇陈情书,不仅阐明自己的真实身份,还说明了河南旱情的危急,一时间全京城哗然,舆论沸沸扬扬,矛头直指太后。
要知道,准备参加三年一次会试的举子们当时齐聚京城,风闻之后,大受震动,联名上书,上陈天听,为百姓谋福祉。
小皇帝这才“众望所归”,半推半就,削减了太后寿辰开支,为旱灾救急。
而作为钦差,督办河南道,燕起却在河南府与悍兵相持、主持赈灾事宜后,遇刺失踪,生死不明。
燕起假死回乡后,听到这个版本的结局,只觉得狗血一盆,也不知道是哪个好事者给《大人今日起迟了》续写的。
虽然情节大部分差不多,甚至差点遇刺身亡燕起都没说啥,她气的是,给徐迟戴上了断袖的帽子,以及那书中和徐迟两情相悦却有缘无分的狗屁结局!当事人听了想打人!
因为燕起最在意的,就是徐迟。
承景五年,徐迟协同校理《大晋盛典》事宜,煌煌巨制重新缮写编修需要大量人才,徐迟不拘一格,选贤与能。
也是从那时起,徐迟就印在了燕起心里,顺便动了科考的心思,想用自己微末的才学为徐迟增加一些助益。
但燕起从来理智,从考上探花进入官场开始,就思考着要怎么全身而退,因为她知道迟早有一天会结束。
因为一切都是不经意发生的,喜欢徐迟不经意,在意他为他设想,更是不经意。
如今盛典修完,燕起欲功成身退,要让所有不经意都烟消云散需要机会,小皇帝和她合作就是契机。
不得不说,帮助没啥实权的小皇帝想到了这么个狗屁主意,燕起真的是太难了。
小皇帝为了抢回太后手里不该花的钱,又要全了自己忠孝仁义的名头,牺牲她,利用她微妙的身份引起冲突。
燕起需要借助这次的事情全身而退。
俩人算是各怀目的,一拍即合。
若是还有什么遗憾的话,大概就是没能让她家大人为她起迟了。
当然,燕起有些欣慰的,是那本书里,她用一个故事在全京城的人面前,表达了她的爱意。
他,也应该能看到的吧。
燕起无奈一笑往回走,突然觉得自己怎么混得那么惨呢。
或许也勉强算一次冲冠一怒为红颜了?
5
燕起到了家门口,原本不声不色的门口停着一辆不寻常的马车。
“老爹,你又背着我和娘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我不是说过我有喜欢的人了吗?暂时不想相亲,你怎么不听呢?”
燕起有些气,这老头最近有些不大正常,以前都不管她的,但是最近两个月里,老头竟然隔几天就找人给她相亲,怎么,她燕起看起来像找不到男人的吗?
踏入正堂的燕起看了堂上坐着的人一眼,瞬间倒抽一口凉气,只觉得眼前发黑。

我女扮男装做官3年,假死脱身后,心上人追到我家求亲。
“……”
离开京城半年了,这是燕起第一次见到徐迟。
看着徐迟对着她牵唇一笑,燕起觉得骨头都酥了半边,强撑着整理好心神。
“爹,这谁啊,你赶紧把他弄走,我不是说我不成亲吗?”
燕起没来得及和老头说话,老头就已经没了踪迹。
只剩下燕起和徐迟相顾无言。
燕起背在身后隐隐发抖的手,是她藏不住的心迹。
“这么晚了,公子早点回家吧。”
燕起做送客的姿态,可那人却走到她身边。
“敢问严公子,若是《大人今日起迟了》里面的丞相林殊亲自向燕司君道歉,能得到他的原谅吗?”
为他的隔岸观火,为他的心口不一,为他这么久才面对自己的心意。
“……”燕起嘴唇抖了一下,一个字都没说。
“好,好,好。”徐迟只说了三个字,说完转身就走。
而燕起,再也绷不住,脱力一般蹲在地上,勉力扶着门廊的柱子,不至于让自己太过狼狈。
燕起是什么时候发现徐迟的心思的呢?
是无意中在检讨处,知晓大人会查看她负责编修的内容吗?
燕起从不会自作多情,可是但凡日理万机的徐迟多看她一眼,她都忍不住想飞蛾扑火。
这种感情,说喜欢都太奢侈,可是一旦得到些许回应,就会得寸进尺,徐迟给得越多,燕起的非分之想就越多。
这很危险。
“燕大人,愿意让在下为您迟起吗?”
原本转身就走的那个人竟还在。
更最危险的事情是,那个人在她面前问她愿不愿意。
自己脆弱的意志力根本不堪一击!
“可是大人你要怎么办?”
燕起抬头哭出声。
徐迟看着这个时候还在为他考虑的小姑娘,终于忍不住把她揽进怀里,如想象一般柔软。
6
他叫徐迟,字谨之。
从小父亲的教诲便是不喜形于色,万事走一步算十步,有心算无心,遇事不从心,也是这些小心谨慎,让他一步一步,位极人臣。
可是那个叫燕起的,却肆无忌惮,让他做了一件又一件随心的事情,可怕的是,他身在局中浑然不知,想要抽身而去,发现徒劳无功。
查到她的身份太过于容易,若不是她太不显眼,如此把柄,很容易被送上断头台。
徒有她座师的名头,也没有为她带来什么,便随手为她掩饰了身份。
但是,后来发现,总能看见她的消息。
负责盛典修撰的三鼎甲里,她做得是最认真最好的,却从来不显山露水;别人汲汲于功名,用心钻营时,她总是隐于人后,沉心治学。
也是她,身份敏感,偏偏还自毁前程,授人以柄,让陛下知道自己做了有辱官声的事情。
她完全不计后果式的行事,让徐迟忍不住为她后怕。
半年前听闻燕起遇刺身亡消息的那一刻,徐迟觉得心口空了一块。
他看了三年的人,看她修的史典,看她画的小像,看她刻在牙牌背面的那个“迟”,怎么会没了。
不久前还在值房里眯着眼说他英明神武的人,满眼装着掩不住的欣喜,怎么会没了。
他才刚刚决定把她好好护在身边,既然她怕出头,就让他来好了,怎么就没了。
他还藏着她画的林大人,那像极了他的冷面丞相,还有书里像极她的的燕司君,也没了。
甚至,他还等着她当着自己的面,认认真真地再讲一次“心悦大人,多年如一”。
还好小皇帝终究还是年纪小,心虚不已,怕燕起真的出事儿,让他调查一番。
徐迟这才知晓了这《大人今日起迟了》是缘何而来,于是他便擅自续了个两情相悦的故事,成全她功成身退的心思,也成全自己不可告人的心意。
自己动手之后,徐迟才发现欲念原来早已翻越高墙,小姑娘肆无忌惮的欢喜早已镌刻在心底,自欺欺人终于溃败在燕起近日的消息里。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还好一切不算太迟。她还在,等他来。(原标题:《大人今日起迟了》)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深夜有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原文地址:https://m.toutiao.com/i691198980847488256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
发表于 2021-6-1 06: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 06:27:01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服务条款|版权问题|小黑屋|手机版|滇ICP备13004447号-1|滇公网安备53032802000133号|神秘网

网站地图sitemapArchiver

GMT+8, 2021-10-25 22:13 , Processed in 0.089598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基于Discuz! X3.4

辛树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