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西荣魔协提供:魔术商业演出,舞台特效设计,魔术培训,道具出售,魔术定制服务等。
查看: 1051|回复: 8

故事:人人羡慕我婚姻美满,如今丈夫病重,偷听他谈话才发现被他骗30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6 02:3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事:人人羡慕我婚姻美满,如今丈夫病重,偷听他谈话才发现被他骗30年-1.jpg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宝木小姐

1

黎清躺在病床上还没醒过来,发出微弱却急促的呼吸声。

刘文娟坐在椅子上,弯下腰,双肘撑在床侧,静静地看着他。

他的眼窝陷得更深了,双颊也瘪了下去,唇色苍白。本就清瘦的人,现在更是瘦得脱了相。看着看着,刘文娟的眼圈又红了,不一会儿,眼泪就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医生的话很直白,肺癌晚期,癌细胞已扩散,情况不容乐观,家属要有心理准备。

她曾经想过,等他们都老了,她一定要死在黎清前面,让他过几年轻松日子。现实却总是不能遂人愿,他们还没老到该死的年纪,黎清却要撇下她,先她而去。

老天总是这么不公平。

黎清像是感应到自己一直被盯着,他微微地挪了挪身子,缓缓地睁开眼。刘文娟在他挪动时已迅速抹掉眼泪,笑着问他:“醒啦?”

“怎么又哭了?”黎清皱着眉,“我那个没心没肺的老婆哪去了?”

从结婚到现在,三十年,性格腼腆的黎清很少说如此亲密的话,更是做不到将“老婆、媳妇”之类的爱称挂在嘴上。

刘文娟一时有些诧异,从来都是直呼她“文娟”的丈夫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肉麻。

黎清有些抱歉,“不习惯是吧?”他笑了笑,“就是觉得现在不叫几声的话,以后就没机会了。”

“净瞎说,”刘文娟赶紧打断他,“你给我好好活着,等你出院了,我们还要给黎照带孩子呢。”说完,她“啧”了一声,改了口:“不对,我们不给他带孩子,我们去旅游,还有那么多地方没去过呢,我们一个个地去!”

黎清看她激动的模样,还是那个性格直率、大大咧咧、什么事都写在脸上的人,三十年了真是一点都没变。

“好,”他笑着点点头,“我们去旅游。”说完,他看了一眼时间,问妻子:“你吃早饭了吗?”

“还没呢。”刘文娟从床下拿出盆子,“我去打洗脸水,给你洗完脸再去。”

“我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黎清说着已下了床,从她手里接过盆子,“我自己来吧,你赶紧去吃饭。”

“那你想吃什么?我待会儿买上来。”

他认真想了想,没什么想吃的。

刘文娟也知道,外面的饭菜不合他胃口,他喜清淡,总是那么清心寡欲的一个人。

“我回家做吧。”她说。

黎清笑着揶揄她:“你知道家里米放哪吗?”

他的语气里尽是包容,没有一丝嗔怪的意思。

不知道米放哪儿,的确是夸张了,但刘文娟真的不敢打包票,她能顺利地把一顿饭做下来。结婚三十年,她已经被惯成了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人。

“不知道放哪儿,还不知道找吗?”刘文娟说,“吃了你一辈子饭,你就不想尝尝我做的?万一好吃……能吃呢?”

黎清总是顺着她,“你要实在想做,就明天吧。今天都这个点儿了,随便吃点吧。”

见刘文娟犹豫不决,黎清又说:“我想喝粥,待会儿给我买碗白粥吧。”

“还想吃别的吗?”

黎清摇了摇头。

望着刘文娟转身而去的背影,黎清心里一阵感伤。相伴了三十年,不知道哪一天他就没了,她也该学会一个人独立生活了。

2

上午挂完化疗针,下午基本没什么事,黎清想回家一趟。刘文娟怕万一医生找,但又不愿拂了他的意,最终还是回了家。

几天没回来,一进门,他一手布置和打理的房间让黎清对家的不舍和眷恋从心底升起,渐渐朦胧了眼眶。三十年的用心经营,舍不得的又岂止是亲人,哪怕是阳台上的花草、扑向他欢快地打转儿的哈士奇,都寄托着他深厚的感情。

“花我每天都浇了,狗黎照每晚都给你遛,你就放心吧。”

妻贤子孝,他没什么不放心的。

“你跟我来。”黎清把妻子叫进书房。

他打开书架里的保险柜,跟妻子交待:“房产证、户口本,还有生意上的一些重要的单据票据都在这里面。”

关上保险柜门,他又拉开书桌下的抽屉,“家具、电器的保修卡放在这儿,有什么问题的话这上面都有售后电话。”

“再到卧室来。”黎清在前面喊,刘文娟的双脚却像粘在地板上一样,动不了半分。

他分明是在交代遗言。

“我们出去转转吧。”刘文娟强忍着眼泪。

黎清愣了一下,他要交代的事还有太多。他看着妻子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他细腻的心思立刻察觉到妻子的异样。

他走到她跟前,看着她说:“好,我们去走走。”

带上狗,夫妻俩去了街心公园。黎清肺不好,稍微走多一点,难免气促。他们在长椅上坐下,大面积的植被置换过的空气让人神清气爽。

刘文娟挽上黎清的胳膊,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黎清朝她挪了挪,把肩膀放松,让她枕得更舒服一些。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过了很久,黎清突然问她:“后悔嫁给我吗?”

“后悔什么?”刘文娟说,“我这一辈子,从跟了你的那天起,就从没后悔过。你知道吗,”她抬头看着黎清的侧脸,他的鼻梁像一道笔挺的立峰。年轻的时候,她就觉得他长得好看,她也曾自卑配不上他。“你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我,无非是羡慕我跟着你享了一辈子福。”

黎清温和地笑了笑,“她们是不知道你受委屈的时候。”

“我委屈什么?”刘文娟由衷地说。还有什么比妇唱夫随、琴瑟和鸣更重要的呢?

“文娟。”

“嗯?”她应了一声,“你说。”

“我……”话到嘴边,黎清却犹豫了。真的要把心底埋了三十年的秘密和盘托出吗?

瞒着她是对她的不尊重,她有权知道真相。但他转念又想,还是不告诉她吧,让她单纯快乐地过以后的日子是他最后能为她做的了。

见他欲言又止,刘文娟问他:“怎么了?”

黎清说:“没什么。”

刘文娟也不多问,她挽着黎清的胳膊收得更紧了。她多么想就这么一直依偎着坐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3

黎清人缘极好,无论是以前的老同事,还是后来的朋友,但凡得知他患了肺癌的,都会来医院看看他。这些人刘文娟都认识,黎清结交什么人从来都不瞒着她。只有那天傍晚,一个比黎清略高、身材挺拔、长相极为精神的男人风尘仆仆地来看他,她此前从未见过这个人。

黎清给她介绍:“何瑞杰,我高中同学,大学考去了外地,后来就在外地定居了,这么多年都没回来过。”

刘文娟客气地跟那人打了招呼,就在一旁忙碌起来。把病床上、床头柜上的杂物收一收,洗洗黎清换下来的内衣……她一边干活,一边听他们聊着:他们热烈地回忆学生时代、互谈几十年来各自的人生轨迹……

刘文娟把衣服晾到阳台上,在窗前站了一会儿。她回到病房,跟黎清说:“我突然想起来,阳台上的被子还没收,我回家一趟。”

她出了病房,给他们带上了门。

约摸着刘文娟走远了,何瑞杰问黎清:“你们怎么样?”

黎清知道他什么意思,说道:“挺好的。”想了想他又说,“其实,我挺知足的。”

何瑞杰笑着摇摇头。从黎清三十年前选择结婚,他们就走上了一条天差地别的道路。

“你啊,”何瑞杰说,“一辈子都没为自己活过。”

“怎么为自己活?”黎清说,“世俗不容、社会不容、父母不容,我这一辈子,从来都没叛逆过。”

为了父母,他选择结婚;为了伴侣,他选择过正常生活。他羡慕何瑞杰,可以为自己奋力争取,自由却孤独。

“后悔吗?”何瑞杰问他。

黎清沉默了一会儿,说:“看怎么说吧,有舍才有得,我有了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家、有亲人、有儿子,是他们带给我丰富的人生。”

何瑞杰盯着他,想从他脸上看出故作洒脱和无可奈何,但黎清看上去,像一个得道高者,仿佛参透了这不长的一生。

黎清对何瑞杰的歉疚随着何瑞杰的出现和陈年往事的翻出而涌上心头。这么多年,他活得像个“正常人”,但在夜深人静、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内心深处总是孤独地舔舐着他曾经对何瑞杰的决绝和多年来对他的默默惦念。

何瑞杰看着黎清欲言又止的为难神情,立即猜到了他想说什么,没想到过了三十年,他还是能一眼将他看透。

“千万别问我恨不恨你。”何瑞杰笑着说,“在你之后,我不知道交过多少男朋友,都比你识货和负责。谁还记得你当年有多么缺德。”

黎清低下头笑,何瑞杰还是当年那混不吝的样儿。生活并没将他打磨成陌生的模样,真好。

但黎清还是想问一句:“真的就这么过一辈子,不想成个家吗?”

“想啊,”何瑞杰说,“法律不允许我有什么办法?”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黎清说,“找个法律允许的伴儿,搀扶着到老,将生命在另一个个体上延续下去。”

何瑞杰说:“那不是坑人吗?”

黎清想辩解一句,又觉得无论说什么都苍白无力。同性恋和异性结婚,算是坑人吗?或许每个人都会斩钉截铁地说“算”,但文娟会觉得自己把她坑了吗?若她知道真相,一定也会这么认为吧。

两人各有所思,陷入了沉默。片刻,这沉默便被大力的推门声打破。

黎照突然出现在门口,大步走过来,把手里的水果扔在柜子上,语气不善地问黎清:“爸,这人谁啊?”

他直愣愣地盯着他爸,从始至终都没看那人一眼。从他遏制不住的敌意,不难猜测,他定是在门外听到了什么。

黎清的脸色瞬间更苍白了。

“黎照吧?”倒是何瑞杰先开了口,“我是你爸的同学,你应该叫我一声何叔叔。”

“我跟你说话了吗?!”黎照终于侧眼看他,“我在问我爸!”

“黎照!”黎清厉声喝住他,引起一阵急剧的咳嗽。

何瑞杰急忙起身给黎清拍背,被黎照一把拽开。毕竟是年轻人,身强力壮,他用力一甩,何瑞杰便被推到了几步之外。

“这里不欢迎你!”黎照面无表情地说。

何瑞杰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他跟黎清道了别:“以后估计也没机会再见了,你好好保重。”

黎清觉得眼眶发热,想跟他说句什么,最终只是盯着他,淡淡地说了声“好。”

他深切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消失在门口。

4

何瑞杰走了,父子两个却相对无言。

黎清不知道怎么跟儿子解释所有的事。

黎清跟儿子的感情,在黎照高二以前,一直很好。这个儿子从小到大对父亲的信任和依赖比对母亲要强得多。

在黎照眼里,父亲是那个为他做好吃的、陪他打篮球、一起玩游戏、谈论时事、教他做人做事的长辈和朋友;而母亲则养尊处优、只关心他饿不饿、冷不冷、学习好不好,自然没有与父亲的关系亲密。

但高二起,黎照好像突然就变了,不知道是不是迟来的青春期叛逆,他突然就跟父亲疏远起来。

黎清认真地观察过儿子,黎照总是前一刻还跟他有说有笑,下一刻突然就绷着脸面无表情,赌气一样地刹住话题,以“学习”为由溜之大吉。

黎清想,毕竟还是个孩子,到了自我肯定和否定他人的年纪了,跟父母越走越远是必然的事。但奇怪的是,与疏远父亲相反,他倒是对母亲前所未有的体贴起来,居然懂得了嘘寒问暖。黎清想,他常跟儿子说你要对你妈好一点儿,总算是收到了成效。

后来,儿子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工作,再到结婚,与所有长大了的孩子一样,有了寄托他情感的小家庭,便与父母渐行渐远。

但血缘总是割舍不掉,从黎清检查出肺癌以来,儿子突然又变回了那个温顺、懂事、跟他亲密无间的孩子。

在医院里跑进跑出给他排各项检查、追着医生刨根问底有没有更好的药和更有效的治疗方法、不厌其烦地问他身体难不难受想不想吃点什么、一有时间就拉着他去病房楼下的健身器材上做运动。

黎清看着儿子在他面前强颜欢笑,他心里比谁都难受。他心疼儿子面对死神即将光顾父亲的悲伤和无措,如果可以,他希望儿子能够坦然接受死亡的无可避免。

儿子对黎清的意义比一般人更深刻。这个生命让他懂得血脉的传承对人类的意义绝不只是繁衍,而是让一个人的人生更加完整和圆满。

本以为他会带着唯一的密,以一个“好父亲”的身份与儿子作人生中最后的道别,没想到此刻,在病房内,他已失去了最基本的“为人父”的尊严。

“黎照,我……”黎清艰难地开了口,却羞愧地不敢看儿子的眼睛。他多希望时间可以倒流,刚才的一切都没发生。可他心里又似乎有另一个声音,不停地催促着他:说出来吧,把一切都告诉他吧,那样你就解脱了。

“爸,您别说了,”黎照及时地阻止了他的难堪,“其实我早就猜到了。”

5

黎照对他爸最初的疑惑开始于高二那年,有天夜里他起来上厕所,看书房的灯亮着,以为睡前忘了关,便朝书房走过去。黎清一向睡眠浅,有点动静都能把他惊醒,黎照见父母卧室的门开着,怕吵醒他爸,就放轻了脚步。

他走到书房门口,透过不宽的门缝看见他爸坐在书桌前。黎清背对着黎照,在电脑上看电影。屏幕上播放的是当年获得多项奥斯卡提名并最终斩获三项大奖的《断背山》。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但让黎照奇怪的是,他从父亲的背影看出他抑制不住抖动的双肩,并听到了他憋在喉咙里的呜咽。

作为华人之光,李安的电影在外教课上放映过,黎照和全班同学早已看过。这段感人肺腑的同性之爱在一众青春期的学生眼里,少了一分真爱的纯粹与美好,多了一分探究和猎奇的兴奋。黎照当时很困惑,他爸这是怎么了,至于被一份“恶心的”感情感动成这样么?

从那以后,黎照有意识地观察他爸,他从他爸的书柜里找出了几张隐藏在书间的碟片,《霸王别姬》《春光乍泄》《蓝宇》,黎照查了一下,无一例外都是讲述同性感情的。

这个发现让黎照的内心无比震撼,他崇拜仰望的爸爸竟然有着不为人知的恶心一面。

既然他爸是同性恋,那他妈算什么呢?他又算什么呢?

黎照之前有多崇拜他爸,那一刻就有多讨厌他。他总是前一刻还习惯使然地跟他爸父子情深,后一刻便突然想起他隐藏的丑恶,恨不得离他爸远远的。

很长一段时间,黎照甚至跟踪他爸,他觉得他“贤夫良父”的面孔一定有露馅的时刻,但在他不懈的追踪观察之后,他终于失望了。黎清的生活单纯到只有家里、店里、购物点,三点一线,他的所有爱好无非是修修花、打打球、遛遛狗。

黎照本想着他能抓住他爸的把柄,虽然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处理这棘手的把柄。毫无所获之后,他反倒松了一口气,他知道他内心深处是抗拒承认他爸的丑恶的。

那段时间,很多个夜晚,黎照都辗转反侧,纠结要不要让他妈知道。在此之前,黎照一直对父母的关系颇有微词,他爸不止主外还要主内,而她妈就是一个大龄的傻白甜。

但是现在,所有的事都不一样了。他很困惑,父亲对母亲究竟是一种什么心态。他极尽所能的对她好,让她在幸福中活得像个不经世事的小姑娘,可事实是他并不爱她,甚至他根本就对女人没兴趣。

他曾经忍无可忍之后装作漫不经心地问过他爸:“您爱我妈吗?”黎清沉默了。

他又问:“为什么对我妈那么好?”

黎清说:“那不是应该的嘛。”

黎照无法理解父亲对感情的处理方法,但他又无法说清到底哪儿有问题,或者说,从他做儿子的立场来说,他找不到比他父亲更好的处理方法。

同样的问题,黎照也问了他妈,“您爱我爸吗?”

他妈相当自豪且毫不犹豫地回答:“那当然了。”

黎照又问:“我爸爱您吗?”

他妈当时嗔怪地瞪了他一眼,“你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你爸对我那么好,你说呢?”

他妈当时的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天真、满足和幸福,压住了黎照想脱口而出告诉她真相的冲动。他知道,一旦他开口揭开那层假象的面纱,失去幸福的绝不仅仅只是他妈一个人。

后来,黎照想通了。既然他爸没有出格的事,他妈被滋养得幸福快乐,为了这个家和家里的每一个人,他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维持现状才是最好的选择。

这一装就是十几年。

直到黎照结婚后,实际面对婚姻中的夫妻相处,他才渐渐有了感悟:随着爱情的荷尔蒙逐渐消退,夫妻间属于亲情的关心、包容和陪伴才是婚姻和谐幸福的保证。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他妈一直被蒙在鼓里,对她来说,他们的婚姻再美满不过。

既然如此,他宁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对不起,儿子。”黎清在错愕之余,看着黎照沉浸在回忆中的面庞,依稀能看出他当年的痛苦和为难。没想到,他一直自诩为一个好父亲,但是给儿子带来伤害的却正是自己。

黎照抽了下鼻子,抹了把脸,“爸您别这么说,我那时候年纪小,看问题太片面。但是我妈……”

“我知道,”黎清摸了摸他的头发,像小时候一样,“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妈。”

正说着,刘文娟推门进来了。(作品名:《透明的秘密》,作者:宝木小姐。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今日头条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a671601864644912795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
发表于 2019-8-6 02:34: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男人真不错哦,为了家庭主内又主外,对老婆又那么好,生生把自己累病了,点赞这样的男人能改变自己,用毅力把自己变成了正常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6 02:35: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宁愿找一个这样的男人,爱是什么能吃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6 02:35:36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妈早都知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6 02:3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凑个热闹热闹热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6 02:3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6 02:3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不好吗?爱不爱最起码对他好,有的人不爱还不好还渣还没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6 02:37:12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6 02:3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服务条款|版权问题|小黑屋|手机版|滇ICP备13004447号-1|滇公网安备53032802000133号|神秘网

网站地图sitemapArchiver

GMT+8, 2022-5-21 05:33 , Processed in 1.880369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基于Discuz! X3.4

辛树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