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网站/小程序/APP/浏览器插件/桌面软件/脚本 定制开发·运营维护·故障修复·技术咨询
查看: 1887|回复: 0

长篇灵异探案力作《十三路末班车》- 第一百二十三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25 11: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视频加载中...

长篇灵异探案力作《十三路末班车》- 第一百二十三集-1.jpg


我们一行人全挤在大门口朝里看,院子里一个正拿着簸箕收干菜的妇女注意到我们疑惑的问道:

“你们谁啊?”

小六自告奋勇的回道:“大姐,这是田螺的家吗?”

妇女闻言又挨个打量我们一番,怯懦的小声问:

“田螺是我姑娘啊,你们咋还认识她呢?”

见确实是田螺家,小六转过头来鄙夷的看了我和丸子头一眼,回道:

“大姐,我们是田螺的朋友!从城里特意来看看她的!”

妇女听的一愣:

“朋友?俺家姑娘从来没进过城,你们咋认识的?”

小六为人耿直撒谎编不过两句,让人这么一问当时就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我赶紧补充道:

“听一个朋友介绍的,大姐我们不是坏人,就想跟田螺聊两句话行吗?”

妇女听后眉头一皱,把簸箕仍在地上怒气冲冲走过来说道:

“不行!什么城里来的,又朋友介绍的,我姑娘可是本分人,上一边去!”

妇女越来越凶,把我们推远后赶紧把大门推上了。

虽然没见到田螺,但是见到又怎么样呢,我们只是从山羊胡老头口中得知的故事,就算田螺姑娘站在我们眼前,也不知道她和老头口中的田螺是不是一个人啊!

我能确定没找错地方,但又实在想不明白这些都是怎么回事,转头对道癫说道:

“道长,当时那老头说,他的房子就盖在田螺姑娘家上头!我们还在他那木屋里住了一宿呢!”

道癫闻言把浮尘一甩,皱起眉头不停环顾四周,气氛一时紧张起来!

丸子头见状胆怯的问道:“咋了道长,你是不是看出啥来了?”

见道癫紧张的样子,我们一帮人迅速把他围了起来等待道癫能够一语道破些什么。

“又看出什么气了?”

道癫依旧没说话,还在东张西望真是急死个人。

半晌,终于开口道:

“天黑了,我在想,咱们这们一波人今晚住哪啊?”

........................

我的手心都着急出汗了,道癫却在关心今晚的住宿问题,丸子头气的一跺脚。

“道长,你到底行不行啊,我哥俩可真没撒谎,这地方上次来就他妈是一片荒地!就这些个村民,房子啥的,你看不出来他们是鬼吗?”

道癫呵呵一笑,转头指着村路头上的一块空地说道:

“今晚就在那块扎帐篷吧!”

道癫哪哪都好,就是这点烦人,跟当初陪他找猫坟一样,明明知道咋回事,他就是不告诉你。

我没再说话无奈的点点头,指着那片空地招呼丸子头过去扎帐篷了。

晚饭后各自回营,李瞳要过阴探查情况便把帐篷扎在了我们后边。

这一趟来的奇怪情况让小六这个无鬼论者把我俩嘲笑掉大牙,这阵早就在帐篷里打起了呼噜。

丸子头吓的睡不着,便跟我结伴坐在帐篷口抽烟,他一直抽闷烟没说话,半晌才憋出来一句。

“哥们儿,你说会不会真是咱哥俩认错地方了?那老头跟咱俩瞎扯淡呢?”

我摇摇头。

“不知道,也有可能!”

丸子头又吸了几口烟愤懑的说道:

“道癫不是很牛逼吗?他为啥一问三不答的,我这个大老粗都觉得这不对劲,他能看不出来?”

丸子头说完想了想又说道:

“哎?你说会不会是道癫那阵觉得不方便才没跟咱说实话得,要不咱现在再去问问他?”

丸子头这句话说的有道理,道癫是高人,没准有什么不干净得东西在附近他不方便说也不一定,想到这,我把烟掐灭点头说道:

“走,再去问问他!”

李瞳今晚要过阴,说好让道癫给他护法,我俩起身来到他俩的帐篷掀开帘子一看顿时傻了眼。

帐篷里是空的,道癫和李瞳都不见了。

丸子头看这空帐篷一脸的迷茫,不可思议的问我道:

“人呢?咋一个都没有,那李瞳今晚不是要过阴吗?”

我也深感纳闷,摇头说道:

“不知道,这俩人可能怕咱们啥也不会拖后腿吧!”

“你是说,他俩去村子里探查情况了?”

我把帐篷帘子放下说道:

“人家都有本事,不用咱们操心!”

丸子头撇了撇嘴说道:

“哎呦,不是操心他们,我是操心咱们自己啊,他俩不在了,今晚上咱们咋过?”

丸子头怕鬼的毛病又上来了,我安慰他道:

“那就回帐篷好好待着吧,他们既然走的时候没叫咱肯定一会就回来了!”说完我便把丸子头推回了帐篷。

不知道还好,这下子知道了道癫和李瞳都不在,安慰完丸子头,我这心里其实也七上八下的没底!

丸子头也一直没睡着,躺在一边闭着眼睛不知道在寻思什么,半晌,他实在沉不住气小声问道:

“哥们儿,你睡了吗?”

我闭着眼睛轻声回道:

“没有!”

丸子头转过身子,瞪着大眼睛盯着我问:

“哎,你说外边也没个动静,他俩还没回来啊?”

我叹口气回道:“没回来就没回来呗,你要啥动静啊?真要有点动静不把你吓死了!”

“我还是觉得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

“他俩为啥不告诉咱们偷摸的就跑了,是知道了些什么,还是怕咱们知道什么?”

道癫和李瞳为啥偷偷行动我也觉得奇怪,但又实在懒得去猜,回道:

“我不都跟你说了吗,小六咱们三不顶一个,真要是去抓鬼的,告诉咱们也没用啊,反倒惹咱们害怕!”

“不对!不像!那道士那吊儿郎当的样子,他会担心咱们害怕?他有这少女心吗?”

有点道理,丸子头这不经意的一句话突然点醒了我。

道癫不是老刘,他的性格放荡不羁跟他去找坟从来就没为我考虑过,按照丸子头这么分析来讲,道癫的闭口不言的确有点奇怪,他真的是有意不说怕我们知道什么?

或者说,他是怕我们当中的某人知道什么?

我突然想起了上次来这的时候,那个山羊胡老头半夜三更的避开丸子头把我单独叫出去说话的事儿!

他为什么要背着丸子头我一直猜不透。

难不成道癫这次背地里行动也是故意不想让丸子头知道吗?

我疑惑的转头看了眼身边傻愣的丸子头,回了一句:

“你可别多想,他们又不是不回来了,等见到了再问吧!”说着,我把身子翻向小六一边装作睡觉的样子。

丸子头叹了口气还在自言自语的琢磨着,我的心里也在不安的翻腾。

过了一会,我忽听得帐篷外边传来一阵脚步声,像是在故意压低声音的轻盈细碎,是道癫他们俩回来了嘛?我好奇的抬头一看,借着月光,我们的帐篷上居然映出了一个人影子!好像有人趴在帐篷上往里看!!

帐篷是防雨绸的,大半夜的从外边根本看不透里面有什么。再仔细瞧去,这身段前凸后翘,应该是个女的!!

我心里一紧,不是道癫李瞳,这是谁呀?

丸子头似乎也注意到了不对劲,见我抬头也顺着一瞧,吓的他当时就喊了一嗓子:

“卧槽,什么玩意儿?”

丸子头声音一出,帐篷上的人影瞬间消散不见了,紧接着是一连窜跑远的碎步声。

我摆手示意丸子头别慌,说道:

“不是鬼,有人趴咱帐篷!”

丸子头不安的回道:

“得了吧,这都几点了,我看好像还是个长头发的!”

我跟丸子头谈论间吵醒了一旁睡觉的小六,小六睡眼惺忪的看了我俩一眼给他吓了一跳,问道:

“你俩这眼珠子咋瞪这么大呢,是睡醒了还是没睡啊?”

丸子头一指头上的帐篷,说道:

“你他妈不一直找鬼吗?刚才就一只女鬼趴咱帐篷呢!”

小六闻言非但没害怕,反而“扑通”一声坐了起来,兴奋的喊道:

“鬼来了?在哪呢?”

“刚跑啊!”

听丸子头这么一说,小六瞬间提起精神:

“我得出去看看,看看鬼长啥样!”

丸子头吓的脸都绿了,惊慌的拽住他说道:

“出去个屁,道癫和李瞳都不在,现在咱得老实待着!”

我也附和道:

“小六,外边到底是人是鬼还真不一定,你赶紧老实睡你的觉!”

小六对我俩的话充耳不闻,一边穿鞋子一边说道:

“丸子头,这个世界根本就没鬼,你等着,哥们儿这就去给你验证!”说完,把丸子头的手一甩,几个大步就窜了出去。

这小子太倔了!!眼下道癫不在,小六就这么鲁莽的出去很危险,我急出了汗,一咬牙赶紧提上鞋子要追上去!

丸子头见我也穿鞋,惊慌的问道:

“干啥?你也要跟那傻狍子抓鬼去啊?”

“我得去呀,小六不知道村子是啥情况,不拦着他点指不定就骑哪只鬼头上撒尿了,这还了得?”

丸子头闻言也坐起来要穿鞋,我拦住他说道:

“你就别去了,咱三要是都走了,一会道癫回来连个联系人都没了,你在着等他俩给我们做个接应吧!”

说完,我又安慰丸子头几句后赶紧朝着小六的方向追了出去。

小六是个腿短的矮胖子,跑的并不快,我出了帐篷追到了山根终于把他按住,喘着粗气喊道:

“小六别追了,你知道啥情况吗就乱追!”

小六被我按住肩膀,不耐烦的回头嘟哝道:

“哎呀,你们不是说有鬼嘛,我得看看鬼长啥样啊,你看这不马上就要抓住了吗?”

说着小六朝着前边上山的路一指!

在前边的山脚处,一个穿着绿色裙子的姑娘正在往山坡上一路小跑。

趁着我溜号,小六一甩肩膀又窜了出去!他根本不听我说话,那股倔劲上来就跟一头老蛮牛似的!

深夜老村,爬山的绿裙女人!

这几个词放在一起,傻子都知道是啥情况了,小六不知道!!

我气的一跺脚,咬碎钢牙又追了过去,小六追女鬼,我追小六,就这么前后跑着跑着就跑进了山里。

看这女的背影身段纤细的样子,没想到她跑的这么快,体力这么好!进了山里我瞬间赶紧凉风阵阵,向前大吼一声:

“小六,真的不能追了!!进山了!”

我加快速度再次追上小六的时候,索性一把把他扑倒,按倒地上喊道:

“你疯了你,都说了不能追了!”

小六大口的喘着粗气,抬头往前一看,说道:

“没了!”

没了?我也朝前望去,那绿裙姑娘刚才明明就在前边不远,这会居然没了!

我没好气的吼道:

“不是一直想看鬼吗?看到了吧,啊?就这么窄的一条山路,人突然就没了!”

小六闻言使劲把我推翻在一边喊道:

“鬼个屁!晚上这么黑,没准那姑娘让咱俩吓的掉山坡下面了!”

我坐在地上寻思半晌,无奈的顺着他说道:

“行,我承认世界上没鬼,刚才那姑娘只是大晚上上山溜达玩的行了吧,赶紧跟我回去!”

我站起来过去拽小六,他却一脸惊讶的指着山路斜坡下面喊道:

“还真让我说准了,你看那姑娘在那呢!”

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那绿裙姑娘果然就在山坡底下,还装出了一幅受伤的样子!

小六见状“蹭!”的一下窜起来了,疯了一样的往那边跑。

我冒着冷汗哆嗦着双腿赶紧跟了过去,这姑娘正坐在地上捂着膝盖,小六这个中央空调贱兮兮的跑过去问道:

“姑娘你咋了,摔着哪了?”

绿裙姑娘怯懦的抬头看了我俩一眼,娇声说道:

“摔着腿了!”

小六也不问人家乐不乐意,不由分说的一把就她背了起来问道:

“姑娘你是这村子里的人吧,你叫啥名字,住哪户,我送你回家!”

绿裙姑娘娇滴滴的回道:

“我叫田螺,住在村口!”

听绿裙姑娘说自己叫田螺,吓出我一头冷汗,小六却不以为意的呵呵笑道:

“原来你就是田螺姑娘啊,我们这趟来就是找你的!”

田螺趴在小六背上闻言呵呵一笑:

“找我的?我都不认识你们啊!”

我眉头一皱,低声对小六说道:“小六,赶紧把她放下来!”

小六一摆手:“没事儿!姑娘轻着呢!”

我急了,厉声说道:“西游记里孙悟空在山里背红孩儿那集看过没?”

田螺姑娘闻言娇嗔的笑道:

“你什么意思,是说我跟红孩儿一样是妖怪吗?”

我还没说话小六闻伸手把我推到一边说道:

“你起开,又没让你背!”说着,便背着田螺乐颠颠的往山下走了!

我怕小六出事一路紧随其后,问道:

“你说你叫田螺,半夜三经的你往山上跑干嘛?”

刚才我那个比喻有点惹她不高兴,田螺闻言白了我一眼并没有回话,小六也颇感奇怪问了一遍,她这才慢悠悠的说道:

“我是偷跑出来的,出来找宝贝!”

“找宝贝?山里大半夜的有啥宝贝,你就不怕被狼叼走了?”

我知道这个田螺有问题,故意话上带刺儿,田螺闻言没搭理我,怕我听到压低脑袋在小六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小六听完,憨笑着点头说一定给她保密不让我知道。

就这么一会功夫,小六就胳膊肘往外拐跟田螺一伙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又贴近田螺身边问道:

“刚才趴我们帐篷的也是你吧?”

田螺头也没转,说道:

“是我咋了,我没见过那东西,还以为是蒙古包呢!”

田螺话音一落小六呵呵的笑了起来就开始跟她解释那是野营露宿的帐篷,一时间俩人你一句我一句当我不存在一样聊的十分快乐。

二人蜜聊了半天,走到下山坡路口时候,田螺便张罗让小六放下来自己走回去,说大晚上的让村子里人看见了不好。

小六傻呵呵的连连点头,田螺临行前又趴在小六耳朵边上低声嘀咕了几句后便一溜烟的跑了。

见她消失在黑夜里的背影,见小六痴痴的望着不尽的黑暗,我叹口气把手搭在他肩膀上说道:

“看见没,她是摔伤了吗?那两条腿跑的多欢啊!”

小六色迷心窍,这会什么也听不进去,一边往前走一边回道:

“我这不背了她一路嘛,她缓过来了不行?”

我不想跟他掰扯,并行往山坡下走的时候问道:

“小六,刚才我问她大半夜出来干啥,她趴你耳朵上咋说的?”

小六只顾低头走路半晌才回了一句:

“我都答应人家姑娘了,不能说!”

“不能说?”我急了,一个大步拦在他前边,认真的问道:

“跟我有什么不能说的,你才认识她几分钟啊?”

小六是吃软不吃硬的人,见我吹胡子瞪眼的他也毛了。

“你刚才当姑娘面说的那叫叫啥话呀?还孙悟空背着红孩儿,比喻错了吧,是想说我是不分人鬼的唐僧,你才是被误会的孙悟空吧!”

小六这么形容还真让我觉得贴切,我回道:

“就你这傻样,还不如人家唐僧呢!还有,她刚才临走的时候跟你说啥了?”

小六见我不舍得追问,无奈的甩了一句:

“她说明晚还来!”

“还来!还来干嘛?”

小六一摆手。

“来干嘛就是秘密了我答应她不跟你说!”说罢,小六不再理我加快速度往回走。

下了山坡见到丸子头正焦急的站在帐篷外抽烟,看到我俩回来赶忙迎过来担心的问道:

“你俩跑哪去了这么半天,没事儿吧?”

我看了眼还沉浸在春风蜜桃里的小六,无奈的摇头说道:

“没事儿!”

丸子头追问:“趴咱帐篷那女的呢,追上了吗?她是人是鬼啊?”

小六现在是听不得我说田螺一个不好,我无奈的回道:

“田螺!”

这名字一出,吓的丸子头目瞪口呆。

“那女的是田螺?她不都死了几十年了吗?她真在这村子啊?”

“对,穿绿裙子那个,刚才早我们几分钟下山,你没看见她吗?”

丸子头闻言一愣:“没看着啊,下山进村就这一条路,我一直在这抽烟等你们,没见有人下来啊!”

小六不高兴了,不以为意的说道:

“你俩一天天脑子里全是鬼,能看见啥?”说完,便赌气拖鞋钻进了帐篷。

丸子头没管小六把手里的烟一撇,惊恐的问我道:

“你咋知道她就是田螺?”

“她自己说的,说她家就住在村口,怕别人看到影响不好,就一个人先下山了!”

说完,我接着问道:

“你确定没溜号吧?下山和进村的路可就这一条!”

丸子头眉头一皱:

“没有,我绝对没溜号,一直担心你俩往道上瞅呢,要是真有那么大个人从山上下来我怎么可能看不见呢?”

我闻言叹了口气:“我现在也懵了,不过这个田螺绝对有问题,道癫他俩呢还没回来吗?”

“没回来啊,这眼瞅着快两天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等道癫回来吧,今晚的事儿我得好好跟他交代一下呢!”

说完我低头刚要钻进帐篷,忽然见村路一边走来两人,前边的那个穿着黄色宽松的道袍,正是道癫和李瞳!

申明:本文来源于网络转载(本内容版权量归原发布机构和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喜欢请关注小编,谢谢。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小潮影樂會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a672857109670815386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服务条款|版权问题|手机版|小黑屋|手机版|滇ICP备13004447号-1|滇公网安备53032802000133号|神秘网

网站地图sitemapArchiver

GMT+8, 2024-5-18 14:46 , Processed in 1.035184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基于Discuz! X3.5

辛树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