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网站/小程序/APP/浏览器插件/桌面软件/脚本 定制开发·运营维护·故障修复·技术咨询
查看: 1318|回复: 0

长篇灵异探案力作《十三路末班车》- 第一百三十四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 14:4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视频加载中...

长篇灵异探案力作《十三路末班车》- 第一百三十四集-1.jpg


黄毛做惯了小弟,见丸子头发火还是有点害怕,磕磕巴巴的回道:

“强哥,我..我没办法啊,已经走到这步了,你就认栽吧,你今天是肯定不能活着出去了!”

“去你妈的!”丸子头骂红了眼,抬脚就要冲过去跟他同归于尽。

两边正在骂着,洞中间的那个打火机的火焰渐渐变的小了,半晌,终于缓缓熄灭。

洞里又恢复了之前的黑暗,彼此之间谁也看不到谁!

见火机熄灭我忽然灵机一动,凑到丸子头耳边低声说道:

“你先别急,我有办法报仇了!”

丸子头闻言低声问:

“啥办法?我张强今天必须整死他!”

“你等会儿,先让他多活几分钟,套他点话,相信我!!”

说罢,我冲着洞对面喊道:

“黄毛,这堆虫子赶不走,我们今天算是死定了,临死前你给个痛快话!谁指使你的?”

黑暗中黄毛的方向也传来喊声:

“行,强哥,我跟你也有五六年了,我就让你死个明白,是上头市领导的人指使的,收拾掉你们三,你的位置就是我的!强哥,别怪我,一开始我们就劝你别跟他们对着干,你是一句都听不进去,今天这个局面,全是你造成的!”

“放屁!”

丸子头这一声高喝,震的我两耳嗡鸣!

“跟我混了五六年就学了这吃里扒外的本事!想上位就直说,扯什么犊子!”

黄毛交代了,市领导让我们告下马了,他这是来了一手反扑!

我摸着黑,把丸子头和另一个小兄弟拽到一起,低声说道:

“你俩手里都有手电吧,我数一二三,你俩一起打开手电往黄毛身上扔,等虫子扑过去之后,咱们就赶紧跑!记住不?”

丸子头理解了我的意思,高兴的一拍巴掌,交代完毕,我轻声喊了一二三,我们一齐打开手电,黄毛不知道我们要干嘛,吓的他眼神都直了!

按照我的吩咐,他俩手中的两把手电同时脱手,丸子头扔的不偏不倚,正好扔在了黄毛和那老先生的中间。

黄毛吓的头发都快立起来了,刚捡起一个手电要关掉,又扔进来一个。

地上的虫子发现了光源,再次响起瘆人的窸窣声,疯了一样的涌向黄毛和老先生!

黄毛手忙脚乱根本来不及关闭两个手电,他拽起老先生往洞外虫堆里一推,惊慌的喊道:

“大爷,大爷,我可是你亲侄子,你得救我,你快出去把虫子引走!”

老先生吓的把眼睛上的那副小墨镜都甩掉了,一边往后退一边喊:

“不对,我是长辈,该你把虫子引走才对!你快去!”

这二人互相推送,几秒钟后,如潮水一般的肉虫子瞬间爬满了他们全身,我又打开自己的手电使劲的扔向大洞深处,虫子们奔向两个不同方向的光源,地上终于露出了一条干净的出路。

“走!”

我们三个借着空隙赶紧搀扶起老吴,颤颤巍巍的冲出了侧洞。

在黄毛二人被虫子啃食的时候,我们趁机跑出了这片虫海,自觉的前后排成一排贴着洞壁前行,我走在最前面,丸子头压后,另外的一个小弟和老吴走在中间。

手电筒都扔出去了,虽然身上有火机,但忌惮那无数的黑虫子,我们再也不敢搞出任何光亮。

贴着墙壁走了很久,我问到了一股浅浅的臭味,按照刚才进洞时的记忆,此刻应该回到了台阶处,可我却觉得有点不对劲。

“丸子头,打火机揣着吧?打亮看看咱到哪了!”

丸子头跟在最后面,摸黑喊道:

“哪还敢用火机啊,刚从虫子堆里跑出来!”

“没事儿,我估计咱们应该走到台阶了,上了台阶就离出洞口不远了。”

丸子头应了一声,打开了火机。火苗照亮了山洞,让我惊讶的是,我们的位置并不在台阶的出口处,这里是一个更大的山洞!!

我这心里一紧,走岔道了?

光比较弱,勉强看见远处有个水质漆黑的臭水潭,这洞中的臭味应该就是从这潭水里发散出来的。

潭水上方的壁岩上还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黑漆漆的水珠,想来我们刚才进洞时听见的“滴答”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恍惚间,我好想看到在水潭旁边站着一个人影!

火机打开的时间太长有些烧手,丸子头“哎呦”一声关掉火机,再次打开的时候水潭边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我指着前边惊慌的问丸子头:

“那边刚才是不是有个人?”

丸子头吃了一惊,显然没有注意到,搀着老吴的小弟闻言回道:

“是有个人,我刚才好像也看见有个人!”

既然这小兄弟也看到了,就不是我花眼,我把丸子头的火机拿过来仔细打量了一圈,恶臭的水潭里自下而上还在不断的冒着水泡。

水潭边上堆着无数的白骨,这里应该就是藏尸的地方了!

“咱们小点声,往后撤!”我感到不安,比划个后退的手势,示意大家赶紧出去。

我死盯着水潭刚往后退了一步,听得“咔嚓”一声脆响,吓出我一身鸡皮疙瘩。

低头看去,脚下踩断了一截白骨!丸子头表情极为痛苦:

“这怎么不是虫子就是骨头,赶紧走!”

我轻轻点头,转身刚要跑,忽听得一旁的小弟指着洞中黑暗处喊道:

“那...那里好像有一张人脸!”

“快跑!”

我大喊一嗓子,拽起大伙转身就跑,紧接着,我听到远处再次响起无数虫子爬行的窸窣声,又追来了!!

我们几个借着火机光亮不要命的往外疯跑,没跑几步,丸子头一个跄踉摔倒在了地上,我惊慌的转身刚要拉他,吓的我浑身汗毛都炸立起来了!

在洞中的墙壁上,被火机的微光映出了一个巨大粗长的影子,看上去像是一条还在吐露着蛇信子的大蟒蛇!

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如此粗长的蟒蛇,不知道是火光倒映放大了的缘故还是这蛇本身就这么大,我吓的腿软不敢往影子本体的方向看,拽起摔倒的丸子头继续拼了命的往后跑。

丸子头跄踉着站起身子,我惊愕的能看到不远处的地面上正爬来一层大黑虫子!

“丸子头,把火机扔了,快!”

丸子头已经彻底吓懵了,眼神发直却动也不会动,我看了一眼洞口的大概方向,拽过他手里的火机“嗖”的一声往远处一撇,赶紧拉着他义无反顾的往洞口位置猛跑。

火机的微光一消失,一切都乱了!

虫子发出的窸窣声,黑潭里的水声,莫名的嘶吼声,洞中一时间各种声音参杂在一起,扰的我头疼欲裂。

丸子头的手干也拽不动,就好像另一边同样有人在往回扯着他的另一只手!

片刻后,我绝望的感觉到已经有虫子在往我身上爬了,接着着,我身上的虫子越来越多,脸上,脖子上,我感觉到了有血流了出来,感觉到了它们撕咬,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疼!

我要死了吗?

就在我濒临放弃的时候,忽然肩膀被一只手死死的抓住,拖着我往一个方向疾奔而去。

“扑通”一声,我感觉我好像被按进了水里。

............................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家小旅店的房间里。

老吴光着膀子坐在我床边抽烟,见我睁眼,赶忙凑过来问道:

“咋样了?”

我刚要说话感觉胸腔剧痛“咳咳”的一阵猛烈咳嗽。

“头疼!”我做了个深呼吸轻声回道。

“呛了一肚子水,不头疼才怪呢!”

“呛水?”我回想一下之前在山洞里的情景,那时一片漆黑只是感觉到我被一双大手抓住,我好想的确呛水了。

是不是洞里的黑水潭?我刚要张嘴问忽然瞪大眼睛反应过来。

“卧槽,老吴你病好了?”

老吴鼻孔里窜出两股烟,笑着回道:

“好了!”

我上下打量他一番,他哪里还有之前惊慌抽筋的样子,顿时恍然大悟:

“你他妈又是装的,上次装死,你这次是装疯?”

老吴笑的更大声了,翘起二郎腿把烟在鞋底上按熄。

“演技不错吧?”

我刚要大声说话,胸腔又一阵剧痛,老吴招手示意我别激动,缓缓说道:

“这次挺险的,咱们差一点就死了!”

我刚要骂他,转念一想惊慌的问道:

“丸子头呢?就那秃子?”

“哦,死了,我能救了你就不错了!那小子长那么壮我是说啥都拽不动他!”

死了!!

我闻言心中一颤“砰”的一声坐了起来:

“丸子头真死了?”

“死了!”

见老吴一再的确定,我脑袋“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虽然在极力克制,但跟丸子头一起的画面就像是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中频频出现,眼泪再也抑制不住,顺着眼睑奔涌而出。

老吴把我缓缓放倒,叹了口气无奈的安慰道:

“哎呀,大老爷们的你还哭鼻子!”

我抹了一把眼泪问:

“咱俩是从哪出来的?”

“水潭里!”

老吴回答后接着说道:

“这洞黄毛之前领我来过一次,我多个心眼看那水里冒气泡就记住了这是潭活水!”

我闻言一把拽住老吴衣领子,把他车过来骂道:

“老吴,在辣条厂你他妈都见到我们了还为啥装疯?你怎么不戳穿黄毛呢?”

老吴颇为不爽的瞥了我一眼。

“松开,松开!”我这阵力气不大,他稍微一用力就挣脱了出去。

“我装疯就是想让他们把带洞里去,我想确认点事儿!”

我听了更火大了。

“你他妈要确定啥那么重要,把我兄弟的命都搭进去了!!”

老吴眯起眼睛沉声说道:

“确定一下那个邪祟啊!”

我哑然失色,难以置信的盯着老吴半天。

“邪祟?”

老吴站了起来,活动一下筋骨转了圈脖子说道:

“我被抓走这几个月,吃了不少苦,也搞清楚了不少事儿!你不是一直在查13路车十年前在唐洼子的几起车祸吗?”

“对,已经告倒了,市领导被双规了,现在就差抓老唐了!”

老吴闻言苦笑起来,就好像我的话让他听起来十分幼稚一样,半晌,他止住笑容站在窗口往外望,脸上充满了惆怅。

“我亲自给你讲讲十年前的事儿吧!”

老吴要主动给我讲十年前的车祸!!

没出事儿前他是阻拦我查案的一个,想来这中间经历了这么多,他的心境也终于有所改变了。

我竖起耳朵准备好听他讲,老吴很少有这么正经平静的时候,他背对着我,沉声说道:

“就先从老唐说起吧!那年,我跟老唐一起进的公司,都是普通的司机,你现在开的这趟13路车最开始的终点不是现在的造纸厂,而是再往前的虎腰山!”

最开始13路车是直达虎腰山的,这个消息我曾在第二份档案袋里看到过,老唐出事载着的第一车乘客也大多都是虎腰山的老乡,这句话没问题,老吴换了口气接着说道:

“当年虎腰山是才是种菜大户,村子里基本每一户人家都是菜农,全村的经济来源全指望着去城里卖菜!13路末班车的这趟线,就是为了方便虎腰山村民开通的。老唐就是这趟车的第一任司机!”

我没有出声,躺在床上认真的听他说。

“老唐啊,老唐这个人性格非常好,人品也很好,就是有个毛病,他喜欢开车喝酒!总说13路的那趟线只有他一班车,闭着眼睛就能开,后来就是你知道的,在农历十五的那一天,老唐和朋友赵龙飞喝完了酒在唐洼子水库的时候,拉着一车人扎进了水库!”

“然后他没死,跑了!”我还是忍不住插了一嘴。

老吴点点头。

“对,他没死!整车人就他一个没死!在车子即沾水的时候老唐从驾驶座旁边的窗户跳出去逃跑了!他逃跑之后没有回公司,也没有去警察局自首,而是跑到了赵龙飞家里,把所有的事情在第一时间给他说了一遍,龙飞劝他自首,老唐是从那里离开后才找到的我!”

至此,老吴讲的所有话,都跟我查到的经过一模一样,他没有撒半句慌,我相信老吴这次是要跟我全盘和出,他没打算再保留了。

老吴轻叹一声低头说道:

“我吴宝库对天发誓,老唐在跟我讲了车祸事情的时候,我跟龙飞一样,都是劝他自首的!但老唐害怕,说这起事故不能算是意外,他喝了酒,是要承担责任判刑蹲监狱的!”

我闻言冷笑一声说道:

“跟我查的一模一样,之后,他就找了市领导的亲叔叔,把这件事彻底硬压下来了!”

老吴摇摇头。

“不是!最后老唐去自首了!”

“啥?他去自首了?”我颇感震惊。

“对,在听我和龙飞的劝说后,老唐的确去警察局自首了,还录了口供把一切全招了!但案子还没进一步过审的时候,他那市领导的叔叔插手了!”

我万万没想到老唐自首过,这些都是我没查到的,这对我的触动很大,我忍着剧痛靠着后墙坐起了身子。

“然后呢?”

“然后就是你知道的,领导把整件事全压下来了,硬是把口供和车祸的所有证据档案从公安局里抽了出来!除了我最开始藏在小二楼里的三份档案外,其他的所有文件都被销毁了。”

我在心里“哦”了一声,怪不得这三份档案袋里有老唐的口供,其他内容也都规规整整十分清晰,原来是公安局的整理,看来老吴说的没错,老唐并不是出事就跑没人了,他的确有自首过的可能性!

我不解的问道:

“照你这么说,老唐出事后并没有找他那市领导叔叔帮忙,而是人家主动把这事压下来的?”

“对,是这样!”老吴应承的十分认真好像不容我有一丝质疑。

“为什么?”

“我和老唐最开始能进公交公司,都是他叔叔安排的!老唐出车祸时候,他市领导的叔叔正在换届选举二把手扶正的关键阶段,你懂吧?”

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这个节骨眼是最敏感的,想来他那叔叔压下车祸的案子不是为了保老唐,更重要的原因是为了自己。

车祸案子一公开,老唐和老吴怎么进的公交公司就成了问题,虽然是个小事,但在竞争对手眼里,这就是滥用职权的污点大事!

“这么说来,市领导是为了明哲保身,迫不得已一条道走到黑了!”

“对,那个时候市里正在变天,两个候选人都等着对方出事抓点把柄呢!正巧咱们区的局长是老唐叔叔的人,才能在老唐出了车祸后的第一时间顺利的做了处理!”

我长叹一口气,原来包庇的源头是官场斗争,这是我之前没想到的。

“他们还嫁祸赵龙飞杀人,活生生把他逼死了!你呢?你也知道全部事情,怎么没杀你,你怎么有那三份档案袋的?”

老吴转头看着我回道:

“赵龙飞的死,老唐并不知情,他出事后,知道下一个就是我!我的那三份档案袋其实是老唐亲手交给我的!就是想保住我一条命!”

申明:本文来源于网络转载(本内容版权量归原发布机构和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喜欢请关注小编,谢谢。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小潮影樂會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a672892867216775629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服务条款|版权问题|手机版|小黑屋|手机版|滇ICP备13004447号-1|滇公网安备53032802000133号|神秘网

网站地图sitemapArchiver

GMT+8, 2024-5-22 21:56 , Processed in 0.088379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基于Discuz! X3.5

辛树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