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网站/小程序/APP/浏览器插件/桌面软件/脚本 定制开发·运营维护·故障修复·技术咨询
查看: 1862|回复: 2

故事:鬼故事之走偏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30 06: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事:鬼故事之走偏门-1.jpg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三株柳

磨子村这里有规矩,凡是出丧之人,特别是棺前面的孝子,回到家的时候,必须堂堂正正的从正门而入,若是回来时未从正门走的,据说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东西。

我严格说来其实并不是磨子村的人,因为我自小便是在城里长大,而这次来是因为大伯过世。

丧失的办理过程不外乎按照本地的风俗流程走的,倒也没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若是真的要找一点奇怪的地方的话,那应该是在守灵的第二天晚上,我大伯母看见的一件奇怪的事情。

这件事情发生在那天晚上凌晨3点左右的时候,据大伯母说,她看见了一条白绫被风吹着往她大伯的棺材方向飘去,而在这时候,还有一件巧合的是远处同时响起了乌鸦的叫声。

其实,当时在场的不止她大伯母一个人,还有我大伯的人两个儿子,杨晓阳和杨六天、我老爸杨有乐和我妈。

当大伯母说看见白绫的时候,其他人并未看见什么。至于乌鸦的叫声,倒是谁都听见了。

总之,大家都劝大伯母先去休息下,因为觉得她因为是太过伤心出现的幻觉而已。

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接下来的事情也很顺利。直到开头我们所说的我走偏门这件事的发生。

其实一个十七八岁的丫头,我也不知道本地会有这些规矩。当跟着自己家人回来之后,因为实在口渴,嫌大家都在走正门太拥挤了,一个人猛然往偏门钻了进去。

“喂!三丫头,回来。”我大哥杨小降急忙喊住我,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跨进了偏门的门槛。

一时间,本来喧闹的场面一下子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而我,只能无辜的望了望我周围的人,然后,我的心底突然升起了一中奇怪的感觉,似乎看着我的不止有我大伯母我爸他们,似乎在无形中,还有许多双眼睛盯着我。

一时之间,我感觉背后有些发冷。

这样的情况的直到大伯母的话说出来后,我才感觉到那种冷退去。

迷信的大伯母急忙道:“诸位莫怪莫怪,我家青丫头她不懂事。”

大伯母这么一说,周围的人连声附和,像是我得罪了什么东西一样。

不管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至少在说完这话之后我才觉得一切恢复正常。

之后我们没有在大伯母家待多久,本来老爸要等到大伯扶山(当地土葬的一种风俗,就是人死后安葬的第三天,死者的亲属要到坟前去祭拜),但是可能是因为我坏了规矩,族中人看我的眼神有些异样,父亲一气之下,带着我们一家人启程回S市。

大伯母家所在的磨盘村到S市,开车需要走四个小时左右的车路,车上,我看着窗外一晃而过的连续几天熬夜后的疲倦瞬间涌来,便靠着座椅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摇醒,睁眼一看,天已经黑了,父亲没有开灯,我哥还有我妈依旧沉沉的睡着,只有我爸还在专注的开车 。

我拍了拍我爸的肩膀,道:“爸,让我来开吧。”

我爸没有回头,继续看着专注开车道:“没事,反正要到了,丫头你睡吧,我坚持一会儿就到了。”可能是因为熬夜的原因,老爸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而沙哑。见老爸坚持,我想反正很快就到了,便没有再次要求。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再眯一会儿。

只是,突然间怎么也睡不着了,脑海中突然出现白天我走错门的场景,特别是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再次出现,刹那间脊背发凉。

莫名其妙的,我感觉在车窗外的沉沉黑夜中,突然多了无数双眼睛,盯着我。

是的,盯着我!透过漆黑的夜,盯着我。

为了缓解我心中的害怕,我摸出了耳线,塞住耳朵,准备看个电影来驱散这要命的感觉。

只是,当我掏出手机的时候,再次愣住了。

我的手机锁屏,竟然是一幅诡异的画面,原本清新的夏雨初荷的画面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幅朱红的大宅院,院门是两个惨红的灯笼,灯笼下,一个黑色的人影立在门槛边低着头,看不清脸。

我感觉有些晦气,急忙想要把这张锁屏划去,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紧张,划了几次,愣是没有成功。

当我再次划屏幕的时候,屏幕中那个低头的黑影突然间抬头,冷冷的盯着我看来。

那张脸,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特别是那双盯着我的眼睛,如同两个漆黑的黑洞,想要把我拉进去一样,特别是那黑洞的眼睛中散发出来的冰冷,让我感觉熟悉而又害怕。

对,那是我白天我走错门的时候产生的感觉,就是这种感觉。

我想喊,但是担心吓到正在开车的父亲,给一家人带来危险。所以虽然害怕,但是还是忍住了没有发出声音来。

不知道是不是想到家人的原因,我突然间恢复了一些理智,猛然将手中的手机正面匍在坐垫上,惊魂未定的喘着粗气。

我闭上眼平复了一下心情,终于再次拿起手机,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将正面翻转过来。

我翻得很慢,准备一个不对立即将它摔开。

随着手机正面的揭晓,我再次愣住了。

那幅血红的画面上,那个黑影的眼睛,依然死死的盯着我,即使手机才翻过来四十五度左右,我依然能够看见他的目光看着我的。

冷冷的!冷冷的!

“啊!”我一惊,手机瞬间摔了出去,等到手机砸在车侧壁后我才发现不对劲。这种摔法,岂不是要砸着我妈?

只是下一秒,我再次惊恐的叫起来,我妈不见了,坐在我旁边的一直沉睡的老妈不见了。

手机没有砸着她,直接砸在车窗的玻璃上,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然后落回座椅上。

落回座椅上的手机还是正面,还是那个该死的灯笼,那个该死的人影,那双该死的眼睛盯着我。

“爸!”我想起前面开车的老爸,急忙向他求救。只是一抬头,驾驶座上空空如也,坐在驾驶上的老爸也不知去向。

“哥!哥!”我慌忙回头寻找在后排睡觉的哥哥,只是结果让我绝望,后座上也没有人,我哥也不在了。

整个车中,只有我一个人,还有那该死的手机中,那个冷冷盯着我的黑影。

车子还在前行着,没人驾驶也不见停下来。

我拼命的拉着车门,想过要下车,也不管车子是不是在开动中。

只是,无论怎么拉,怎么用力,就是拉不开。

再次抬头,发现原本的大路已经不在了,前面竟然是一间朱红的大门,惨淡的两个灯笼,灯笼下那个人影,惨白的脸,冷冷的眸子,正在车子前方。

我眼睁睁的看着,看着我家的车子猛然间往往大门上撞去。

“啊!.....”,我不由再次大叫起来。

........

“丫头,干什么?鬼喊鬼叫的。”我睁开眼,看见哥哥一脸鄙视的看着我,路灯的灯光照进车中,已经到了S市的南平大街,很快便到家了。

“”走开,这么大了,也不知道照顾下自己小妹,就知道欺负她。”却是老妈一把扒拉开哥哥的脑袋,关心的把我的头搂进怀中,温柔的道:“丫头做噩梦了吧?”

我看着母亲熟悉的脸,再看了看前面开车的老爸,摇了摇头道:“没事。”才发生走偏门的事情,我自然不能再让他们担心。

“嗯嗯,没事就好。”老妈点点头,道。

我看着车窗外交互而过的车子,回想着刚才的梦,心依旧还在砰砰跳着,掏出手机想看看几点了。只是手机屏幕亮起的时候,我差点将手中的手机扔向了窗外。

手机屏幕上,梦中看见的那个宅门,那个朱红的大门,那两个惨淡的灯笼,还有灯笼下的那个黑影,隔着屏幕,还在冷冷的盯着我。

“啊!”我一怔之下的喊出声来,条件发射的将手机扔了出去,砸在刚好伸头过来的哥哥身上,他捡起来看了看,恶作剧的笑道:“哈哈,吓你一跳吧?”

老妈不动声色的看了我一眼,骂道:“你又戏弄妹妹,有你这样的哥哥么?”

哥哥对老妈的话不以为然,将手机举到我面前道:“这是刚刚你睡着时,我给你设置的壁纸,吓人吧。”

“你在那里找到的?”我反应过来后,没有像以前一样要去打我的哥哥,而是有些狐疑的问道。

哥哥见似乎真的吓着我了,也不敢再过分戏弄,解释道:“这就是你手机相册里面的啊,难道你不知道?”

“我手机相册?”我懵了,我真的不记得什么时候我曾经存了这么一张图片。不过也不再那么害怕,将手机接过来,习惯的打开相册,将那张图片给删除了,同时,也换了手机壁纸,换回我习惯了的夏雨初荷的模样。

说真的,虽然已经将那张图片删除了,不过,在心里,还是对那张图片中的那双眼睛心有余悸。删图片的过程也并非像梦中一样怎么删都删不去。

只是虽然删去了,我心里却一直在想着那个奇怪的梦,特别是梦境跟手机中的图片竟然会是一个样子。

车子在飞快的往前走着,只是我觉得,今天的夜晚似乎有些沉闷,特别是大街上走着的人们,虽然热闹无比,却老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挥之不去。

那种喧哗,似乎跟我们总是有些距离,听起来感觉那么不真实。

或许是这几天一直熬夜的原因吧,我摇了摇头,再次闭上眼睛放松一下自己紧绷的神经。

没有多久,听见老爸的声音道:“三丫头,到了,回家去睡吧。”

“嗯!”我应着,睁开眼睛,看见母亲已经拿着我的包下了车,站在车外等着我,而我哥哥,已经先走到了远处。

我摇了摇有些晕乎乎的头,说了声谢谢老妈后接过自己的包,疲倦地往家所在的那栋楼走去。

来到电梯门口, 我打开电梯,等着老妈到了后,按了电梯的按钮,电梯开始往上升去(我家住十六楼)。

今儿并不算晚,可是奇怪的是,平时热闹的电梯竟然意外的没有一个人同乘,整个电梯就是我和我老妈,我哥估计已经先上去了。

今天的电梯还有个特点,似乎比其他时候要慢得多,似乎感觉过了许久才到。

看见电梯显示十六楼后,我喊了一声身后的老妈,抬步走出电梯。

刚走出电梯,眼前的一幕再次让我惊住。

面前没有熟悉的家门,也没有熟悉的楼道,在我的不远处,只有一个朱红的大门,大门两旁挂着残红的灯笼,灯笼下还是那个黑影站立,冷冷的目光看着我。

“老妈!”我惶急之下转头,却发发现跟着我一起走出电梯的老妈突然不见了。

我回过头,看见那个站着的黑影突然间开始移动了,一步一步,慢慢的往我的方向走来。

他那双干枯的手终于搭住了我的肩膀,我摇晃着想要甩开,终于经受不住的大声尖叫起来。

“啊!.......”

“喂,醒醒!”我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一脸关心,正在轻轻摇晃着我的老妈,迟疑的叫了声老妈。打量四周,发现已经天亮了,而我,已经不是坐在车里,而是睡在自己熟悉的床上。

“丫头做噩梦了吧?”老妈看见我醒了后,停止了对我的摇晃,问道。

“我哥呢?”我还是有些不敢确定已经回到家里了,问老妈道。

“在厨房做早餐呢,他说他昨晚吓了你,今天做点好吃的给你补偿。”

“嗯嗯”我点点头,终于肯定眼前的这不是假的了。

经过询问我才得知,昨晚我再次睡着了,怎么叫都叫不醒,是我哥把我背回家的,而且这一睡,竟然睡到了今天早上才醒。

至于手机中的那张图片的事,我翻看了回收站也没有看见,问我哥,他只字不提,似乎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过一般。还有一件事,就是从此以后,他再没有拿过恐怖的东西来吓我。

从这以后,我再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所谓的走偏门这事,也就是不了了之。

只是,从此以后,老家族人中有人过世,老爸再也没有带我回去过。(作品名:《走偏门》,作者:三株柳。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深夜奇谭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a673719674282914663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30 06: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半迷半醒吓死人!(人吓人,吓死人!)锅虾味(哥吓妹)[我想静静][大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30 06: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赞][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服务条款|版权问题|手机版|小黑屋|手机版|滇ICP备13004447号-1|滇公网安备53032802000133号|神秘网

网站地图sitemapArchiver

GMT+8, 2024-5-19 14:02 , Processed in 0.097104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基于Discuz! X3.5

辛树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