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西荣魔协提供:魔术商业演出,舞台特效设计,魔术培训,道具出售,魔术定制服务等。
查看: 1435|回复: 0

两个离奇的灵异故事,当时我听完晚上是不愿意一个人睡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8 00:3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两个离奇的灵异故事,当时我听完晚上是不愿意一个人睡的!-1.jpg

1、

我一个同学爷爷说的,他叔叔的故事,也就是我同学太爷爷弟弟的故事。

我同学的爷爷没见过这个叔叔,因为在他出生前就已经死了。

这么称呼着麻烦,叫他小名吧,他小名叫二栓。家里穷,他哥,也就是我同学的太爷爷20了还没娶媳妇呢,二栓当时十七,自然也没娶媳妇。而且他是小儿子嘛,所以在家比较受宠,挺有手好闲的,染上赌博的毛病了。

他有个朋友叫大狗,俩人年岁相近,赌友。那天俩人都输光了,百无聊赖的在镇子外头闲逛,忽然大狗想起个主意,去盗墓,有了钱再翻本。

二栓完全同意,因为他俩早就动心了。谁呢?一个月前二栓村子的地主死了,这真是个地主,村里有地县里有买卖,下葬的时候排场很大,二栓也去帮忙了(村子都是聚族而居,地主虽说出了五服,也算他一个大爷),陪葬的东西很不少呢。

他俩商量好,晚上就去了。

他们也不会盗墓,带的工具就是普通的农具,仗着年轻有力气,到那真把坟挖了一个洞。这时候谁下去啊?俩人一商量,二栓下去吧。一来下葬的时候他帮过忙,见过棺材入穴,知道下去往哪边摸;二来他长得瘦瘦小小,下去身子也灵活。

现在看盗墓小说,好像盗墓贼是头朝前爬进去,是不是专业应该这样不知道,他俩反正不是这样。是大狗拽着二栓的手,二栓先把腿放进去,然后一点一点往下放。眼看着二栓的腰也进了洞,忽然大狗觉得手上一沉,洞里一股大力猛地把二栓拽下去。力气之大,大到把大狗拽倒在地,本能的他就撒了手,二栓也就像个草棍似的,出溜一下被拽进洞。

大狗吓坏了,正想过去,听底下二栓疯了一样喊“救命呀,有鬼啊”吓得大狗转身就跑。

结果也没跑了,倒不是鬼追上来。你想他认为有鬼,脑子吓得一片空白,自然本能的往有人的地方跑,什么有人的地方离他最近呢?这是二栓村子的坟地啊,自然是二栓的村子离他最近。他跑进去,虽然说已经晚了(其实应该也就10点来钟),还是被某个村民发现了。人家出来,拦住他,一看认识,问他跑什么?他说有鬼,把村民也吓了一跳,问哪里有鬼。他结结巴巴说不清,但是紧张的时候,说话声音很大,别的村民也都被吵醒出来了。

他紧张说不清,架不住村里有明白人,一句一句有条理的问,没几句他就说秃噜了。说出他们去盗墓的事,这能饶了他吗,当时给送地主家去了。

地主家俩儿子,地主死了一宅分两院。大狗被送到,一听去盗他家的墓,不说别的先是一顿打。打完了问清怎么回事,把大狗捆起来扔到柴房,地主一家商量怎么办。最后决定,天亮了启坟看看,因为不管是不是真的有鬼,坟已经被挖了,必须重葬。

商量这事的时候,地主整个大家族有头有脸的都在,主持下葬的风水先生也从被窝里请来了。第二天大家浩浩荡荡去了坟地,行过礼,风水先生做了一些必要的仪式,启坟。

坟挖开,所有人都震惊了,坟里地主的棺材已经被掀开,地主的尸体出来了,已经腐烂了不少了,趴在地上,手紧紧拉着二栓两条腿。二栓呢,就倒在他下来的洞口那,也已经死了。

这是尸变,没办法只好把地主的尸体烧了,再起坟,里面埋的就是骨灰。二栓已死,再说也是本族就不难为他家了。大狗被送到县里去,判了个十年监禁,地主的儿子恨透他了,花点钱,让他死在监里。

2、

我朋友的一个开出租的朋友讲的,那时候他才刚干这行,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他当时也才20来岁。

那天晚上他接了个活,是个女的,看不清脸,因为带着个大帽子嘛。不过看身材举止,应该也就二三十岁。

这女人要出租去外地,一般去这么远都是坐火车,可况她去的城市车次还挺多的呢。要是换个男的要车,这哥们还真不敢接,女人就无所谓了。

开始是跑高速,跑了一段,女人让下道。下来之后这个哥们不熟啊,依着他就走省道。可是这女人说有近路,指挥他走小路。很多地方都是土路,窄的会车都难,好在这时候已经深夜了,路上只有他这一辆车。

越走这哥们心里越害怕。正担心呢,这女人叫停车。这是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提心吊胆的停下车,这女人给了钱,下车,往路边的林子里走去。眼看着她走远了,这哥们才长舒一口气,觉得没危险了。其实这会他回去也就没事了。可是觉得自己安全,他好奇心又上来了。这附近肯定没有村子,那女人进林子干什么呢?他决定偷偷跟着。

那女人穿的是高跟鞋,虽然先他二三十米,他还跟得上。要说也不容易,林子里,很容易跟丢一个人,再说他还得偷偷摸摸的跟着呢。后来就真的跟丢了,正想回去,发现远处有火光,于是他冲着火光走过去。

走近了,其实离火光还有几十米,他看到就是那个女人,点了一堆火,正在焚化纸钱纸人。这女人上车的时候就提着个小手提包,纸人什么的必然不是随身携带。这哥们藏在一棵树后面看,看她还有没有同伴。

看了一会,只有那个女人一个人,动作很机械的在烧着。他正在奇怪为什么在这烧纸,忽然响起一片哭声。

还真的是一片,男女老少的声音都有,并不很大,但是可以听出不是一个人,那女人没什么别的表示,依旧在烧纸。帽子都没摘,也看不到她的表情。

这哥们感觉毛骨悚然,既然没别人,哪来这么多声音?他想走,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如同坐久了腿麻一样,不过这会是全身那样麻。

直到半天(这半天不知道是多久,他后来回忆足有一两个小时)以后,那女人起身去拿放在远处的纸马,他才可以动了。可以动了,马上就跑回车子,开车疯狂的离开那。

回来以后他给别人讲,大家有信的有不信的。有人说你知道有种东西叫录音机吗?这哥们很鄙视对方,说你以为我傻呀,录音机放出来的声音和现实的声音谁分不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小寇鬼故事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a654596880072074906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服务条款|版权问题|小黑屋|手机版|滇ICP备13004447号-1|滇公网安备53032802000133号|神秘网

网站地图sitemapArchiver

GMT+8, 2022-9-25 18:37 , Processed in 0.072562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基于Discuz! X3.4

辛树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