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西荣魔协提供:魔术商业演出,舞台特效设计,魔术培训,道具出售,魔术定制服务等。
查看: 875|回复: 11

故事:家门获罪她被发卖,一位将军替她赎身,竟是她定过亲的夫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4 06: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事:家门获罪她被发卖,一位将军替她赎身,竟是她定过亲的夫君-1.jpg


本故事已由作者:沈淼淼,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那年,是个不大安生的年头,长安城里发生了许多的事,比如九月月中太子逼宫夺位,为蒙冤的氏族平反,再比如初冬下第一场雪的时候,长安城的名妓绿腰儿,死了。
2
“绿腰儿?她从前是牙婆子带来的,好像是个罪奴。哎呀,我原本还觉得罪奴不大好拿捏,可谁想她可是听话的不行,按说新来的姑娘得杀杀傲气,打上几回,饿上几天,脱了两层皮才能服软,可就那丫头,指头尖儿大小的苦都没吃到。”
鸨母对绿腰儿的第一印象是生得俏,然后就是乖,这几十年经她手的美人多了去了,生得好不算是稀罕,倒是绿腰儿乖得让鸨母都觉得稀罕。
鸨母问她叫什么名字。
她说,“从前的名字是爹娘给的,爹娘既然都不在了,这名字也就不作数了,现如今的名字还是劳烦妈妈给起一个吧。”
当时随口给她起的到底是个什么名字,鸨母自己也不大记得了,那名字没叫两年,她就成了楼里头牌的姑娘,有了一个绿腰儿的名。
绿腰儿,原是个诨名,是说她那腰,翡翠青蛇一般,盈盈不堪一握,扭起来,妖魅的仿佛刚刚修成人形的妖精。
风月场里素来不缺美人,也不缺名妓。
名妓各有各的美法,有的善舞,能一舞动天下,有的善琴,一曲值千金,还有的,一身傲气,一个不痛快就能将堂下恩客砸一个头破血流,反正,是各有各的风流。
只绿腰儿不一样,她不喜丹青,不通诗书,舞不动也唱不得,能登上名妓榜全凭着自己一副好皮肉。
那副身段太俏了,皮下不长半寸骨头似的,每一处都是温软的,像是莲花佛池里刚化人形的妖精一般。
长安城里,谁人不识姑娘绿腰儿呢?
鸨母极喜欢绿腰儿,那捧出来的名妓个个都是难伺候的,就绿腰儿好脾气,拿得起招牌,也放得下架子,再难招呼的客人,都保准让她哄得心里淌蜜,那样一张脸,那样一副身段,窗前托腮一望,就让人心里软的化成了一汪水。
鸨母道:“她是个聪明的姑娘,这风月场里,人人捧着,可人人都瞧不起,她不在意,她就只拿自己当个名妓,当作绿腰儿,旁的是一概不想,一概不念。”
是啊,多聪明的姑娘呀。
若真说绿腰儿有什么癖好的话,那就是,绿腰儿嗜甜,且嗜甜如命。
她一向在衣裳脂粉上不大上心,可入口的甜食却极认真,口味清淡的她还不大喜欢,只喜欢那热气腾腾的刚出锅的小糕点,越甜越好,越腻越好。她性子温软,为数不多的几次发脾气,大半都是因为糕点不大称心如意。
袖里千金,不如一封小方糕能讨绿腰儿欢心。
3
程斐第一次去见绿腰儿,带的就是一盒子上好的糕点,她吃好了,心情也好,猫儿一样依在小榻上去摸窗前的铃铛,三四月的风穿窗进来,她笑起来,笑得软糯糯甜生生的。
程斐一副自觉得冷硬的心肠,果真化成了一汪春水,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这样喜欢一个姑娘。
程斐要为绿腰儿赎身,长安烟柳巷里震惊的不行。
一是满长安还都没摸清程斐的底细,只听说是边关的小将军,现如今成了太子殿下的心腹。二是名妓绿腰儿身价极高,在诸多名妓中排名最上。
身价虽高,但这些年真心为绿腰儿动过赎身念头的人不在少数,都被绿腰儿拒绝了,虽是烟柳巷,也是好端端的姑娘,还得看人家姑娘自己愿不愿意。
绿腰儿为程斐温了一壶酒,温声劝道:“我一介风尘女子,不值得将军自毁声名。”
程斐喝下她温好的一盏酒,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示意她再来一盏,“你不要轻贱自己,我也不是什么名门望族。”
他喝酒喝的滋润,一副听不懂绿腰儿在说什么的样子。
绿腰儿再倒下一盏酒,“为贱籍赎身,是纨绔所为,将军得自重。”
程斐就着绿腰儿的手,喝下这盏上好的酒,心满意足道:“你不必介意,我本就是纨绔子弟。”
绿腰儿倒是被气笑了,托腮望着他,“我是说,我不愿让你赎身,不愿跟你走。”
傍晚时分了,有西斜的阳光照在绿腰儿脸上,像是一层端庄又暧昧的金光,程斐痴痴看着,似乎想起一些旧事。
程斐也学她,托腮望着她,”你放心,我未娶妻,家中亦没有妾室通房,爹娘都远在边疆,绝不会有人与你为难。”
绿腰儿一愣,继而淡淡道:“我不愿意。”
程斐道:“我等得起。”
怎么能等不起呢,已经等了这样许多个年头。
绿腰儿气恼,转身跟自己的小丫头出了门,临了,回头道:“将军这个年纪尚不娶妻,莫不是有什么隐疾?”说罢,还给程斐施了一礼,露出一个极暧昧的笑来。
程斐一人喝罢剩下的半壶酒,觉得好笑,不是说她脾气最为温软最会哄人的吗?怎么就不将自己哄上一哄呢?
4
后来,程斐还是买下了绿腰儿,绿腰儿终归还是点了头。
程斐给绿腰儿置办了院子,有时候他来坐坐,有时候过夜,有时吃盏茶就走,剩下的日子就随着绿腰儿的心意过。
绿腰儿也不大在意,她什么都不大在意,不过是床榻上哄着骗着的男人由许多个变成了一个,其他的日子也没什么不一样的。
那日,睡醒之后,绿腰儿细长冰凉的手指摩挲程斐胸口处的伤疤,酥酥痒痒的。
绿腰儿问:“将军腿上的伤也是打仗的时候留下的吗?”
程斐腿上的伤有年头了,其实平日里走路是不大能看出来的,但仔细看,多少还是有些细微的差别。
程斐摇头,默了半晌,道:“我父亲打断的。”
“为何?”
“为了拦下我。”
“拦将军做什么?”
“拦我去救我未过门的妻子。”
绿腰儿一怔,她不爱听这种悲情戏码,便不再问了。
程斐也不再开口,只是面色突然苍白的厉害,仿佛动一动便会咳出一口心头血来。
他该如何与她说呢?
若不是那场突如其来的事变,她本应是他的妻了。

家门获罪她被发卖,一位将军替她赎身,竟是她定过亲的夫君。
绿腰儿,原名叶锦,出身于宣城叶氏一族,也算是钟鸣鼎食之家。
宣城叶家和清河程家素来交好,文臣武将,两家的夫人又差不多一起有了身孕,便想着好上加好,结了个姻亲,谁成想生出的是两个公子哥,又几年,叶家夫人又添了叶锦,便给程斐与叶锦订了亲事。
程斐比叶锦大上几岁,与叶锦哥哥是一处长大。后几年,柔然兵祸,程斐父亲调任西北,两家方才分开。
那时叶锦还小,不大能记清楚,倒是程斐,常常让人带回些漠北的小玩意和吃食带给叶锦,连他阿娘都笑他,整日里惦记着自己的小娘子,若小娘子是个貌若无盐的可怎么好?
其实程斐后来见过阿锦一次,他跟随父亲回长安面圣的时候途经宣城,他偷偷爬了叶家的墙头,那是冬日,小阿锦抱着一大支子红梅站在雪地里,白的雪,红的梅,衬得小阿锦粉嫩的像个瓷娃娃。
墙头上的程斐险些哭了出来,想着,阿娘骗人,小阿锦不知道生得有多好看呢。
可惜,程斐还没来得跟他不知道多好看的小阿锦打个招呼,刚折到半支子红梅,就被阿锦哥哥拽下了墙头。
长安兵变那一年,宣城太守与半数群臣怒斥永安候不忠不义,当还位于太子成弈。
叶氏一族满门获罪,男丁问斩,女眷发卖。
那年,程斐十九岁,他带了自己的护卫,要去救叶家,被他父亲拦下,打断了右腿。
程斐将自己折磨的不成样子,他不吃不喝不肯医病,断了的腿以后再未能痊愈。
他怒斥父亲:“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永安侯把持朝廷,父亲一言不发,是对先帝不忠,程叶两家素来交好,叶家获罪,父亲不施援手是为不义,父亲阻止我救叶家几口,是为不仁!”
“你,你忤逆长辈,是为不孝!”
程斐冷笑:“不忠不义,不仁不孝,倒是让我程家占全了。”他说罢,又拖着断腿跪求父亲,“爹,我求求你让我去吧,我一人去,绝不连累程家,爹,那是阿锦呀,你从前抱过她,还和叶叔父一起带她骑过马,爹,那是小阿锦呀!”
5
后几年,九月中,太子逼宫夺位,为从前一众冤屈的氏族平反。
一路扶持太子的程斐成了朝堂新贵,他还是照常来绿腰儿这里,给她念会儿话本子,又跟她说了说朝堂的一些琐事,比如新君要立后,再比如从前的叶家要平反。
绿腰儿坐在窗下看婢女修建开得茂盛的花草,听罢,淡淡道:“叶家?”
程斐握着戏本子的手一紧,面上却风轻云淡,点头道:“宣城叶家,满门忠烈。”
绿腰儿不再说话,继续看那被修剪得规规整整的花草。
五六年前,程斐找到了牙婆许氏,许氏年轻时滥赌成性,年纪大了,既没留住钱财,也不大与子女亲近,自己一个人住在城郊两间破屋里,自生自灭。
牙婆子坐在条长凳上,盯着面前的年轻人,其实她双眼已经基本瞎了,只余一些模糊的光影,可还是顺着那黑影的地方虚张声势道:“你,你是谁?问她做什么?”
程斐道:“故人。”
牙婆子摸索着喝了口凉水,眯起一双浑浊的眼,像是回忆起一些远的不能再远的事,“绿腰儿?可惜了,说起来她本来应该是个极好的命。”
钟鸣鼎食之家,可那亭台高楼也是说塌就塌了。
长安城天牢里,母亲将叶锦牢牢搂在怀里,一刻都不肯放松,外面铁链拖地的脚步声每响起一次,母亲抱她的手就会紧一分,再紧一分,像是要把她骨头勒断似的。
母亲将她的肩头捏的生疼,逼着她直视自己,恨声道:“说,你想要跟叶家满门一起死,还是苟且活着?”
叶锦痛哭:“我不要,我要跟爹娘在一起,死也要死在一起。”
母亲心碎,却硬逼着自己冷硬起来,一巴掌扇在叶锦脸上,“胡说,你要活着,要活着!”
母亲又一把揽过叶锦,轻声啜泣。“我的儿呀,我的儿。”
永安侯为震慑旧臣,令获罪女眷观看行刑。
刑场几乎成了人间炼狱,带自己骑马放风筝的爹爹和兄长人头落地,阿娘在父兄死后起身撞死在了守场的兵将刀上。
“阿锦,你要活着!生不如死也要活着,否则你爹娘兄长,就是死了都闭不上眼,天公无道,你要替叶家去等着公道的一日!”
其实母亲骗了她,母亲是出身将门,看惯了生生死死的事,压根不相信什么公道,可叶锦是她的幺女,她不忍心看叶锦赴死,更不知道如何才能让这个锦绣安乐窝里长大的女儿能够忍辱活下去。
这锦绣丛中安乐窝里长大的姑娘,年不过十四,刚刚到了议亲的年纪。
发卖那日,牙婆子对叶锦印象极为深刻,“天下着大雪,那些小姐夫人们都哭成一团,就她一人不哭。”
叶锦当真没哭,她转身,冲着身后雪地拜了一拜,便起身跟着牙婆子走了。
6
程斐瞧着出神的绿腰儿,彷佛一瞬间五脏六腑尽被搅碎了一般的疼,他想起刚才那出戏本子里说的,心尖上有块肉,被连根剜下的疼。
绿腰儿已经病了大半载,畏寒,初秋天气,她已经披上了披风。
大夫说绿腰儿是积郁成疾,长长久久的日子呀,每天磋磨人一些,时日久了,就成了一截子枯木了。
程斐上前,帮绿腰儿把披风紧了紧,依着她的耳边道:“我们成婚吧,我娶你。”
绿腰儿笑笑,不以为意,“将军尚未娶妻,哪能先纳妾?”
程斐摇头,“我是要娶你,做程家的正妻。”
绿腰儿一脸诧异,回过头看着他,一言不发。
程斐将脸埋在绿腰儿脖颈,“我来求娶你了,做我程斐的正妻。”他来求娶小阿锦了,可已经迟了这样许多年。
绿腰儿脸色煞白,几乎站立不住,眼中已经蓄满了泪,程斐揽着她,已经不敢再说话。
她全靠着一口心气撑到如今,若这口心气散了,那她就真的撑不下去了。
夜里,绿腰儿旧疾发作,程斐将她抱在怀里,听她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娘,阿锦不要,阿锦不要!”
她不要一个人留在这人世呀。
程斐将自己掌心握出血来,他想起那日站在雪地里抱着一束红梅的小阿锦,那样的姑娘,本应被父兄宠惯着长大,本应一世无虞,做他不理世事的娇妻。
下半夜的时候,绿腰儿清醒了些,程斐帮她擦去额上的冷汗。
绿腰儿问他,“你不怕满长安的人戳你脊梁骨?”
程斐将绿腰儿额前的碎发捋整齐,“他们不敢。”
绿腰儿就那样一动不动的望着他,良久,一笑,道:“好。”她也伸手摸了摸程斐的脸,缓缓道:“那时我年幼,已经记不得你的长相了。”
初冬,将军程斐娶妻,长安满城流言蜚语,而大婚前夕,他要娶的姑娘,殁了。
绿腰儿本是轻贱之身,何苦累他人一世呢?至于叶锦,终于要去见爹娘和兄长了,她很欢喜。
7
绿腰儿死后,本是朝堂新贵的将军程斐自请外放宣城,称要为亡妻守墓。
宣城往北十七里,添了一座新坟,坟前坐着一身黑衣的程斐,坟上一块石碑,他自己刻的,亡妻叶锦。
程斐的黑衣极素净,不见一针刺绣,腰间一柄长剑,原来像个书生,走的近些,才觉得杀伐气极重。
程斐在坟前坐下,添一把黄土,放下一盒热气腾腾的糕点,“你小时候呀,就爱吃甜食,你哥哥说你整日里喊着牙疼也不忘记偷吃。”
程斐将她葬在了从前的叶家,葬在了父兄身侧,那是她这一生里最明艳快活的日子,她一定很欢喜。
然后程斐在那新坟前坐了两日,烧了一支子干枯的红梅,还有一册,是那被他小心封存了许多年的订亲书。
叶家阿锦,宜婚之岁,当三书六聘,嫁于程家斐郎。
年节时分了,满街华灯,已经走出叶家旧宅的程斐突然抚面痛哭,行人惶恐,只是谁也不知道这一身黑衣的将军,是在哭谁。(原标题:《妓生》)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每天读点故事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原文地址:https://m.toutiao.com/i691197205518539213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
发表于 2021-5-4 06: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悲伤的故事,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06:2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喜欢甜的 为什么不能假死,两人恩恩爱爱回归田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06:2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山盟海誓忽更迁,谁向青楼认旧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06:2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结婚的别看,会被骗,那里有这么有能力,又深情的人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06:29: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那句,此种男人只在书中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06:3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感人的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06:30:5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让我哭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06:31: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边吃饭,一边流眼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06:31:5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的心酸心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服务条款|版权问题|小黑屋|手机版|滇ICP备13004447号-1|滇公网安备53032802000133号|神秘网

网站地图sitemapArchiver

GMT+8, 2021-7-29 01:33 , Processed in 0.102247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基于Discuz! X3.4

辛树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