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网站/小程序/APP/浏览器插件/桌面软件/脚本 定制开发·运营维护·故障修复·技术咨询
查看: 1295|回复: 0

长篇灵异探案力作《十三路末班车》- 第一百三十五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 01:3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视频加载中...

长篇灵异探案力作《十三路末班车》- 第一百三十五集-1.jpg


我万万没想到,这至关重要的翻案证据,居然是当事人老唐亲自交给的老吴,看来他们俩的感情还果真不浅。老唐当时在公司独来独往跟老吴更是没有一丝交流,这戏做的够精细的。

老吴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

“老唐醉驾赔上了一车老乡的人命,这事老唐的确有责任,但他也算是自首未遂!”

自首未遂!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的组合!

“然后呢,事情压下来后,他那领导叔叔怎么放心让他继续留在单位的?”

老吴摆手道:

“事情发生后,老唐被藏起来一段时间,直到换届选举结束领导得势后,也是在老唐的一味坚持下,市领导才勉强同意,刷下去了所有认识老唐的同期老司机,让他回后勤维修部待着的。”

原来是这样,经过老吴的讲述,我对老唐第一起车祸的始末终于有了一个完整全面的认识。

老吴讲完了这些,紧张的凑到我床边更加压低声音。

“我把这些所有的经过毫无保留的告诉你,就是想让你知道老唐这个人并不是没担当,他是可信的!”

见老吴谨慎的样子,我有些疑惑。

“你要我相信老唐可信干什么?”

老吴死死的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因为老唐在帮你!”

老吴话音刚落,惊的我一口气没上来连声咳嗽了好一阵子。

我拍了拍胸膛,缓缓神问道:

“老唐帮我?这他妈又是从何说起?”

老吴看样子很激动,他又凑近我一些低声说道:

“我问你,你刚开13路车的时候,是谁告诉你唐洼子水库先前的三起车祸的?”

“老唐。”我脱口而出,却极度震撼。

这个问题我有想过,但是一直都想不通,的确,老唐是第一任司机,是在逃的当事人,明明车祸的事儿已经过去十年了,新闻网络都查不到,老唐为啥要主动告诉我呢?

老吴没有给我解释,眼睛像钩子一样的死盯着我继续问:

“是谁告诉你前三任司机出事都载过一个落下菜筐的老太太的?”

“也是老唐啊!”我有点着急,骂道:

“老吴你他妈别跟我卖官司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老吴深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老唐出事后,紧接着的第二任,第三任13路司机都跟老唐一样在同样的位置发生车祸,这不是意外,这是有邪祟捣的乱!”

随着话题的深入,老吴说的内容让我越来越感兴趣了。

“邪祟捣乱?”

老吴较有深意的点点头淡淡的说道:

“包括老唐的第一起车祸,也不是他醉酒导致的,当晚,出现了邪祟!”

我潜意识的眯起眼睛,老吴这个人虽然圆滑但还是很务实的,从他嘴里说出邪祟两个字,我听得有点滑稽。

“老吴,你啥时候开始信这套了?”

老吴并没有回答我,我们四目对视了一会,他缓缓抬头。

“老唐当年车祸后,跟我讲了事发经过,说是发生了邪门的事儿,遇见邪祟了!”

我冷笑道:

“老唐这么跟你说的?他这意思就是车祸跟他没关系呗?”

“我当初也不信,可是后来第二趟车,第三趟车都出了事儿,我就犯起了疑惑,再后来一点点的察觉,这趟线儿还真有诡道。”

我指窗台边的桌子说道:

“给我拿根烟。”

老吴犹豫了一下,到桌子前抽出一根烟递给我说道:

“你身体还没好呢,就抽半根得了。”

“啰嗦什么!”我一把把烟抢过来,拿起床头的火机点燃吸了一口。

“老吴,后两起车祸,是不是灵异事件我说不好,但是老唐那起,我可是找到了目击证人,包括李龙飞也说过,老唐那晚是喝多了在路上为了躲避行人才把车拐进的水库!这事不怪他?”

老吴马上接道:

“你找到了目击证人?”

我在床边磕了磕烟灰。

“找到了,没这证人案子还真翻不了!”

老吴倒抽一口气:“那目击证人就是当晚害的老唐把车子拐进水库的人吧?”

“是她!”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老吴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眼睛放光的问道:

“那人连老唐都看没清楚,市领导方面明里暗里全市翻了个底朝上都没辙,你是怎么找到的?”

找到老太太这个目击证人我也废了不少劲,但还真没有老吴说的那么难,老太太帮了这么大忙,我不想过多介绍怕给她引来麻烦,低声回道:

“老吴,这事儿你就别费心了!我肯定是有我的门道。”

老吴冷笑一声翘起了二郎腿,跳过了这个话题继续说道:

“行,你还挺美的?那你听我说完吧,第二任、第三任司机出了同样的事故后,老唐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劲,老唐说,当晚他拐向水库的时候刹车突然失灵了!就跟你第一个月开车的时候一样!所以他才怀疑自己也是遇见了邪祟!”

我苦笑一声回道:

“对,我第一个月开车的十五晚上,刹车是失灵了,但最后没死成!当时跟你说你不信,现在信了?”

老吴点点头。

“老唐跟我解释了好多年,我一直认为他是为喝多了找借口。直到我这次被绑!”

我吐了一个烟圈。

“好,老唐的事儿咱先说到这,说说你吧,你被抓到哪去了,又是怎么被黄毛发现,黄毛怎么做算计的?”

“我跑路被抓,先前是被关在萧山的一个小农村里,后来又转回了市内!”

我想起了丸子头和他在萧山被掉包的事儿。

“逼你交出档案袋,没少吃苦吧?”

老吴闻言站起来,又缓缓的转过身去给我看,在他的前胸后背上到处都是十多公分长,触目惊心的血岭子。

“我之所以相信了老唐的说法,是因为在我被抓的时候上面的人找我谈了一次话。”

我闻言皱起眉头。

“关于邪祟?”

老吴浅浅一笑,示意我猜对了。

“谈了什么?”

老吴把脸凑过来。

“他们修复了十年前三起车祸的行车记录仪,你猜看到了什么?”

老吴说的神秘兮兮,我听得也开始紧张起来,后两起车祸很大可能是邪祟作怪,看到了什么,难不成看到了大患吗,那个方脸的午饭馆的老板。

见我摇头,老吴不紧不慢的说道:

“后两起的车祸事故跟老唐是一样的情况,路中间出现了莫名其妙的行人!”

我闻言一惊。

“谁?”

老吴摇头:“说是看不清楚脸,反正情况是一样的,一个人突然出现在道路中间!”

会是老太太吗?我暗地的在心里问自己。同时脑门也出了一层虚汗。

“个子高吗?”

“他们说个子不高!身子很单薄!”

“准吗?他们为什么跟你说这些?”

“找我问话时候,是代替我的那个姓王的队长出事之后,在他的行车记录仪里也看到了同一个人!我在车队当了十年队长,对唐洼子和虎腰山再熟悉不过,他们想找这个人问我对身形有没有印象,我在他们手里,不会跟我撒谎的!这个消息绝对准确!”

我听的冷汗直冒,个子不高身子单薄,不是大患,却正好是老太太的形象!!

老唐跟我说当年出事的司机都载过这个落下菜筐的老太太,如今又得来消息,全部车祸的当晚,她都出现过,这不可能是巧合。

老唐跟我说这些,是在提醒我小心她吗?

手里的烟在我长时间的惊愕中已经烧到了烟屁,一长条烟灰落在了被子上。

老吴盯着我看,房间的气氛一时间凝结住了。

“我把我全部知道的都给你坦白了,你觉得会是巧合吗?午夜12点后的路上,四起车祸都是同一个目击证人?”

我一言不发,心中乱成一团,我一直认为车祸的事儿是跟大患有牵扯的,没想到会莫名其妙的把老太太卷进来!

“就凭这些,就说她是邪祟?”

老吴伸手一把拍在我肩膀上。

“是不是邪祟不一定,但这人绝对不是好东西!你和小六是13路车司机,你又不可能离开,这人如果不揪出来,13路车还得出事儿!这关乎你的命!”

老吴说的不无道理,按照规律来讲,我跟小六的处境都很危险,我紧张的长喘一口气。

“她人在北京!”

想了一会,我还是道出了实情。

“老吴,那你刚才说的,不拆穿黄毛想去洞里确认邪祟是什么意思?”

老吴瞥了我一眼回道:

“你的那个光头兄弟有问题!”

这句话又让我饱吃一惊!他接着说道:

“他们怕殃及自己请了不少阴阳先生,其中有个挺厉害的先生说,世道不太平,好像有个什么东西跑出来了!”

我心里又是一阵起伏,真的是有钱没什么办不到,看来他们请的先生也不是吃素的,除了道癫外,居然还有人能够算出大患出山。

老吴接着说道:

“你那个光头朋友在开发区很出名的,先生认识,还说他身上有阴气!”

丸子头身上有阴气的事儿,道癫跟我说过,这是我早就知道的!我闻言松了一口气回道:

“所以你觉得他也是邪祟?跟黄毛都不是好东西?然后就一路不敢吭声,是吧!”

老吴看我口气轻佻,一皱眉头问道:

“你不信?”

“他的事儿我知道,丸子头没问题!”

老吴不以为意的回道:

“你这个人重情义,有些事你心里有数也不愿意相信,你没来辣条厂之前,黄毛就在光头跟前吹嘘经过,我看的出来,那光头早就知道黄毛心里有鬼,但他还是把你叫来领进山洞,他是蓄意的!”

老吴的推测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我记得在山洞里的墙壁上看到了好粗的一条蛇影,如果老吴的推测成立,就说明丸子头是大患的人!那大患在洞中出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且那样的话,何先生临死前的那句,最信任的人在骗我,指的一定是他了!

我情绪低落的问:

“你怎么确定他死了?你带我下水之前洞里一片漆黑怎么就那么确定?”

老吴笑着说:

“那洞里多危险,里边有什么你都亲眼看见了,如果他没问题是必死的,但如果他这次活了下来!那......!”

我冷笑一声,不想承认的小声接道:

“你说的对,还记得他那阵被什么东西拉住了,那种情况他的确是必死的!”

老吴站起身来看了眼外边的天色说道:

“其他的你就先别问了,这地方也不安全,你试试能不能动,要是可以,我领你去见个人。”

“见谁?”

“到了再说!”老吴卖起了官司,我也没再追问。

躺了这么久,我试着下地走动发现身体并无大碍,便跟老吴出门打车去了客车站。

我们坐的车是开往一个叫通榆的地方,车上很安静我们俩谁都没说话,老吴才彻底解放出来,这阵子累的在车上睡着了。

我在心里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想到了丸子头的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我不想他真就这么死了,但如果在那样的环境里他都没死,他就坐实了跟大患之间的关系,我不知道该怎么接受他了。

思来想去,想的头痛欲裂,我也闭上眼睛晕晕乎乎的眯了一会。

天色黑了下来,车子在平稳的行进中突然一个急刹车把所有人从睡梦中晃醒,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惊慌的左右四顾。

听的客车司机拍着方向盘大骂一声:

“妈的,好像是爆胎了!”

说着便下车检查,几分钟后又回来车上喊道:

“车胎爆了,大家先下车吧!”

老吴睡的正香,我把他摇醒下车,这是一个荒郊,少有人家和商店,在我们车的不远处,还停了一辆旅游大巴!

客车师傅正在车底下查看情况,老吴低声问道:

“师傅,啥毛病啊,咱得多久能上路?”

司机听有人问话从车底爬出来回道:

“爆胎了,车毂也坏了,得明早能送来配件,今晚走不了了,看看附近有没有宾馆啥的凑合一宿吧!舍不得钱就在车上住也行!”

老吴打着哈欠无奈的转身四下探望,见得远处还真有一间旅馆亮着led灯:辉哥快捷宾馆。

老吴往那边一递下巴,示意我今晚住那里。

从前面的旅游大巴上陆续下来好多带着黄帽子的游客,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的车胎也是瘪着的。

老吴凑我跟前小声说道:

“这附近就这一家宾馆,人这么多,咱赶紧快走抢房间去!”

我应了一声后,老吴便加急脚步窜了出去。

我刚要转身跟上,不经意间听到了身边两个领队导游之间的谈话。

“怎么车还坏这来了呢?今晚只能让大家在那小宾馆对付一宿了。”

另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导游惊慌回道:

“来回经过这几百趟了,那辉哥宾馆前身干啥的你不知道?我反正是不敢住,我还是住车里吧!”

这家宾馆有上下三层,外墙皮镶嵌着一层上好的白瓷砖,门口还立着两个大狮子,进楼之后看到内部的装修更是亮瞎了我们双眼,这是郊区宾馆吗?真的比我们市里好多星级酒店都豪华。

虽然内置奢华但走在宣软的地毯上总感觉这宾馆怪怪的缺少了什么。

进门之后的一楼大厅悬挂着璀璨夺目的大吊灯,我有朋友是卖灯具的,我也多少了解一些,以这灯的成色,没个十来万那是下不来的。

吧台前有几个大巴同车的旅客正在办理入住手续,老吴给我使个眼叫我赶紧过去。

老板是个个子不高的中年油腻男,梳着三七分的汉奸头型,方脸,浓眉大眼的一看就像是个生意人。

给前面的客人开完了房间,他转眼看到了我,咧着嘴热情的笑道:

“兄弟,几位呀?”是舌头打结的台湾腔!

我颇感惊讶的笑着点头。

“两位,要个标间就行!”

说着我掏出身份证递给他,老板接过我的身份证,在电脑前操作一会后递给我一张房卡。

“207!”

我接过房卡问了一嘴:“老板,这房间不是最里边的一间吧?”

老板闻言一愣:“是二楼最里边的啦,怎么啦?”

我又把房卡递还给他:“给我换一间呗,只要不是最里边,哪间都行?”

常出差的人都知道,在外住旅店最好不要住走廊最里面的房间,都说那里阴气重。

老板脸色一沉,显然对我的挑剔有点不高兴,接过我手里的房卡冲我身后排队的人喊道:

“二楼最里面207有房,后面有没有想住的啦?”

“我们住!”在排队的最末尾有人高声应下来。

见老板招手,旅游团里两个戴着黄帽子的年轻美女结伴从后面走了过来。

看他俩穿着一身名牌,诚然是真正的白富美。

我潜意识的往后让了一步,美女递交了身份证,老板在电脑里输入信息之后把207的房卡交到她俩手上。

领了房卡,其中一个眼睛稍大的美女朝我微笑点头说了声“谢谢”便转身上楼了。

老板瞥了我一眼,一边低头从吧台下面掏房卡一边不耐烦的嘟哝道:

“看见没?啥房间都有人住的啦,那么迷信干啥的啦?”

付了钱,我接过房卡一看,206正是那俩美女房间的隔壁。

“还不行?”

“行,麻烦了老板。”我转头招呼站在一旁的老吴,要上楼的时候,看见了刚才在外边聊天的其中一个导游。

申明:本文来源于网络转载(本内容版权量归原发布机构和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喜欢请关注小编,谢谢。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小潮影樂會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a672892900699486670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服务条款|版权问题|手机版|小黑屋|手机版|滇ICP备13004447号-1|滇公网安备53032802000133号|神秘网

网站地图sitemapArchiver

GMT+8, 2024-5-22 22:48 , Processed in 0.113729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基于Discuz! X3.5

辛树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