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西荣魔协提供:魔术商业演出,舞台特效设计,魔术培训,道具出售,魔术定制服务等。
查看: 1257|回复: 0

当亲人身患绝症时,我们怎样拯救自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7 10:4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亲人身患绝症时,我们怎样拯救自己-1.jpg


1.
小东的妈妈年前罹患肝癌,发现的时候,已是晚期。
阴翳的乌云一下笼罩了这个往日其乐融融的家庭。
不久前还走两条街去买菜的一个人,转眼间,就萎靡到连床都下不了。
病情持续恶化,医生也没有好的治疗手段,只能暂时维持着她的生命。
呼吸靠呼吸机,进食靠鼻管,排泄靠排尿管。脆弱的生命像浮萍,全靠医学仪器的维系,才不至于被病魔的恶浪吞噬。
小东的家庭并不富裕,为了给妈妈治病,小东取出了存款,又卖了车,这病再看下去,妈妈还没站起来,小东的房子就也要没有了。
小东的妈妈是个要强的女人,离婚后独自把小东拉扯大,里里外外都打点得妥帖,家里也收拾得清洁齐整。此刻躺在病床上,生活不能自理,说话困难,进食排泄都如此不堪,她受不了。
她趁状况好些的时候,跟小东说:“东儿啊,这病咱不治了。反正也治不好,别糟蹋钱了!也别糟践妈妈了,就让妈妈体面的去吧!”
小东一个大男人,哭成个泪人:“妈,你瞎说什么呢!咱得治,必须治!医生也说了,你会好起来的!”
后来,妈妈又提过几次放弃治疗,小东都拒绝了,哭着哀求妈妈坚强乐观,配合治疗。
最后,妈妈还是走了。临走前,妈妈难得的清醒了会儿,深深的看着小东,像是要把他记住,缓缓的说:“东儿啊…你要…好好的…”。
后来的日子,小东无数次回忆起那时妈妈的眼神,有眷念,有不舍,有哀怨,有解脱。小东知道,妈妈放心不下自己,也怨自己掏空了家底去留住她衰败的生命。
2.
小陈的爷爷身体硬朗,空闲时爱抓过烟筒吸两口旱烟,笑声爽朗,吓得堂前的鸟儿都惊惶得飞向天边的流云。
频繁咳嗽,带出血痰,气闷发热的时候,老人也没有放在心上,以为只是寻常的感冒,随便吃几颗感冒药了事。
小陈过节回家发现爷爷身形消瘦了许多,一询问,就觉得不对劲,赶紧带爷爷去医院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小陈只觉得天都塌了——肺癌,晚期!
本想瞒着老爷子,活了一世的老爷子心里明镜似的,偷看了诊断书。得知病情后,老爷子嚷嚷着出院,一家子都吓坏了,好说歹说,要老爷子安心治病。
老爷子死活不依,拿拐杖狠狠打小陈的大伯和爸爸的头,说:“我活了一辈子,都硬气着哩!我可不想临死前还遭这份罪!今儿要是留在医院,我可就出不了这医院的门了。你们两个不孝的东西,我老了就不听我的话了吗?”
一家人都拗不过老爷子,这病医生也说了多活一天是一天,就麻溜的给老爷子办理了出院手续。
老爷子出院后,在家里闲不住,卖了自个儿养老的房子,让小陈爸买了辆房车,带他去旅游。老爷子一辈子在家乡那小旮旯,都没出去见过世面。
走走停停近一个月,游历了周边好几个省,老爷子的身体彻底的垮下来了。于是回家休养,老爷子也安然度过了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消息散了出去,远亲近邻还有那些久未见面的老朋友都找上门来,和爷爷说说话聊聊天。
即便有吃止痛药,癌症晚期入骨的疼痛也难以抵御。可,没人见老爷子哼哼唧唧,哪怕是弥留之际,老爷子脸上也挂着微笑说:“该见的,都见了,该交代的也都说清楚了,我这辈子没有遗憾了。”
3.
姑姑得肺癌的时候,是中期,医生说已经过了最佳的切除时间,只能采取化疗。
化疗有多疼,我不知道,姑姑也从来不说。我只是在网上看到其他病人的描述,说的是“生不如死”。
一年多的治疗里,姑姑日渐消瘦,一头秀发也索性剃光。每次到日子了去化疗,姑姑的神情轻松得就像是去街角买点菜,还微笑着问我,中午想吃什么,她一会儿顺路买回来。
有一天,姑姑又去化疗了,奶奶在家收拾东西,翻捡出一张纸,不识字的她只认得最下方有姑姑的名字。奶奶着急的拿来问我,上面写的啥。
一看最上方加粗的字,我就如遭雷击——“遗体自愿捐献申请书”!因为姑姑的癌细胞已经扩散,诸多器官病变,所以,姑姑申请的是“除眼角膜外其余器官定向捐献给医学院”。奶奶惴惴不安的等在旁边,我在犹豫,要不要如实告诉她。
从理智上讲,我知道,姑姑这是崇高而伟大的行为,是促进医学事业的发展和进步。可从情感上,一想到那个躺在病床上还在给我织毛衣的姑姑,要被泡在福尔马林里,被医学生们重复的练习解剖或者其他,我就十分抗拒,完全无法接受。
我告诉了奶奶。奶奶不知道什么叫遗体捐献,我又解释了一下。奶奶沟壑纵横的脸挤到了一起,竟像个小女孩一样嚎啕大哭。
90岁的奶奶,经历了抗日战争、内战、三年自然灾害、文革等动荡不安的时代,早已宠辱不惊、恬淡安然。可她却承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也理解不了心爱的女儿不能入土为安甚至不能求得完整的结果。
奶奶哭闹,姑姑劝解并试图说服奶奶,我们安慰着奶奶又试图劝姑姑改变主意。姑姑还能走动的最后时光在这拉锯战里竟就倏忽而过。
及至后来,姑姑已不能下病床,全家人陪在医院,奶奶终于流着眼泪冲殷切盼望的姑姑点了点头。

当亲人身患绝症时,我们怎样拯救自己-2.jpg




4.
生老病死,如树木之枯荣,四季之更替,都是自然规律,无可逃避。
我们的心如此柔软,看见流浪的小猫小狗没有食物,被人打折了腿,尚且心生恻隐,更何况是我们的血脉至亲罹患重病呢?
当亲人身患绝症,生命只能靠医疗手段维持时,处于病痛中的他们固然身心俱疲、备受折磨,而关心着、深爱着他们的我们又何曾有过哪怕一刻的舒心?
不过是强颜欢笑,藏匿起哀恸和绝望,去安慰去鼓励他们振作起来,坚持下去,会治好的。
哪怕回天乏术,哪怕医生束手,我们心里总是会抱有一线希望,万一出现奇迹呢?假如治好了呢?
所以小东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救治母亲,哪怕母亲不愿失却尊严,不愿拖累家庭,不愿苟延残喘。
小东说:“就算妈妈恨我,我也不会放弃治疗。只要她活着,我就还有妈妈。她走了,我就成了没妈的孩子,就像树没了根,只能枯萎,再也不会繁盛起来了。”
倘若亲人不愿躺在医院,以无质量的生命,带着痛苦和遗憾度过余生,我们又怎么忍心因为自己“希望他们活着,怎么活都行”的自私而忤逆他们了却心愿的意愿呢?
所以,小陈一家,带着他爷爷走出了山村,去看看外面的、爷爷从没看过的世界。寻来远亲故友,和爷爷说说往事,回忆今生,依依作别。
爷爷走得安心,走得体面,走得了无遗憾。
5.
别人的故事,说起来云淡风轻,即便是涉及生死的沉重,也难有切肤之痛。
可,我此刻,是真的很想念我的姑姑。她很慈祥,对我很好,对每个家人都很好,所有人都受她的照顾和恩慈。
那个会早起做好早餐然后耐心的叫起赖床的我的人,那个会量了我的尺寸给我织毛衣做毛拖鞋的人,那个会叮嘱我努力工作做出成绩的人,那个催我谈恋爱要给我把关女友的人,那个会给“月光”断粮的我悄悄塞钱的人,没了。
不是不见了,不是离开了,就是没了。
我再也听不见她的叮嘱和唠叨了,再也看不见她的笑容和嗔怒了,再也得不到她的关爱和温暖了。

一念及此,我就很难过,难过得我家的猫狗也被传染,低低呜咽,陪我一起睡不着。
6.
对不起,说好要教大家如何从亲人罹患绝症后去世的哀恸中拯救自己,可是,连我自己都深陷在对姑姑无休止的思念里。
思念如此滚烫,烫得心直颤抖,烫得眼泪忍不住的流。
就这样伤心难过也好。姑姑已经不在了,她穿过的衣服,她织的毛衣,她喂养过的狗,虽然是她存在过的铁证,但都不足以延续她的存在。
只有我们这些家人的记忆可以。她一直活在我们心里。
我工作取得重大进展的时候,我似乎看到,姑姑就站在一旁,慈爱的笑着,赞许的目光是在鼓励着我更加奋勇的前行。
奶奶饭量变小了不少,吃饭的时候眼睛会盯着某个地方愣神,她是不是看见了她的女儿,一如往常的给她夹菜,让她多吃一点?
和女友恋爱后,我带她去祭拜姑姑。女友安静的站在我身边,神情肃穆。姑姑对她想必也是满意的吧?从此,又多了一个人,承载姑姑的经历,姑姑的灵魂,又多了一个惦念的心灵可以栖居。
姑姑啊,我唯一庆幸的是,你健康的时候,我很听你的话,没让你皱眉;你患病的时候,我既鼓励你积极治疗,也在后来顺遂了你捐献遗体的心愿。
而你走了之后,我把你刻在心里,刻成你慈爱的模样,刻成可以抵御时间冲淡的不朽。因为这样,你的痕迹就不会消散;因为这样,你就永远活在我的生命里,隔着思念到心的距离,不再遥远,不会疏离。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今日头条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a672213079787411918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服务条款|版权问题|小黑屋|手机版|滇ICP备13004447号-1|滇公网安备53032802000133号|神秘网

网站地图sitemapArchiver

GMT+8, 2022-5-21 04:02 , Processed in 0.464593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基于Discuz! X3.4

辛树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