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西荣魔协提供:魔术商业演出,舞台特效设计,魔术培训,道具出售,魔术定制服务等。
查看: 972|回复: 3

还原历史,泾阳安吴堡寡妇周莹的不幸人生及悲惨结局(中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5 19:3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悲伤与哭泣,重新把东大院淹没在令人窒息的氛围里。

还原历史,泾阳安吴堡寡妇周莹的不幸人生及悲惨结局(中篇)-1.jpg



危难承担东大院 强掩欢笑迎宴客

周莹做梦也想不到,公爹吴尉文死去不到两个月,自己的丈夫竟也离她而去,她信佛信神也信命,自冲喜嫁进吴家,一年来,她是在呼吸药的苦辛气味中度过,至今也不知新婚的真正喜悦是何种滋味。多数时间里她长夜和衣而卧,随时准备着伺候在病痛中发出呻吟的丈夫,喂药或针灸,她原有的自信和企盼,一点点被无情的现实所粉碎。吴聘活着时还能说说体己话儿,哄哄自己,但现在他撒手走了,男欢女爱的愉悦,生儿育女的企盼,对她来讲,已是一种梦幻!吴氏家族的财富与权势,对她何尝不是生命囚牢!在生命的囚牢里,她拼搏了一年,公爹死于非疾非病的灾难,丈夫死于悲痛欲绝与久病不治的绝望,是天意,是她无法抗拒的天意,虽说吴尉文与吴聘都留下了让她继承并全权管理安吴堡家族生意的遗言,但自己嫁进门才有一年,更何况也没有一儿半女!也真成了一个寡妇,一个十八岁的寡妇!想到这里,周莹伏在吴聘的身上哭得撕心裂肺……

就在周莹哭吴聘哭的伤心欲绝时,上月派出的前往各地商号怕信使刘青军手持马鞭,风尘仆仆进了内宅向骆荣报告,骆荣听完刘青军的报告各地商号掌柜最迟在明后天就会进安吴堡的消息,赶紧劝起如泪人般的周莹,周莹抬起泪脸问:“少爷后事咋办?”骆荣以不容商量的口气对周莹说,现在当务之急必须向外封锁吴聘去世消息,后事往后推迟几天。骆荣不容商量地说,“少奶奶面对的现实是,必须千方百计震慑住所有吴家外派经营管理商号的掌柜们,稍有一点犹疑疏忽,吴氏千万资产在一夜间就可能化为乌有。我不说,少奶奶也知道,缺少了老爷、少爷这两堵墙,你唯一的制胜法宝是先下手为强。”

在这里有必要我给大家说说东院这几位主要得力干将,如同每个王朝建立一样,主子跟前必定有几个能同甘共苦、忠肝义胆又足智多谋的谋士武将,同样一个诺大的商业王国也是如此,骆荣得骆荣先后为吴家几辈人效力,与吴尉文年龄不相上下,德高望重,深得吴尉文信任,为东院大管家,房中书临危不乱掌管大帐房,王坚青年英俊,二十七八岁,与史明都为武师,负责主人安全及大院的治安保卫工作。

周莹强抑悲伤说:“行,就按骆叔所说,告诉所有的人,一律不准将少爷病故的消息泄露出去,谁若胆敢走漏风声,定按家法严惩。从现在起,外来客人,不经我同意,一律不准擅自领进后宅,包括西南北中四院人在内。将老爷灵位迎入列祖列宗神龛供奉。王坚负责迎接各地商号掌柜,史明负责加强门房管理以防不测。”

就这样,骆荣把东大院全部人员召集到一块,宣布了吴聘病故暂不发丧的决定,要求所有宅内人员严防祸从口出,以免招来皮肉之苦。他同时提醒众人,在各地商号掌柜们进入安吴堡期间内,任何人不得与他们谈及宅内发生的事情和老爷故去的情况。

东大院内上上下下都跟贴了封条般,不敢多舌。

当天,甘肃平凉西峰总号大掌柜肖南驹就最先进入安吴堡并解缴上年度未缴红利银两十七万两。天黑时,天水陇西棉布行大掌柜张长功一行十六人押着十辆车进入安吴堡,第二天,河南、山西吴氏所有商号大掌柜先后抵达;第三天,湖北商号大掌柜进了安吴堡;第四天,江苏、上海商号也解银入堡;第五天,重庆商号大掌柜也报了到。虽然有些掌柜交上的红利不怎么多,但好歹人来货到,而扬州盐务、成都总号大掌柜仍没见来。先来的掌柜们都急于见吴尉文,在第九天头上大家一齐进了吴宅,对出头露面接待他们的骆荣说提出疑问:怎么不见老爷吴尉文接见他们?发生了什么事?陇西棉布行大掌柜张成功还让骆荣转告老爷,陇西这两年日子不咋的,他所交的十六万两是勒着裤带才省出来的数。骆荣请大家少安毋躁,告诉大家主子明天设宴为大家接风洗尘。

吴聘的灵柩停放地洞已有九天,西南北中四院曾派人先后到东大院问及吴聘的病情,均被守在门房的史明客气告知少爷的病仍未见好转不便见人挡了驾。而回到安吴堡的各商号掌柜们,全被安排在东大院侧院客房里,没有主子的话,自无法进入内宅。谁能料到他们的新主子吴聘已在九天前停止了呼吸,他们的女主人,正在为如何保卫住将要继承到手的权力而绞尽脑汁呢?

周莹与骆荣、房中书、王坚、史明等东大院核心人物反复商量后,决定在内宅客厅会见为吴氏家族创造财富的各地掌柜。吴尉文、吴聘的死,可以瞒得一时三刻,但瞒不了半年一载,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场合,把实情告诉所有围绕吴氏家族利益而转的人,并争取他们由忠于老爷子转向忠于新主人,是她能否守住吴氏家业与财富的关键。好了一荣俱荣,坏了一败俱败。年仅十八岁的周莹在万分悲伤时又果断决定了将要采取的对策,实在是人间奇女子一个。

骆荣、房中书、王坚、史明等人,率领着包括来自山西永济秦晋铁木货栈大掌柜袁中庸、运城盐栈大掌柜丁利平、甘肃天水陇西棉布行大掌柜张长功、湖北裕隆重珠宝首饰行大掌柜武玉泉、南京国货行大掌柜路一行、上海裕隆聚总号大掌柜佟秋江、重庆裕隆兴土产杂品行大掌柜赵佩章、陕西潼关典当行大掌柜马鸿、蒲城钱庄大掌柜王战利、三原西街布行大掌柜朱玉如、高陵南糖糕点店大掌柜刘甲斌、淳化山杂货栈大掌柜柯大年、三原钱庄大掌柜赵川、三原粮行大掌柜牛力、蒲城粮行大掌柜周进、宝鸡凤翔酒楼大掌柜郑天祥、岐山面馆大掌柜王军、咸阳粮行大掌柜木三玉、乾州棉花行大掌柜李德福、西安百货行大掌柜范平杰、西安盐栈大掌柜朱前山、泾阳铁木货栈大掌柜田玉川、泾阳粮棉货栈大掌柜韩一真、泾阳裕兴重茶庄大掌柜史大山等二十多名大掌柜进入东大院内宅。

东大院内宅客厅,是五间跨度建筑,室内陈设保持着吴尉文在世时的样子。环三面墙共摆有二十四张核桃木靠背椅,六张长条茶桌,四壁挂着数幅字画,其中吴尉文父吴汝英手书挂在北墙正中:“礼之大要在于精白纯粹事国事君”十四个字,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方桌髹漆得明光闪亮,桌上一尊二尺五寸高佛祖瓷像,像前香炉香烟缭绕。整个客厅简洁朴实,没一点奢华之迹,总之屋内陈设不管生熟人进门后都难免生出虔诚拘谨之心。家佣为各位掌柜沏水泡茶完退出房门后,骆荣走上来,众人都觉得气氛紧张、神秘,质疑骆荣:葫芦里到底装的啥药?

骆荣心情沉重地给大家说:吴老爷业已归天一月,现由少奶奶主管安吴堡……”

众人一听,在一片讶异声中全愣在座椅里。一时纷嚷声起,有问怎么死的?有说老爷待我们不薄,为什么不报丧?好让大家送他最后一程!有说距离远不报丧说得过去,近处怎么不发丧?潼关、三原的大掌柜更是情绪激动,大家议论纷纷,要向骆荣讨个说法。

房中书一看这架势,忙站起说劝大家别激动,说吴尉文老爷临终前留下话,不准惊动各位掌柜,更不准掌柜们离开职守千里奔丧。要求他的后事从速从简料理,以减少安吴堡负担,因为这两年收支不济,有数的银两要用在正地方。掌柜们被房中书一席话给压住了火,叹息声中离座而立的人纷纷悄然坐下。客厅重新恢复了沉寂。

随后王坚请骆荣宣读吴尉文老爷临终遗嘱。遗嘱里留下了自己西归后,各地各位商号字号,无论资产多寡,均为吴氏家族所有,由儿子吴聘继承并全权管理。由于吴聘染疾在身,不能实地行使监管权力时,由其媳周莹行使管理。吴聘有子后,则由其子继承其业,无子则由周莹继承。各商业实体不得擅自更改字号,资产不经继承人吴聘或吴聘子、吴聘媳周莹同意签署文书,并报官备案,不得擅自转让经营权等,最后遗嘱里请诸位掌柜履行誓约,勤奋敬业,助其后人共同为安吴堡兴旺发达、长治久安尽心竭力。

众掌柜们对骆荣宣读的吴尉文遗嘱本身并不存疑,只是有人想不明白,安吴堡封锁消息的真正用意是什么?交头接耳议论中,袁中庸首先说老爷生前待我等不薄,大家应知恩图报,全力帮助少爷渡过难关,管理好各自管理的商号。自己也绝不会让老爷在天之灵失望,秦晋铁木货栈将一如既往,努力为安吴堡创造财富。

三原县西街布行大掌柜朱玉如也表示老爷西游,子承父业,天经地义,我等自当孝敬新主子。请骆管家让我们见见新主子,主仆间相互做番沟通,彼此有了了解后,我们有了事,就好及时请示料理。”

其他人随声附和要拜见新主人。骆荣便说吴聘少爷有病现就请少奶奶请来与诸位见上一面,共议来日之事。众掌柜早就听说周莹是个能文能武的美人,异口同声地说能见少奶奶也好。

掌柜们闻声离座而立,眼睛齐刷刷盯在房门处。周莹头上戴一绿色湘丝头罩,身着黑色丝织旗袍,上绣白色菊花图案,脚蹬绣了白色海棠图案的平底布鞋,款款移步,进入客厅后,径直走上吴尉文会客房间冲门摆着的平台,转身面向众人,声音清脆地说:“各位掌柜请坐。”

掌柜们是第一次见到周莹,虽然隔着一层湘丝头罩,看不清她的真实容貌,但她从容与健康苗条的身姿,已令他们感到安吴堡的新东家少奶奶,绝非一个平庸无为的女人。

周莹落座后开口道:“周莹代表少爷欢迎各位掌柜风尘仆仆赶来参加这次相聚。吴氏不幸,老爷仙逝,诸多事宜尚待料理,因此慢待了诸位。今后各地商号经营方针不变,望诸位遵先公遗嘱,按原款约行事,各商行货栈字号仍由诸位各负管理之责,希诸位能恪守誓言,同心同德,尽心尽力,周莹将感激不尽。”

“少奶奶放心,我等将会像忠于老爷一样,忠于少爷少奶奶。”掌柜们看到一个落落大方,说话又得体美丽的少奶奶,能代替病中的丈夫,知道她不是平常女子,不知出于何种心情,竟不约而同地说,“望少爷、少奶奶能继承老爷遗愿,率领我们创造更多财富,壮大吴氏实力。”

周莹也脸露喜悦道说自己绝不会辜负老爷的嘱托和诸位的期望,并相信大家上下一心,共谋发展,吴氏产业定会更上一层楼。

随后掌柜们根据周莹的要求,报告了各自商号的经营情况与存在的问题后,周莹接着让大家在安吴堡未做出新的安排前,不要扩大经营范围,以免分散精力,资金分流并请诸位掌柜要善于把握商机,灵活处变,前提是稳妥、牢记贪多嚼不烂的古训。众掌柜见她说的头头是道,果然是女中能人。周莹最后又指出个别商号掌柜不经安吴堡同意,私下与当地官吏勾结,用不正当手段欺行霸市,已引起民怨,若不立即罢手,吃亏受损的将不仅仅是安吴堡了!今后要请诸位掌柜应牢记,信义是立商之本,利字之下多勇夫的古训等等。

周莹与安吴堡众掌柜的见面会议直开到太阳当空才散,掌柜们才先后走出客厅。

后有掌柜们私下议论,真是有志不在年高!少奶奶年纪轻轻就如此厉害,对商业情况如此熟知,还说老爷在时那是采用“欲擒故纵”把各地掌柜搞得服服帖帖,现在这新主子似乎是告诫:不准越雷池半步。今后日子好过与否,只能拭目以待了。

安吴东院为感谢各位掌柜不辞辛劳,亲自解押红利到安吴堡,特在客厅举行了宴会,主仆共五十人入席,主席设在正中。周莹除去头罩,乌黑的发髻上斜插着一朵白菊花,柳叶眉下一双丹凤眼,水汪汪的,高贵典雅,不怒自威。掌柜们惊得目瞪口呆。他们想不到自己的新主子少奶奶竟长得如花似玉,美若天仙。举手投足,如诗如韵,不仅能倾倒王孙公子,连庶民百姓也会心醉神迷。紧跟其后的武师王坚,英俊潇洒威武,如不知底里,定会把他们视作一对夫妇。掌柜们不言自明,王坚是少奶奶的保镖无疑了。

举杯共饮,众掌柜们高兴得齐声喝彩,客厅不时传出阵阵笑声。周莹酒过三巡后,借口要照料吴聘,起身告退。

第十天一早,周莹在客厅开始分别单独接见各地商号掌柜,根据各商号解缴红利多少,分别给予奖励。她的决定是经过认真思考并与骆荣、房中书、王坚等商量后做出的。她要把各地商号掌柜们牢牢控制在手中,恩威并施。要让吴尉文几十年运筹打下的江山,不被外人窍取钻空她得必须有谋有略。生在孟店商业之家周莹深知要想通过一次会晤便震慑住各路诸侯,就得有过人的胸怀和气魄以及独到的方式来让对方俯首称臣。恩威并施是唯一可行的尝试,为此她从解缴安吴堡的两年红利银一百六十二万两中,取出六十万两,按照各个掌柜解缴银两的多少和行业利润收益情况进行了奖励。这也是“有舍有得“的具体做法。

她之所以分别接见掌柜们,是想给他们留下一个亲切的印象,使他们把她视作可信赖而不可欺瞒的主子,同时也对每一个人做一番考察了解。

掌柜们并不笨,她的良苦用心,在他们心目中留下的痕迹,自然深浅不一了。远在江南与川豫甘晋的掌柜们和陕西境内掌柜们的感受就显著不同,远处的掌柜们心想:少奶奶你虽

用心良苦,但难免会有一种山高皇帝远的苦衷。而陕西境内的掌柜们则想:少奶奶的绳套越松,我们的呼吸越急迫,往后得倍加小心伺候着笑脸多于怒脸的少奶奶啊……

各地掌柜们离开安吴堡时已是吴聘去世的第十天了,这十天内,安吴堡的权力接力棒在各地商号掌柜们的心里扎了根,知道他们的新主子是有着三品诰命夫人称誉、开始统治安吴堡的少奶奶周莹了。

掌柜们走了,但周莹心里的两个财源大户:扬州裕隆全盐务总号胡玉佛与成都川花总号掌柜厉宏图的未露面,扬州每年百十多万的红利未交,成都仅由二掌柜押解五万红利进了安吴堡,到底存的什么心尚不得知,现灵柩中长眠的吴聘早已变成一具僵尸,以泪水洗面的周莹当务之急就是尽快让丈夫下葬入土为安。

吴聘病故的消息震惊了安吴堡,也震惊了吴氏所属商号里所有的人。

吴尉斌第一反应是急急匆匆赶到东大院,查看了已入殓于棺中的吴聘,不由得长叹一声滴下眼泪来。他与吴尉文是一母所生,只因其父吴汝英生前疼爱哥哥吴尉文而刺伤了他的自尊心,在兄弟间无形中产生了隔阂。各自成家后,吴尉文事业蒸蒸日上,干啥成啥,父亲吴汝英越发器重长子,在他六十大寿时,亲自宣布由吴尉文继承家业。吴尉文当时刚刚三十五岁,为了保证吴尉文行走江湖有可靠后盾,官拜议叙布政使的吴汝英花十万两白银,为吴尉文捐得一顶四品红缨。五年后,已牢牢控制安吴堡的吴尉文,因赈灾有功并向朝廷捐八万两银、二千石粮而受到朝廷嘉奖,安吴堡获“武德骑尉卫守府”的皇封,吴氏家族成为名声显赫一方的商贾巨富。吴尉斌见哥哥功成名就,更加心灰意冷,自暴自弃,终日沉迷于酒色。吴尉文看在一母同胞情分上,每年按时拨供银两,并为他建造独院,才保证了西大院一支血脉。吴尉文死于非命后,吴尉斌虽有点幸灾乐祸,但忆及哥哥生前待己不薄,也落下几滴伤心泪。今见哥哥寄托希望的儿子、亲侄儿吴聘又一命呜呼,东大院一脉香火无继,一时间悲从心起,待看过吴聘遗容后,泪流满面道:“聘儿,你不该走啊!你爸的希望全在你身上,你走了,咱吴家的天谁来撑呢!”

周莹见吴尉斌哀痛绝不亚于自己,心想,亲不亲一家人,二叔公终归是相公至亲,我对他是不是太过忌惮了?想到这儿,准备上前劝慰,却见吴尉斌突然一仰头,擦了一下双眼,立即泪止如初,转身便退出了灵堂。因为灵堂外传来喊声:“三爷四爷五爷到——”吴尉武、吴尉梦、吴尉龙在周莹陪伴下,看了看吴聘遗容后,吴尉武说:“人死不能复生,侄媳要节哀顺变。把后事办好,就是对吴聘最好的慰藉与悼念了。”

弟兄四人退出灵堂后,周莹看了看吴聘的遗体哽咽道:“钉棺吧!”

“钉棺——”王坚一声令下,吴聘的灵棺被合住,吴聘的佣人与他自小长大的狗娃子猛扑在棺木上,号啕道:“少爷,你走了,我该咋活呀!”

周莹悄然走出灵堂,独自回到自己那幢变得空荡凄凉、一年前才点亮洞房花烛的新房里。泪已哭干的她,无力地倒在炕上,睁大一双失去往日光彩的凤睛,呆呆地望着贴满红双喜字的顶棚,想到自己从此后真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寡妇了。老天爷……我才十八岁啊! 她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

第二天,周莹强撑着缠满白纸的柳木哭丧棒,转身向灵堂外走去。随着她的走动,起灵的呐喊声传进人们耳鼓,吹鼓手们卖力地吹奏出的哀乐悲曲,灵柩抬出宅门时,四十天前为公爹吴尉文摔过瓦盆的周莹,又一次抱起装满火纸灰烬的瓦盆,行使她既为妻又为孝子的权利了。她双手端起瓦盆,面对棺顶卧着一只雄鸡的吴聘灵柩跪地三叩头后,突然高声喊道:“相公,为妻送你上路啦——”瓦盆掷地发出砰的碎裂声,使送灵的人们震惊,他们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听到摔盆人发出这如泣如怨、如吼如诉的呐喊声。安吴堡的人们事后则议论说:“少奶奶是个不寻常的女人,是个有胆有识的女人啊!”

吴聘的葬礼进行了七天,规模自然无法与他爸的葬礼相提并论,无皇帝封赐,他仅是一个富家子弟,一个仅有着泾阳县候补郎中头衔、自小病弱的他明白,自己能多活一年,正是由于有了一个懂医知礼、对他体贴入微的妻子,才使他享受到了一个男人应有的人生乐趣。也正因此,在他行将西行的最后一刻,昏迷多天的他突然睁开眼睛,伸出哆嗦无力的手,慢慢拉住周莹的衣袖,断断续续地说:“吴氏家族的来日……商事……家事……你要撑起来呀……”说完他才合住了眼睛。他死得应该没有多大遗憾了。

送走了公爹又送走了丈夫,周莹并没因此失去生活的勇气。吴聘入土第三天,她召来了骆荣、房中书、王坚、史明寻与老爷一道遇难的十二个人的丧事料理结果,问遇难的家眷可曾提出过啥要求?

王坚提出武师秦甲、刘炳文等五人父母年迈,孩子又多,拖累大,给他们每家的两千两银子,维持不了多久,话没说完,周莹接住话茬说当时给每家两千两银子,主要是让他们家人先办丧事,入土为安后再做计较。现老爷、少爷丧事今已料理,周莹就请房中书把治丧花销结算及安吴堡内现有实际财产银两等详数列册交她过目,说自己要做到心中有了数,知了底,才好下一步棋。

周莹先请王坚一办理遇难家属的慰问金,并说要对家困难的家庭更多的银两慰问,要对得起死去的人;又对吴尉文生前购买三原东乡二百五十亩水浇地的事进行过问,知道了老爷遇难前已交定银一千五百两,安吴堡是否还要?卖主已几次前来催问,若不要他们就另找买主,定银便成为违约金归卖主所有。周莹征得骆荣意见:将来会增值,交待了由骆荣主管交付完所有地款;对于公爹在世前答应要捐四龙泉书院的四万两白银,说咱不能人没了不兑现,叫人也尽快着手去办。最后史明提出吴老爷生前由他经办为安吴堡定制的一批刀枪剑戟武器,近日将交货。这批武器还要不要? “当然要”周莹果断地强调了安吴堡的武装只能加强不能削弱。并交待继续由史明办到底。

骆荣、房中书、王坚与史明见周莹果然为女中英杰,又是那善良,心中甚是欣慰,当然也更是铁定了心,要对得起死去的吴家父子的知遇之恩,更要忠诚地护卫周莹经管安吴堡。

堡外的事,一时还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周莹翻看了安吴堡实际并不像外人所言那么富有,所有帐目及花销,才知晚年的吴尉文由于疏于管理,资金流失日积月累,年复一年,当他死于非命后,房中书的账簿与银库实银都显示出连续三年入不敷出。到吴聘治丧结束,库里实银是五十万两,三原钱庄压库银两满打满算能归安吴堡调度的数字仅有三十二万两。连同各地解缴安吴堡的两年红利,周莹继承到手的实际数是一百八十二万两,若再减去应支付的各项未过账的开支,账面实际只有一百三十九万两。

周莹提出若她把这些一分为五,后果会如何?骆荣不假思索地说安吴堡武德骑尉卫守府,从此便消失在嵯峨山的沟壑里,她也会被人骂成吴氏家族的掘墓人,房中书则说三百年的吴氏家族历史,到此终结,周莹听后,明白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到中午时分就叫王坚随她一起去西院吴尉斌家,她早已吩咐人事先通知西院吴尉斌,南院吴尉武,北院吴尉梦,中院吴尉龙,共同到西院相聚,听她汇报有关吴尉文与吴聘治丧花销,研究安吴堡今后由谁出头露面管理,吴氏家族分治还是统一管理等等事宜。

作为长辈的吴尉斌心想:周莹礼数想到、走到,也够难为她了。如果她主动提出由西院接管安吴堡,我当叔的,定将全力保护东大院财产不被分割。

吴尉武则想:周莹若提出吴氏家族分治而立,我当叔的定当全力支持,分了家,我要看看老二有啥能耐管理好家里那摊子?

吴尉梦想得更好:分了家,没人再敢在自己头上念紧箍咒,想上天想入地全由自己,咱也当一个名副其实的财主,在人前露露脸。

吴尉龙的想法与三个哥哥大不相同:分了家,周莹无子嗣,我把二小子认给她,将来她

那一份家产就成自己的了。

由于四个兄弟各有所想所图,一个防一个,意见自然无法统一。

周莹把桩桩件件花销全列账簿,请他们过目后,四人均表示:大哥操劳一生,花多少银子为他治丧也应该,侄子是东大院唯一继承人,青春年华夭折,从厚殓葬也属常理,他们没意见。

周莹也没说多余的话,听他们同意了治丧花销结算,随即说:公爹与吴聘遗书写得虽然十分清楚,安吴堡由她谁来管理,但自己作为一介女流,实难负如此重任。请叔公们做出选择,由哪一院来做吴氏家族牵头人?若不能定下来,侄媳提议将吴氏家族一分为五,以利于各院根据自身情况。

兄弟四人没一个敢站起来说:我能。也没人提出一分为五。屋子里的空气窒息了一般,周莹看看火候已到,说:“叔公们既选不出合适的牵头人,侄媳无奈,只能继续履行我爸和先夫遗嘱所托,负起管理吴家和安吴堡的职责了。”

吴尉斌心知若自己强出头,必然招来三个弟弟的强烈反对,弄不好兄弟翻了脸,往后安吴堡就不会有安生日子,但又不甘心让一个过门儿才一年的丫头摇身一变,成为吴氏家族的太上皇,骑在头上吆五喝六,因此说:“侄媳管理吴氏家族和安吴堡,必须有一个条件。”

周莹说:“请叔公明示什么先决条件?”

“你必须在吴氏兄弟子嗣中择优而立,过继为子,继承吴氏基业。否则,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会因无吴氏骨肉继祖承宗,而失去继承吴氏家族管理的权力。”

吴尉武、吴尉梦、吴尉龙一听,心想,老二说得在理,若不然,让一个外姓女人成为吴氏掌门人,往后还能有好果子吃?因此,齐声说:“二哥所言有理。侄媳若想继承吴氏家典,成为吴氏家族掌门人、安吴堡之主,首先得从吴氏直系子孙中择优而立子嗣。不然,我等将按族规家法收回你全部继承权。”

周莹没想到吴氏兄弟能来这一手,一时还真有点乱了方寸。

房中书见状,起身拱手对吴尉斌等说:“吴氏家族内部事务,外人本不应插嘴,不过我跟随大爷三十余年,大爷生前视房某为手足,也算得上是吴宅一员了。让少奶奶择优过继子嗣而立,是一件关系吴氏家族百年千年基业的大事,绝不能草率行之。我认为应给少奶奶一个考虑时间,让她对吴氏嫡系子孙做全面了解熟悉后,再择嗣而立。常言说:忙和尚赶不上好道场,何况是择嗣而立此等关系吴氏家族未来命运的大事呢!”

吴尉龙首先起身离座说:“房先生所言极是,择嗣而立是十分严肃的事,应给侄媳时间,让她在我们四个兄弟的儿子中先做一番观察了解比较,最后把最有培养前途、将来能扛旗负重的孩子挑选出来过继为子,方不负列祖列宗在天之灵的企盼。”

周莹此时已从困窘中挣脱出来,听吴尉龙如此讲,心想:我再不顺杆往上爬,就别想成为安吴堡和吴氏家族明天的真正主宰了!因此接住话音说:“请叔公们给侄媳一个考虑时间,择子嗣过继的事我将尽快定下来,侄媳绝不会辜负叔公们的期望。”

吴尉斌见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只好说:“在两个月内,侄媳必须做出抉择,东大院不能长期没有吴氏血脉镇宅。”

周莹决定择子承继的消息一公布,安吴堡内外,一下掀起了轩然大波。

朋友们,周莹到底选了哪一院做东院子嗣?明天再给大家奉上下文。非常感谢大家!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今日头条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a671611363310279118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
发表于 2019-8-5 19:34:34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5 19:35: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篇看完了,啥时间看下篇呢?期待[赞][祈祷][祈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5 19:36: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呢?等得有些着急呢,太佩服这个女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服务条款|版权问题|小黑屋|手机版|滇ICP备13004447号-1|滇公网安备53032802000133号|神秘网

网站地图sitemapArchiver

GMT+8, 2022-5-21 04:59 , Processed in 0.086862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基于Discuz! X3.4

辛树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