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西荣魔协提供:魔术商业演出,舞台特效设计,魔术培训,道具出售,魔术定制服务等。
查看: 601|回复: 0

故事:三年夫妻走到头,她准备另寻幸福时,忽然怀上的孩子成牵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13 12:3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事:三年夫妻走到头,她准备另寻幸福时,忽然怀上的孩子成牵绊-1.jpg

本故事已由作者:南蓂,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人的一生中,要面临无数的选择。
小到向左走还是向右走,出门要不要带伞,围巾买波点还是买条纹,晚饭吃火锅还是吃日料,猜丁壳时该出剪刀、石头还是布?
大到高考该填什么志愿,offer该选哪家公司,和谁交换共度一生的誓言,在何种条件下决定诞育全新的生命,在危急的时刻该不该挺身而出?
真是太多了。就像蒙特卡洛树,在每一个节点,都会生出密密麻麻的分枝,足以令选择恐惧症患者崩溃。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从头到尾,你就只有一次机会。
开弓没有回头箭,想要反悔?那只能祈祷平行时空的存在了。
每念及此,韩彤彤都十分惆怅。
屏幕灰了下去,血槽已空,小人四仰八叉地趴在地上,化作一滩没有生气的尘泥,渐渐湮灭。一行字母跳了出来。
GAMEOVER.
韩彤彤满不在乎地耸耸肩,敲动键盘,熟练地回到这一个关卡的存档点,点击了另外一个选项,重新开始通关。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画面重归多彩,小人焕然新生,她像是造物的神明,将手伸进了这个虚拟的游戏世界,轻轻巧巧地一拨——
时钟逆转,覆水重收,生死人,肉白骨,华发变青丝,太阳从西边一路倒走,退回到夜幕之后。
错误的选项被排除,一切又重新开始。
看着小人在屏幕上无忧无虑地奔跑,韩彤彤忍不住畅想,要是人生也能像游戏一样,在任意节点都可以推翻重来,毫无成本地尝试所有可能性,最后轻松地选出正确的通关路径,该有多好。
她为自己幼稚的想法浮起苦笑。
当然,这不可能。否则,她头一个就要回到高考结束的夏天,夺过母亲的笔,将“临床医学”的选项从志愿中狠狠地划掉。谁能想到呢,若干年后,曾经受人敬仰的白衣天使,竟会成为如履薄冰的高危职业?真是失策啊。
韩彤彤掩住一个呵欠。明早还有课,理应立刻睡觉,可她勉强撑开眼皮,就是不愿意关掉电脑。
她像只鸵鸟,把脑袋埋在游戏里,企图逃避那个跟在身后步步紧追的选择题。
手机轻震,陈诺一如既往地发来“晚安”。
韩彤彤点开微信,刚要回复,视线却根本不受控制,自顾自黏在了陈诺的上一条信息上。
“彤彤,你想好了吗?”
她最终一个字也没有敲出来,懊恼地叹口气,摔了手机,一头栽进被褥。任由那个问号直挺挺地戳在屏幕上,像是悬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
韩彤彤今年二十三岁。
男友陈诺比她大两岁,二人是大学校友,在红十字会的志愿者活动上结识。
心动来得很简单,不需要香车,名包,或是沉甸甸的钻戒。只是一个平凡的夏夜,他站在教室外,等她下课。
墙角印着苔痕,苔痕上抹着月光,月光里融着少年的影子。
林叶碰撞,草木摇动,晚风就这样,与少女骤然失律的心跳一样,不请自来。
白衣飘飘的年岁,懵懂青涩的初恋,这是成人世界最后的美好时光。
两人挺过了毕业的分手季,陈诺顺利在一家背景雄厚的外企任职,韩彤彤则继续留校,攻读硕士。
恋情稳定地发展着,静水流深般,平淡而绵柔。韩彤彤对这段舒服的关系感到很满足。
可正如你无法预料河道的分叉口一般,人生的际遇,也总是这么不可捉摸。
陈诺的工作表现出色,今年的考核评定结束后,他获得了晋升总部的名额。
可公司总部远在波士顿,离韩彤彤,是一万公里的距离,整整十三个小时的时差。当她在晨光中睁开眼睛时,他已带着一身倦意沉入黑夜。
异国恋?别开玩笑了。飞机横跨过太平洋之时,恐怕就是六年感情的终结之日。
箭已搭在弦上,纵使陈诺有心留下,他那严格的父母也不会坐视儿子将如此好的机会拱手让人。
一段稚嫩的、冲动的、随时可能分道扬镳的感情,与一个飞黄腾达、从此成为人上人的绝佳机遇,孰轻孰重,似乎一目了然。
陈诺想要守住自己的爱情,就必须在天平的那端,加上分量更重的砝码。
比如说,婚姻。
于是,一个月前的平安夜,陈诺将戒指沉入香槟的酒杯里。韩彤彤被硌了牙的同时,不得不面临一个迫在眉睫的难题。
——你愿意吗?
愿意,那就嫁给相恋六年的男友,马不停蹄地完婚,从此成为妻子、成为媳妇、成为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褪去任性与天真,去承担一个家庭的责任。
不愿意,那只好挥挥手,道声珍重,快刀斩乱麻,无论曾经多么亲密,自此都是陌路。他们将背道而驰,互不耽搁,各自飞往广阔的天空。
韩彤彤才二十三岁,还是个学生,甚至可以说,还是个孩子。她压根就没有考虑过要不要结婚的问题。她还没有看过外面的世界,就要被圈在婚姻的围城里了吗?母亲的前车之鉴,可还历历在目啊。
可她也舍不得陈诺呀。她喜欢他,喜欢这段跟青春息息相关的初恋,喜欢两人之间知根知底的熟稔。假以时日,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戴上那枚戒指。只是,不是今天。
可是,陈诺没有时间等她长大了,他现在就要答案。
答案,答案,上下嘴唇一碰,就是一个答案,轻而易举的事。可韩彤彤不敢。
她只有一次机会,二选一,有50%的概率获得正解。可如果是另外50%呢?
“彤彤,你想好了吗?”
梦境中,这个问题萦绕耳畔,一会儿像是母亲在问,一会儿又像是陈诺在问。最后糅杂成了一个陌生的声音,遥远而虚幻。
3
没有睡好的代价,就是头痛欲裂。
韩彤彤强自忍耐着不适,熬完了早课。她慢吞吞地往外走,脚步都是虚浮的。
眼前赫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揉揉眼,再睁开,确实是他。
陈诺站在教室外,靠着墙,目光越过来来往往的人影,等待着与她交汇。这一刹那,六年的时光压成薄薄的一片,现实与回忆重叠,韩彤彤听见自己不争气的心跳声,一如初见。
“你怎么来了?”
“请了半天假。你昨天没回我的晚安,有点担心,就来看看你。”陈诺将两手一提,“给你带了早饭。”
豆浆还是温热的,胃部充实,她依偎在恋人怀里,只觉得疲惫与病痛都被温柔地抚平。
就这样吧。她心想。
陈诺是爱她的。跟着感觉走,总不会错。
校园小路的树荫里,韩彤彤踮起脚尖,凑到男友的耳边。
“我想好了。”
之后,韩彤彤与陈诺穿着情侣装,在同一条小路上,拍摄了婚纱照。
绿茵不再,满地金黄。夏天匆匆结束了。韩彤彤成为了陈诺的妻子。
大红的结婚证,说服了骨子里仍然传统的父母,陈诺如愿留在本地。新房装修完毕,韩彤彤也没有理由继续住在宿舍。
虽然放弃了晋升名额,但凭借过硬的能力,陈诺的事业依旧顺风顺水,直上云梯。他越来越忙碌,觥筹交错后,醉得站不稳脚,得靠韩彤彤半拖半拽地扶他进门。
他不再睡前必言晚安,说得更多的,是“对不起”。
“对不起啊,彤彤,今晚有饭局,不回来吃饭了。”
“对不起啊,彤彤,周末要加班,不能去玩了,你把机票退了吧。”
“对不起啊,彤彤,昨天是咱们的结婚纪念日,我真是忙昏了头,居然忘了。”
对不起说得太多,再诚恳的歉意也会变得稀薄。
可他是真忙啊,日程表排得密不透风,一天睡不到五个小时。韩彤彤不能再抱怨。她该体谅。
家中的日常琐事理所当然地落到韩彤彤头上。
清扫,吸尘,盥洗,晾晒,收放,整理,归纳,添置,更替……
天啊,你简直无法想象,一个不过八九十平米的屋子,居然会有那么多家务需要打理!
韩彤彤不可置信地对闺蜜诉苦。
总是秒回的闺蜜这次很久没有反应。两个多小时后,她才发来一个“抱抱”的表情。
“我刚在看电影哈。”她这样说。
韩彤彤的倾诉欲望早就在这两个小时的等待中消散殆尽。她不知道再说什么。
她们曾无话不谈,埋怨导师的严厉,吐槽对象的缺点,分享追星的八卦……可如今,只能在对方陌生的话题后面,敷衍地发送表情包。
也是,她们又能聊什么呢?
超市的洗护用品什么时段打折?油烟机的污垢要怎样快速清除?还是如何处理叫人尴尬的婆媳关系?
人生的轨迹开始背离,悲欢不再相通,她无法去强求感同身受的共鸣。
韩彤彤只得沉默。
4
婚后第三年,韩彤彤二十六岁,终于毕业。
她抖擞精神,投身于浩浩荡荡的求职大军中,期待着一份可以大展宏图的事业,同时也期待着这份事业能够顺理成章地将自己从鸡零狗碎的家庭生活中解救出来,站上与丈夫平等对话的高度。
简历一封封投递出,如石牛入海,杳无声息,而同期的毕业生们却陆续收获佳音,包括那些学业成绩远不如她的人。屡战屡败、灰头土脸的韩彤彤终于明白过来,在职场上,有一条等级分明的食物链。
顶层是男性,中层是年轻未婚且坚定表示几年内没有结婚计划的女性,而她,属于令HR唯恐避之不及的最底层。
女性,已婚未育,精力分散在家庭与公司两头,免不了顾此失彼,更别提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怀孕,休上半年的产假,将工作计划全盘扰乱。
易地而处,韩彤彤扪心自问,要你是老板,你愿意要这样的员工吗?
答案显而易见,又合情合理。
韩彤彤求职碰壁,暂时赋闲在家,负面情绪日积月累,脾气也渐渐变得乖戾。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会引发激烈的争吵。
陈诺是爱她的,可爱一个人,也需要心力,而他已经太疲惫了。
爱情像指间的戒,美得耀眼,可一旦扔进生活的搅拌机中,再坚硬的钻石也会在重压下崩裂,碎成四溅的沙砾,硌在脚底,也扎在心里。
终于,韩彤彤忍无可忍:“离婚!”
“离就离!”陈诺瞪着熬得通红的眼。
韩彤彤转头就收拾东西,将衣服一件一件地扔进行李箱,眼泪也跟着一滴一滴地掉。忽然,眼前一阵眩晕。
她在医院苏醒过来,床边围的都是人,陈诺紧紧握着她的手。
韩彤彤怀孕了。
这婚,是离不掉了。
三年夫妻走到头,她准备另寻幸福时,忽然怀上的孩子成牵绊
陈诺:“彤彤,你不用着急工作的事,有我呢,你安心把孩子生下来。”
公婆:“生孩子就得趁年轻,身体恢复得快,过两年还能要二胎。”
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们纷纷跳出来,闺蜜也贺喜:“小孩子多可爱啊,我要当干妈!”
替他人做选择的时候,人们总是这样自信随意。
胎儿一天天长大,快得吓人,生怕母亲反悔似的。
于是,她想,那就生下来吧。生了孩子,或许就能缓和紧张的夫妻关系,她也有机会重返职场。她怀着生命,也怀着这样的希冀。
十个月后,婴儿呱呱坠地。
陈诺激动得一夜未睡,却在第二晚,抱着被子去了书房:“太吵了,我大早上还要开会。”
他面露难色,脚步却毫不迟疑。
孩子醒得频繁,韩彤彤一晚上要起身七八次,喂奶、换尿布、哄她入睡,日夜不休,周而复始,像是跌入一个无止尽的噩梦。
她想要醒来。可书房里丈夫的鼾声却已然是现实的信号。她从未入梦,又谈何苏醒。
妊娠纹使她永远告别了比基尼;产后激素分泌失调,她大把大把地脱发;腹直肌分离,整个肚皮如拉伸过度的弹簧,松弛下垂。
韩彤彤抱着哭闹的女儿,木然地看着镜子里那个憔悴而臃肿的陌生女人。
女人背对阳台,夜色倒灌而入,无声地漫过地板,抓住她的脚踝,爬上她的脊背,将她裹入怀里。
她居然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于是她掉转头,向黑夜的更深处走去。
“妈妈。妈妈。”
韩彤彤站在三十二楼,被女儿的哭叫声唤回了神智。她狠狠打了个哆嗦,踉跄地后退,直到离开阳台的边缘。
夜空低垂,数万光年外的星辰静默俯视人间,仿佛洞悉一切。韩彤彤感受着这遥远而悲悯的注目,不禁哀从中来,潸然泪下。
她想起数年前的那道选择,满心都是苦涩的悔意。
错了。终究是选错了。如果能重来,她一定会选择不一样的人生。
可是,她还会有这样的机会吗?
仿佛是回应她的祈祷,虚空中蓦然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
“你想好了吗?”
5
韩彤彤猛地睁开眼。
高楼的夜风犹在颊边,可四周分明阒静无声。身下是柔软的床铺,枕边是熟悉的课本,余光里有一个无声闪烁的蓝点,那是她睡前忘记关掉的笔记本电源。
韩彤彤气喘吁吁地坐起身,下意识地往臂弯里看去。
没有婴儿。什么也没有。只有她的心脏,在胸腔里如擂鼓般跃动。
她终于反应过来,心中登时升起劫后余生的轻松感,不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原来,是梦。
幸好,是梦。
手边摸到一个冷硬的物件。她坐起来,按亮屏幕。
“我想好了。”
分手进行得很顺利。陈诺理解韩彤彤的决定,韩彤彤亦体谅了对方的难处。他们拥抱,挥别,带着彼此的祝福,转身消失在人海。
对于梦境里经历过的那段人生,韩彤彤心有余悸,庆幸之外,更添警醒。不可为爱盲目,不可耽于生活,女人应当独立自强。她时刻这般告诫自己。
后来也遇到过不错的异性,可她全力扑在事业上,冷着脸,不肯去接受他人捧上的真心。
一年,两年……岁月如书,哗啦啦地翻页,风犹自不肯停,一不小心,就吹灭了三十岁的蜡烛。
份子随了一份又一份,伴娘当了一次又一次,朋友圈里天天都有人晒戒指晒婚纱,说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誓言。
闺蜜恋爱、结婚、生子,有了一个天使般的女儿。小小的人儿,不到膝盖高,粉妆玉琢,雪团似的,往韩彤彤怀里扑,奶声奶气地叫“干妈”。
要说一丁点都不羡慕,那是在自欺欺人。
于是,三十岁的这年,已经是总住院医师的韩彤彤终于决定放缓脚步,去寻觅一份三餐四季的陪伴。
她准备好了。
可爱情,并不是上门的外卖,想要的时候,就能召之即来。韩彤彤辗转于相亲与联谊,却屡屡败兴而返。
男男女女,目的明确,张口先问年收入,闭嘴计算总资产,外貌能打分,身材可量化,两三句一来回,上下眼一打量,就知道你是不是利益方程的最优解。
至于爱好,至于经历,就别提了。听起来怪费劲的。
人到了这个年纪,早就长成了坚硬的蚌壳,珍珠也好,伤疤也好,都深嵌在壳里,轻易不肯示人。
时间就是金钱,大家都是成年人,他们不会再耗费心力,去了解对方,也向对方剖开自己,不会再为站在月光里的少年动心,不会睡前充满仪式感地互道晚安,不会带着早饭等你出现,也不会为了思念在夜里辗转难眠。
身边人劝韩彤彤:“你总不能一直这样单着,找个差不多的,就行了。”
怎么,她有钱有能力有事业,最后得到的,就只有妥协与将就吗?
凛冬的风里,韩彤彤裹紧风衣,踽踽独行。她对今日相亲的对象失望透顶,提前离开了饭局,此时又冷又饿,胃部一阵阵地绞痛。
街道上出奇得热闹。年轻的情侣们与她擦肩而过,在红绿灯的路口旁若无人地亲吻。玫瑰花瓣飘落在女孩手里的冰激凌上。空气中有奶油的香气。雪在飘落。
她这才想到,今天是平安夜啊。
回忆的弦被拨动,往事如歌,潺潺流淌而出。
她难以自抑地想到数年前的平安夜,想到香槟酒杯里的戒指,想到曾经有一个深爱她的男孩,单膝跪地,诚恳地问她愿不愿意——愿不愿意彼此陪伴,共同走过这孤寂的百年苦旅?
酸楚莫名,韩彤彤仰头,凝视着漆黑的苍穹。
她想不明白啊,明明已经排除了错误的选项,遍历了所有的可能性,为什么她还是没能得到一个美好的结局?
冥冥中,那个声音似乎又在问。
“你想好了吗?”
韩彤彤摇头。风紧了,雪落得更密集,她闭上了眼睛。
整个世界,归于虚无的黑暗。
GAMEOVER.
6
韩彤彤坐在电脑前。屏幕上那行字母太刺眼,她不由蹙眉。
手机轻震,送进男友陈诺的消息。还是那个问题。
“彤彤,你想好了吗?”
没有!没有!没有!她无声咆哮,更觉烦躁,发泄般地用力敲打键盘,退出了这个名为“穷举人生”的大型模拟程序。
人的一生中,要面临无数的选择,其中不少选择,都有决定性的影响。
可机会只有一次,这不禁让人瞻前顾后,患得患失。选哪个,才是对的?
人们不禁幻想:要是能够用穷举法,将所有可能性逐一枚举与检验,找出其中最完美的选项,就好了。
科技大爆炸后,这种幻想成为现实。
百万量级的计算机构造出了庞大的数据世界,每个人类都可以在这里投映自己的虚拟个体。
当你面临为难的选择时,只要输入参数条件,虚拟世界中的“你”就会被投放到完全相同的处境中。但不同的是,虚拟体拥有无数次刷新重来的机会。“你”可以穷举所有可能,遍历所有选择,获得最优路径。
这样,现实世界中,你的问题自然也就迎刃而解。
在毫无准备地接受到男友陈诺的求婚后,韩彤彤十分纠结,便进入“穷举人生”程序,操控着那个虚拟的自己,分别经历了“结婚”与“不结婚”这两种选择下的不同人生,试图比较出孰优孰劣。
可程序完成后,她更纠结了。
两种结果,都不尽如人意。一个是家庭怨妇,产后忧郁,差点自杀。一个是大龄剩女,没人疼爱,孤独终老。
天啊,这是无解题吗,还让不让人活了!
“彤彤?”母亲走进卧室,递给她一杯热牛奶,“模拟完啦?”
韩彤彤死鱼般地趴倒在桌上。
问完原委后,母亲笑道:“其实我觉得,你根本不需要这个程序来替你做决定。”
“太需要了!它能帮我们试错啊。要是早三十年有这个技术,你也不用嫁给我爸,受这么多年委屈了。”韩彤彤把头抬起一点,不假思索地反驳。
这话有些戳心,但母亲不以为然,笑意愈发温柔,涟漪般自眼角荡漾开。她揉了揉韩彤彤的额发。
“我承认,我和你父亲的婚姻确实是失败的。但我并不后悔当时的选择。因为,正是这样,我才有了你啊。”
“彤彤,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完美到无可挑剔的选项。每一次选择,你都有可能面临难测的挫败,也有可能收获莫大的惊喜。正是如此,每一次选择,才这样刻骨铭心。”
母亲的手掌停留在韩彤彤的头顶,目光却投向了远方,她既像是在开导困惑的女儿,也像是穿越了数年时光,在与曾经那个一腔孤勇的自己对话。
她说:
“生命最动人之处,不正是在于它呈现给你无数种可能,可你却只拥有一次无法回头的机会么。”
7
可是——
韩彤彤的头又抬高一点,仰着脖子,执拗地盯着母亲:“可我真的不想要那样的结局啊。一个都不好。命运简直在和我开玩笑。”
“傻孩子。你太高估命运了,也太低估你自己了。”
母亲弯下腰,看向电脑屏幕:“你忘了一个最重要的参数,所以,这个模拟,根本不准。”
“不可能。妈,你别小瞧医学生的计算机水平嘛。所有的环境与人物参数我都考虑进去了——”
“那你呢?”母亲打断她,“你自己呢?”
“我……自己?”韩彤彤喃喃重复,面露茫然。
“在第一个选择里,你与陈诺结婚,享受爱情甜蜜的同时,固然也会受到家庭责任的束缚。但这个困局,难道真的不可撼动吗?如果你努力提升自己,交出一份耀眼的简历,耀眼到让那个‘已婚’的标签变得黯然失色呢?如果你少些抱怨,多些沟通,正视自己的问题,也指出陈诺的不足,与他一同去改变呢?”
“在第二个选择里,你没有与陈诺结婚,而是全心专攻事业,与爱情一再错身。可是,这两者真的无法兼顾吗?亦或是,若你可以不顾旁人目光,平心静气地等待,某一天,也许会与另外一个同样优秀的人相逢于山巅之上呢?”
“彤彤,你自己才是这个方程中权重最大的参数。你不用绞尽脑汁地去思考到底什么才是最优选择,你只需要选择,然后将你的选择,变成最优。”
韩彤彤似懂非懂,可眉间的褶皱却不知不觉地舒展开来。
母亲的话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像是在她心中下了一场绵绵的春雨,那些如鲠在喉的迷茫与焦灼,被融化了棱角,顺顺畅畅地落入肚中。
母亲说得有些口渴,就着她的杯子喝了一口,然后将带着奶香味的吻落在她的发间。
“好好想想,彤彤。你会明白的。”
韩彤彤想啊,想啊,想了很久。可又好像只是一瞬的光阴。
夜色降临之前,一条消息发送到了陈诺的手机上。
“我想好了。”(原标题:《穷举人生》)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谈客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原文地址:https://m.toutiao.com/i695570026254370460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服务条款|版权问题|小黑屋|手机版|滇ICP备13004447号-1|滇公网安备53032802000133号|神秘网

网站地图sitemapArchiver

GMT+8, 2022-12-5 08:32 , Processed in 0.078030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基于Discuz! X3.4

辛树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